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二十六章 千算三策(为SooO_LaZy二盟加更~)
    早晨七点二十分,个头高矮不一的孩子们拎着来不及吃的早餐涌进校门,样式统一的书包在他们肩后甩出阵阵波浪。

    一位穿青衿批鹤氅的年轻人推着轮椅,缓步走向萧山文武学校正门前最显眼的早餐摊。

    “小千啊,这是哪儿啊?”

    坐在轮椅上的老人须发皆白,戴着老花镜仍看不清立在校门上方的大字。

    徐千算低头贴着老人的耳朵轻声说:“爷爷,这是萧山文武学校呀,我小时候在这儿读书呢,那时候咱们还没搬家,就住在牛家巷,您还记得吗?”

    “喔,噢——”老人点点头又摇摇头,“记不住啦。”

    “没事,我帮您记着呐,我有位朋友在这儿卖早餐,我带您来尝尝他家的瓦罐汤。”

    “什么汤?”

    “瓦罐汤。”

    “什么罐?”

    “瓦罐,淮州特色。”

    “什么粥?”

    “淮州呀,您年轻时候去过,还记得吗?”

    “噢,我还去过淮州啊,噢!”

    “是啊,您以前一直惦记着呢,总说淮州出美人,经常惹得奶奶不高兴。”

    “喔——我想起来了。”老人浑浊双眼里透出一丝怀恋,“老喽,该下去陪你奶奶啦。”

    “呸呸呸,您长命百岁,等您一百岁大寿,我给您买全天下最香最醇的凤灵酒。”

    徐千算脸上带着哄孩子似的宠溺,慢悠悠地把轮椅推到早餐摊前,朝餐车后的姜慕白挥手。

    目光交错,徐千算看到姜慕白眼中两点星芒,大感诧异。

    “你开眼窍了?”

    “嗯,昨晚突破武修第一境。”

    想起自己开窍时双眼像是开了远光灯,姜慕白笑得很开心。

    “喝什么汤?紫菜肉饼、鸡蛋肉饼、茶树菇肉饼、花生排骨、银鱼排骨,各留了一碗,我推荐你试试花生排骨。”

    说完,姜慕白看向轮椅上的老人,以晚辈对长辈的礼节作揖:“老爷子喝肉饼汤吧,鸡蛋肉饼怎么样?”

    老人轻轻点头:“好啊好啊。”

    “这是我爷爷。”徐千算笑眯眯地指着姜慕白,给徐老爷子介绍道,“爷爷,这就是我跟您说的朋友,您瞧他长得多好看,淮州果然出美人。”

    “是啊,小姑娘真水灵,淮州出美人啊!”徐老爷子咧嘴笑着,露出烤瓷假牙。

    “……”姜慕白的笑容霎时间凝固。

    “来来来,花生排骨汤,鸡蛋肉饼汤,两位趁热尝鲜。”

    汤师傅适时端着两碗瓦罐汤过来,香气四溢,冲淡尴尬气氛。

    “这汤真香啊。”徐老爷子费力抬手,哆哆嗦嗦指着瓦罐,问,“这是什么汤啊?”

    徐千算拿起汤匙舀了一勺汤稍稍吹凉,递到老爷子嘴边,笑道:“爷爷,这是淮州特色,瓦罐汤。”

    徐老爷子抿了口汤,咂咂嘴巴:“鲜!小千啊,你说这是什么粥,怎么这么鲜?”

    “爷爷,这不是粥,是淮州特色,瓦罐汤。”

    “什么汤?”

    “瓦罐汤。”

    一遍又一遍,徐千算不厌其烦地回答着同样的问题,嘴角始终挂着温柔的微笑,看不出半点烦躁。

    等到徐老爷子喝完汤,汤师傅不无羡慕地说了句:“小伙子真是有耐心。”

    “这不是耐心。”徐千算放下托盘和汤匙,一边用手帕擦拭爷爷的嘴角和衣领,一边说道,“我小时候好奇心很重,凡事都要问到底,从小到大数不清问了多少个为什么。我爷爷年轻时条件艰苦,没上过学,很多问题他回答不了。每次我问个不停,他就带我去找答案,去书店、去学校、去展馆,从没有过不耐烦。”

    “他养我小,我养他老。他的好,我得报。”徐千算端起自己那碗已经凉掉的汤喝了一口,赞道,“好汤,难怪说瓦罐汤是天下奇鲜!”

    这的确不是耐心,这是难得的孝心,汤师傅不知想起什么,半是羞愧半是敬佩地对徐家爷孙俩竖起大拇指。

    汤师傅跟徐老爷子算一辈人,很快找到共同语言。徐老爷子记性不好,只能偶尔接个话茬,好在汤师傅也是很有耐心的人,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起了定武城这些年的变化。

    见两位老人家聊到一块,徐千算走到姜慕白身侧,轻声道:“你倒是沉得住气,还有心情来卖早餐。”

    “彼此彼此。”姜慕白不是神经粗大的莽夫,内心也有顾虑,不像表面那么淡定。不过,他有张天大的底牌藏在识海里,怎么都不至于惶惶不可终日。

    “那条狗叶南风养了七年,他这人睚眦必报,所以这事不会轻易了结。为答谢你请我喝汤,我有上中下三策相送。”

    徐千算右手大拇指扣住小指,竖起食指中指无名指,指代上中下三种对策,做派像极了演义小说里的军师。

    姜慕白忍着微妙的违和感颔首:“请讲。”

    徐千算扣下无名指:“叶老总商贾出身,最重利益,不会感情用事。主政官今年开春以来多次公开表示要加强街道管理,严惩大型宠物扰民行为,如果叶家为昨晚的事情报复你,等于打主政官的脸。我想,叶老总不会为了儿子养的一条狗去挑衅主政官的威严。只要你去叶家大宅负荆请罪,然后奉上剑谱,冲你昨晚那一式剑招,叶家不会为难你。我也算博闻广识,连我都看不出你那一剑的路数,想必整套剑谱鲜有人知,而且价值不菲。”

    “这是下策?”

    “对,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由仇家定夺,寄希望于他人的仁慈,这是下策,无奈之选。料想你也不会向叶家低头,那我说说上策。”徐千算说着,扣下右手食指,只留下一根中指,一枝独秀。

    姜慕白赶紧打断:“别别别,按顺序来,先讲中策。”

    “好吧,先讲中策。洗剑阁在第二域当属一流大势力,定武分部主事人令狐千珏虽然怕老婆,但绝不像传闻中那样懦弱无能。第三境修士在定武城屈指可数,令狐千珏虽是新晋锻骨,但有洗剑阁灵兵加持,实力不容小觑。再者,他在定武代表着洗剑阁,即使止戈派雷掌门也要给他三分薄面,毕竟洗剑阁阁主是位剑宗。所以,把剑谱送到洗剑阁换取庇护,当能保你无忧。”

    这主意还算不错,可行性较高,而且以前姜慕白就在洗剑阁工作,不愁没有联系渠道。

    可是洗剑阁以铸剑与剑法闻名于世,万一洗剑阁阁主认出“剑出无我”的来历呢?

    姜慕白沉吟半晌,问:“上策呢?”

    “上策嘛……”徐千算右手收回袖中,笑道,“姜兄,你知道为什么昨晚曾长老要当众让成风正今早到重道堂候着么?杀条狗的功劳,可不够他晋升内门弟子。”

    温言对酒说

    深夜加更,看到这里的朋友们,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的推荐票已经刷新啦,请投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