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二十三章 罄竹难书(为无书不肥盟主加更)
    警察总署办公大楼,二楼审讯室内,姜慕白进门后第一眼便看到特制的讯问椅。

    这种椅子的设计很有特点,椅脚固定在地板上,座位前装有可以升降的挡板,锁好挡板后坐在椅子上的人要想起身,必须暴力破坏挡板。

    钢制挡板拦不住淬体武修,但能限制住尚未开窍的姜慕白,坐上讯问椅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任人鱼肉。

    如今法治崩坏,姜慕白对重案队警察的职业道德没有丝毫信任,他抬头看了眼安装在头顶墙角的摄像头,突然跨步与身后警察拉开距离,随后贴近门边墙壁,问:“协助调查应该在询问室问话,为什么带我来讯问室?”

    “询问室满了,坐过去!”

    先前在警署门口被姜慕白制住的警察指了指讯问椅,见姜慕白站在墙边不动,他从腰侧枪袋掏出一把小口径手枪拍在讯问桌上,瞪着双眼大喊:“让你坐过去!”

    “我没有违法犯罪,为什么要坐讯问椅?我会积极配合协助重案队查案,但请你先告诉我,你们查的什么案?”姜慕白双目轻阖,藏起隐含危险的目光,他说话时没有看人,而是看着讯问桌上那把枪。

    枪械对他来说不算陌生,但这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看到热武器。

    “你听不懂人话?我让你坐过去!”

    一再喝令都被无视,发话的警察觉得脸上挂不住,拿起手枪走向姜慕白。

    他刚迈出两步,门开了。

    开门的是个警官,警服笔挺,肩章上刻有两面方盾。

    这位警官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看起来年纪不大,约摸二十五六,比讯问室内几个警察还要年轻,但有着他们没有的威严肃穆。

    警官目光扫过室内,问:“在搞什么?”

    “报告!”被问话的警察手忙脚乱收起枪,啪的一声立正敬礼,“我们请姜先生协助调查。”

    “哦,龙津街是吧,我来。”年轻警官努了努嘴,“你们出去。”

    “沈队……”

    “出去。”

    “是!”

    几个重案队警察不敢忤逆上司,排好队列乖乖出门。

    年轻警官轻轻关上讯问室的门,从讯问桌后拉了两张普通座椅,朝姜慕白点头:“你好,我是白河区重案队副队长,沈鸿。”

    说完,沈鸿做了个手势,示意姜慕白坐下。

    姜慕白感受不到恶意,也拿不准眼前这位沈副队是不是笑面虎,犹豫片刻后大马金刀地入座,问:“沈警官,请问重案队需要我协助调查哪起案件?”

    “哦,他们搞错了,请你来不是为了查案。”沈鸿摆摆手,从档案袋里取出两张表格,“上面这张是护城奖金申请表,根据《冀州大型宠物管理补充条例》,你击毙刀齿犬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可以申请一万元护城奖金。”

    护城奖金?

    这是唱得哪一出?

    姜慕白没料到这一展开,接过表格看了两眼,的确是用于申请奖金。

    “那另一张表格呢?”

    “讯问室里的录像录音设备都没打开。”

    “什么?”

    “我关了摄像头和录音器,这是取证记录表,叶南风雇佣童阿七饲养魔化生物,属于违法行为,最高可判处三个月监禁,十万元罚款。不过,提起诉讼需要取证记录。如果姜先生愿意,请签写这张表格。”

    姜慕白接过表格,低头仔细看完,接着抬头看向沈鸿。除了严肃认真,没能从他脸上看出其他意味。

    少顷沉默,姜慕白问了个他经常被问到的问题:“警官,你不是本地人?”

    沈鸿一本正经地作答:“我从邺都警察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定武警署重案队,户籍也迁到了定武城白河区,所以严格来说我现在是本地人。”

    “那你应该知道叶南风的身份吧?”

    “当然。”沈鸿抬了下嘴角,而后正色道,“不论是什么身份,违法犯罪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饲养魔化生物、违规经营情色服务场所是违法,售卖联邦违禁品、蓄意谋杀是一级重罪!”

    姜慕白眉头微蹙,没有出声。

    沈鸿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在聚英馆当靶师,也算是武修圈子里的人,应该听说过血刀帮吧。血刀帮的后台就是叶南风,这个人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他应该待在监狱里,或者,上死刑台!”

    “但是我拿不到证据,物证会消失,人证会改口。警队没有证据,叶南风就能逍遥法外。这次龙津街恶犬袭人事件是个机会,如果你愿意作证,或许我能打开突破口。”

    “噢?”姜慕白双眉上杨,很是意外。

    这位沈警官,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先前对重案队的看法有误。

    也许,是刘龙虎的判断大错特错,亦或者,这位邺都警察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警官是定武重案队里的异类。

    “三个月监禁的刑期不算重,但足够打乱叶南风和血刀帮的布置,还能释放一个信号,只要叶南风服刑,我相信我能争取到更多证人。”沈鸿以为姜慕白没听懂,仍在努力争取,“所以,姜先生,为了那些无辜受害者,我请求你签写这份取证记录表。”

    沈警官的姿态摆得很低,可见他迫切渴求一位证人。

    姜慕白没有一口回绝,他郑重思考一番后,问:“沈警官,我想你应该对许多人提出过相同的请求,请问有人签写这张表格吗?”

    “没有。”沈鸿答得干脆利落。

    姜慕白接着问:“那,你觉得我会签吗?”

    沈鸿苦笑:“可能性很低,你出身贫寒,家里还有个年幼的妹妹。换了我是你,我也不敢签,毕竟,签了这张表,就是跟叶家作对。”

    “所以,你为什么还要问?”

    “不管可能性有多低,总得试一试。不尝试,就不知道结果,对吧?”沈鸿轻叹一声,向姜慕白伸手,示意姜慕白归还取证记录表。

    “对。”姜慕白点点头,对半折叠两张表格捏在手里,问,“非法饲养魔化生物的诉讼有效期是多久?”

    “一年。”沈鸿眼前一亮,加快语速回道,“但是我们等不了一年,说不定明天童阿七就会死于非命!”

    “嗯,我会考虑。”姜慕白站起身,“沈警官,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沈鸿张着嘴,想说点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只是无力地点头。

    温言对酒说

    这是盟主加更,今天两更在12点和6点~求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