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二十一章 霸道(为yu_deary盟主加更)
    “砰”

    成风正后背着地,摔得不轻,但他顾不上疼痛,立刻翻身往前看,只看见一人一犬两相对峙。

    剑呢?

    剑去哪儿了?

    定睛一看,成风正惊愕失声,三尺汉剑尽没于刀齿犬右眼,只剩半截剑茎露在眼眶外。

    轻风拂过,剑穗随风飘摆,刀齿犬訇然倒地。

    这一剑,绝不只是快、准、狠那么简单。否则,刀齿犬中剑后怎么会像木塑泥雕般停滞不动?就算是只臭虫被按死了,也该蹦跶两下啊。

    成风正怔怔盯着姜慕白的背影,看到他在刀齿犬尸身前负手而立,不知怎么脑袋里冒出一副对联。

    八面汉剑长三尺,平直端正辟妖邪!

    呆立半晌后,成风正猛然冲上前,踩住刀齿犬的脑袋拔出汉剑,接着回头对姜慕白沉声说道:“这死狗是我成风正杀的,跟你没关系,兄弟,你走!”

    这是想抢功?

    姜慕白愣了愣,旋即恍然。

    公鸭嗓成风正不是想抢功,而是感激姜慕白出手相救,于是主动背锅。

    刀齿犬颈部有项圈和断裂的绳索,显然是有主的“宠物”。没有相当的财力势力,哪能把魔化生物当宠物养?

    既然是当宠物养,难免会有感情。

    凡事沾上感情,就没有太多道理可讲,爱犬丧命剑下,犬主记恨报复的可能性很大。

    见姜慕白纹丝不动,成风正急道:“走啊兄弟,后边你不要管,我是止戈派的人,要动我,得先问问雷掌门!”

    姜慕白低头看看自己这幅寒酸打扮,不禁苦笑。要是他穿得像徐千算那样骚包,估摸着这位老兄就不会这么着急。

    姜慕白倒不是不想走,奈何根本迈不开腿。《天渊剑典》的剑招霸道无匹,一剑就用尽他全身力气,连保持站姿都很费力。要是还没缓过劲就抬腿,恐怕会狼狈摔倒。

    再说,街道两边那么多人看着,走也没用。

    “我没做错事,为什么要走?你知道《冀州大型宠物管理补充条例》吗?补充条例第一条,禁止城市居民饲养魔化生物,魔化生物饲主应前往当地市政部门报备,并积极配合林业畜牧部将魔化生物转移。补充条例第二条,大型宠物必须拴扣符合规定的钢质锁链,否则巡警及……”

    姜慕白正慢条斯理背着补充条例,眼角余光瞥见姜徽音往这边跑来,立即改口:“兄弟,麻烦帮个忙,把我妹带回六味居,再让六味居门口那个穿青衿鹤氅的把剑鞘给我送来。徽音!别过来!回去!听话!回家!”

    姜徽音从没听过哥哥用这样重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她不是不听话不懂事的孩子,但到底还是个孩子,踉跄两下后并未停下脚步,径直跑到姜慕白身边,伸手拉住姜慕白手腕,说什么都不肯松开。

    成风正也没按姜慕白说的那样跑去六味居找徐千算要剑鞘,反倒是徐千算自己往这儿走了过来。

    “这一剑很厉害啊。”徐千算走近后赞叹一句,接着蹲下身在刀齿犬尸体上又拍又捏,喃喃自语,“这皮肉真紧凑,拿来爆炒肯定不行,没个好牙口啃不动啊,不如切片做带皮狗肉汤锅。这么大一只,少说有两百斤,吃不完,剩下的就腌起来,腊狗肉是什么味道?还真没尝过。”

    成风正紧攥汉剑剑茎,看看面无表情的姜慕白,看看蹙眉咬唇的姜徽音,再看看念念有词的徐千算,觉得眼前这一幕有说不出的荒诞。

    过了一会儿,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拖着半截绳索匆匆跑来。

    看见刀齿犬倒在地上没了气息,男人两腿发软,噗通一声跪下,趴在刀齿犬尸体上,嚎得仿佛死了亲爹。看他神情,不像是发自内心的悲恸,倒像是过度惊惧吓破了胆。

    “你们要死啊你们!”男人一面哭,一面瞪着成风正、姜慕白和徐千算三人,恶狠狠地咒骂,“晓不晓得‘惊鸿’是叶公子从小养大的?你们,我告诉你们,叶公子不会放过你们!你们等着!你们死相会很难看!你们……”

    姜慕白懒得理他,成风正忿忿骂了句杂种,徐千算则笑眯眯地出声发问:“哪个叶公子?叶老总的独生子叶南风吗?哎呀,我听说叶南风这个人很小气,你给他遛狗,把他的狗给溜没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惩罚你?”

    男人的咒骂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他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

    两三分钟后,骑着高头大马的巡警赶到现场,开始疏散围观人群。

    仁明医院的救护车随后赶到,这是定武城为数不多的汽油车,跑一趟要价少则几千,多则几万。这车来得快,去得也快,医护人员没有拖泥带水,把倒在地上半天没动弹的止戈派弟子抬上担架后,直接上车走人。

    救护车走后,几辆三轮黄包车冲进巡警布置的封锁线,车里下来几个石头似的闷不做声的精壮汉子,一个身材矮小、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走到最前,将审视的目光投向成风正,问:“怎么回事?”

    成风正早就编好说辞,当即回道:“曾长老,我跟两位师弟过来收月费,这狗东西在街上追赶一个小毛头,我把那小毛头救了,谢师弟看它要伤人,就出手阻拦,没想到这狗东西狂性大发,把谢师弟给……然后我和吴师弟合力把这狗东西宰了。”

    “你放屁!‘惊鸿’追小孩也就是追着玩,它从来不咬人的,肯定是你们先动的手!”攥着绳索的男人止住哭泣,大骂出声,“你以为瞎编几句能骗过叶公子?叶公子的爱犬出了事,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曾姓长老转头看着他,神色阴沉:“这是我止戈派地界,我在询问我派弟子,你再多嘴一句,我割你一寸舌。两句,就两寸。”

    男人像是被无形大手扼住咽喉,一下子没了声音,他扭头看向旁边几位巡警,可巡警们都避开他的目光,低头数着地砖。

    “成风正,你没说实话。你们三个,学点三脚猫功夫,就能杀刀齿犬?还有,你什么时候弃刀练剑了?习武之人,不要信口开河,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曾姓长老冷哼一声,视线转向姜慕白和徐千算,显然意有所指。

    温言对酒说

    今日十四更!!!求打赏!咱们争一争明天的畅销总榜,多点收藏!冲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