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二十四章 鸢肩豺目
    沈副队发话放人,重案队警察不敢阻拦。姜慕白带着姜徽音在警署门口拦了部三轮黄包车,故意沿着白河区绕了两圈,确保没人跟踪后才对车夫报出住址。

    目送姜慕白离开后,沈鸿回到办公室,他站在一张空白白板前发了会儿呆,突然走到办公桌后撕掉写有“戒烟”二字的贴条,接着用微微颤抖的手拉开抽屉取出烟盒。

    那张白板原本贴满线索,只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就能串起整条证据链。可现在,白板一片雪白。

    沈鸿数月以来的工作并不会因此白费,他早就拍照留下备份,存放在单人宿舍内。虽然之前的努力没有付诸东流,可对方的嚣张让他怒火中烧。

    一个富商之子怎么能狂妄到这种程度,竟敢买通重案队警员损毁线索证据,竟敢这样挑衅重案队副队长!

    “砰”

    办公室木门被人用力推开,沈鸿还没抬头就知道是谁进了门,那是他的直属上司鲍金波,进了警署他是鲍队,出了警署他是波爷,重案队几十号人只有他进沈鸿的办公室不敲门。

    沈鸿把吸了半截的香烟按进水杯,起身敬礼。

    鲍金波咚咚两步跨过来,露出一口发黄发黑的烂牙:“小沈,你怎么把人放了?”

    “鲍队,是你让我放人啊。”沈鸿开始装傻。

    “我让你放止戈派的人,没让你放那个不开眼的瘪三,他还袭警你知道吗!小陈的手腕都给他弄得快折啦!”鲍金波暴跳如雷,“小沈啊小沈,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同情他干什么,打狗还得看主人,你知道他杀的是谁的狗?”

    “鲍队,前天署长在大会上说过,要严惩饲养魔化生物的非法行为,根据补充条例,姜慕白击杀刀齿犬属于见义勇为。他没违法,我们怎么能押人?”

    “说屁话!刀齿犬价值贵重,他这叫侵犯私人财产懂吗!叶公子的爱犬死了,你转头就把凶手给放了?你想害死我啊?这事情很复杂,懂吗,哪怕是表个态度,也不能让凶手拍拍屁股走人!你怎么不想想,要是叶公子赶过来找不着人,发脾气闹警署,署长脸上挂得住吗?到时我们怎么交待?”

    鲍金波情绪激动,一再拔高音调,唾沫星子喷了沈鸿一脸。

    沈鸿深吸一口气,咬着后槽牙,低声问:“鲍队,我们是重案队,是警察。叶南风敢闹警署,我有权拘押。”

    “你有个屁!”

    鲍金波气极反笑,笑完摇摇头,摆出过来人的姿态,语重心长的劝道:“小沈,你硕士毕业真是了不得,过来就是副队长。起步高有好处也有坏处,你没在下面待过,很多事情你还不懂!听我一句劝,不该管的不要管,不该查的不要查,还有,让杀狗的管好嘴巴,小心祸从口出!”

    说完,鲍金波摔门而去。

    沈鸿用擦手纸一点一点擦着脸,可腥臭唾沫已经风干。

    他觉得自己胃里有个活物在翻滚,他想吐。

    ………………

    叶家大宅,通宝书房。

    童阿七双膝跪地,面如死灰。他想过逃跑,但他知道他逃不了,人们都说叶老总厉害,却不晓得叶家真正厉害的是叶南风叶公子。

    叶公子咿呀学语时就表现出惊人天赋,十四岁时已是叶家决策层之一,许多生意上的事情都由他代叶老总打理,从没出过差错,连叶老总都说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除了经商才能,叶公子还是法修奇才,他自幼修行,十六岁考上邺都大学法修院,很受法修院教授重视。

    据说,叶公子有望在二十岁突破超凡脱俗的法修第三境“通玄”,刷新邺大法修院历史记录!

    现在,叶公子十九岁,再过不久就是法修院毕业考核,在这个时候给他带来噩耗,童阿七不敢奢望叶公子会轻易放过自己。

    “少爷,我错了,我该死,是我没有看好惊鸿,惊鸿力气太大,把绳索都挣断了,我实在是拦不住啊少爷!”

    童阿七以头抢地,磕得砰砰作响,见少爷仍坐在书桌后背对着他,童阿七忍不住为自己辩解:“少爷,惊鸿长大了两百多斤,我是真的看不住啊少爷!上个月我就说过,我说我……”

    叶南风合上手中书卷,声音低得像是呓语:“你的意思是,这是我的错?”

    “不不,不是!”童阿七心知说错了话,吓得六神无主,只想到转移仇恨,“少爷你放心,我一定把杀害惊鸿的凶手找到,我会让他给惊鸿陪葬!”

    叶南风鼻腔里哼了一声:“饲养魔化生物是违法,主政官早就公开表达过他对大型宠物扰民的不满,前天才让警署开的动员大会,你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事情闹大,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

    童阿七像放了气的皮球,蔫了。

    他犹豫好半天,战战兢兢地问:“那……那我们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书桌后边又是一声冷哼。

    “惊鸿就像我弟弟,我弟弟被人杀掉,这事你想怎么了?”

    “这,我……”

    童阿七急得汗流浃背,总算急中生智想到一计:“少爷,我明天去给重案队鲍队长送礼,再去找凶手给他赔礼道歉,先把事情压下去,等风头过了,我找人做掉他!少爷,您看?”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高背椅后面伸了出来,朝着童阿七所在的位置挥了挥。

    “滚。”

    “是,这就滚,我这就滚。”童阿七觉得自己捡了条命,也不敢再待下去,他整个身子趴到地上,一圈一圈往外滚。

    童阿七滚出门后,书柜阴影里显出一道身形,身穿黑衣,骨瘦如柴,悄无声息地靠近高背椅。

    贴近叶南风后,黑影从腰后缓缓取出一样外形似笔的事物,他按了个按钮,童阿七的声音便从他手中传出。

    “少爷你放心,我一定把杀害惊鸿的凶手找到,我会让他给惊鸿陪葬!”

    “少爷,我明天去给重案队鲍队长送礼,再去找凶手给他赔礼道歉,先把事情压下去,等风头过了,我找人做掉他!少爷,您看?”

    “少爷,都录下来了。”黑影微微弓腰,“童阿七,如何处置?”

    “我的狗没了,还要遛狗的人做什么?把录音给烂顶甘,他知道怎么做。”

    叶南风转动座椅,露出正脸。

    鸢肩豺目,阴险凶恶!

    温言对酒说

    感谢剑神爱德华、MLP白羽归尘、可怜的无奈、追忆昔阳、ChiKwang、小小z人心舵主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