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二十章 剑出无我(为炽缘Rush二盟加更)
    成年高加索犬体高接近一米,体重可达一百公斤,是最为凶狠的犬种之一,也是姜慕白见过的最大的巨型犬,而龙津街上狂奔不止的犬形怪物,比成年高加索犬更高大,更凶猛!

    这是魔化生物!

    自新灵纪元年以后,全球剧变,万物生灵都受其影响。

    地球生态环境变化之后,不仅有许多已经灭绝的动植物重现人间,还有不知从何处出现的魔物肆虐苍生。

    魔化生物,即是受魔物影响或人为杂交而产生的新品种。

    某些人出于猎奇、炫耀等种种心态,把魔化生物当作宠物饲养,但魔化生物嗜血疯狂,难以驯化,失控时甚至会袭击饲主。

    由此产生的悲剧,成百上千,却屡禁不绝。

    此刻跌倒的男孩命悬一线,眼看定武城又要多出一起血案,一道身影如疾风般掠过,贴近男孩后如猎豹般前扑,抱着男孩就地翻滚三圈,撞倒路边排挡里几张塑料圆桌,堪堪躲过魔化巨型犬的獠牙。

    险之又险!

    虽说姿势狼狈,但成功救下孩子,跑到安全区域躲避的路人摊贩齐齐为之喝彩。

    出手救人者翻身而起,用力推了把男孩的肩膀,用他那标识性的公鸭嗓喝道:“小毛头,跑啊!”

    男孩脸上没有半分血色,回过神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跑。

    魔化巨型犬停在原地,篮球大小的脑袋转向扎着小马尾辫的男人,狭长猩红的双眼像是肉瘤上撕开两条血线。

    “师兄!”

    “接刀!”

    与马尾辫同行的两个止戈派弟子冲了过来,一人将手中环首刀抛出,另一人甩动流星锤砸向魔化巨型犬。

    “别!”

    马尾辫心知不妙,立刻出声警告,但为时已晚。

    表面覆有尖刺的流星锤砸中魔犬颈后,尖刺陷入皮肉卡住,魔犬吃痛,怒吼一声,冲向打出暗器的止戈派弟子。

    那名止戈派弟子躲闪不及,魔犬头上犄角顶向他腰腹,划破外衣,将厚实的防刺服撞出两处凹陷。

    止戈派弟子倒飞出去三米远,破布麻袋似的落到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畜生!”

    马尾辫男子目眦欲裂,手握环首刀踏步前冲,刀锋直指魔犬头颅。

    环首刀是直刃长刀,诞生于汉朝,以精钢反复折叠锻打淬火而成,厚脊单刃,不易折断,利于马上作战,是当时全世界杀伤力最强的兵器之一。部分观念激进的武器学家甚至认为,正是环首刀的威力帮助大汉军队击败匈奴,间接促成了当代欧亚民族大迁徙。

    继承先祖智慧,又经几代大师改良设计,马尾辫手中的环首刀与汉代环首刀略有不同,但威力不减半分,只是从利于马战的劈砍武器,演变为利于步战的斩杀武器。

    这一刀斩下去,管它是什么品种,都要剁掉狗头!

    见师兄出刀,另一名止戈派弟子也没犹豫,大叫一声举起手斧砍向魔犬。

    魔犬缩头躲刀,接着转动笨重身躯,刺出犄角獠牙。

    马尾辫慌忙躲闪,此时魔犬无暇顾及,双手持斧的止戈派弟子剁肉似的把手斧剁在魔犬颈后,剁得它皮开肉绽。

    可这斧刃入肉三分,竟拔不出来!

    魔犬嚎吠不止,尾巴如长鞭抽中止戈派弟子的大腿。

    腿部受伤,止戈派弟子干脆双手放开斧柄,握住流星锤握把,猛踹魔犬臀部,借着反作用力拔出流星锤,一瘸一拐往后撤。

    趁着魔犬被分散注意力,马尾辫接连在魔犬头上劈砍几刀,但都被犄角獠牙格挡,环首刀刀身崩出细小缺口。

    两人一犬,毫无章法,打得乱七八糟。

    外边有人出声呼救时,徐千算就离开餐桌,走到六味居门口站在姜慕白身侧,这时见街上打得难解难分,他伸出舌尖碰了碰嘴唇,说:“那是刀齿犬,魔化品种。”

    这货不会在想那狗肉味道如何吧?姜慕白瞥了他一眼,低声道:“再打下去,他们会死。”

    马尾辫是开窍武修,但身法刀法一塌糊涂,若没有尚未开窍的同门为他牵制,估计这会儿他已经扑街。

    只不过是派来收保护费的外门弟子而已,炮灰级别的喽啰,怎么会这么拼命?

    明知打不过,也要拼死一战,明知可以跑,却豁出命去守护一方平安,哪有这样的地痞流氓?难怪人们谈到止戈派时无不敬重。

    “已经有人拨279,巡警和急救车很快就到。不过……”徐千算神情凝重,沉声说出自己的判断,“他们撑不住。”

    “嗯,大概能再坚持一分钟。”

    姜慕白举目四顾,在食客、路人与摊贩脸上看到种种神情,担忧、惊恐、揪心、不忍、羞愧、冷漠……

    “徐兄。”姜慕白松开姜徽音柔荑般的小手,目光落向徐千算腰侧佩剑。

    “嗯?”徐千算读懂了姜慕白的眼神,面色稍变。

    “借剑!”

    “接剑!”

    两人断喝,几乎异口同声。

    徐千算轻拍剑鞘,手掌拂过剑镗,佩剑提出带扣。

    姜慕白侧身探手,五指环绕剑茎,剑穗半空飘舞。

    八面汉剑出鞘,持剑者飞身疾驰。

    既已出手,再无犹豫,姜慕白脑中一片清明,没有衡量利弊的念头,也不去想旁人惊诧的神情。

    执剑人眼中只应有剑,出剑之后,万物皆空。

    《天渊剑典》第一式,剑出无我!

    长街上,彩灯下。

    成风正的马尾辫忽然散成乱发,挡住了视线。

    这片刻间视线受阻,变招不成,他迫不得已弃了环首刀,滑步后撤想要躲开刀齿犬的獠牙,却不知脚后跟撞上了什么东西,身体在惯性作用下失去控制,向后仰倒。

    完了。

    这条烂命,保不住了。

    咬牙激战多时,成风正觉得两边脸颊肌肉都已僵硬,想挤出一丝苦笑都做不到,唯有认命地闭上双眼,只希望能死得痛快利落,不要太疼。

    不怕死容易,不怕痛很难。

    双眼即将合上的刹那,他看到一柄锋芒摄人的剑。

    剑后面还有个人,说不清到底是人握着剑,还是剑带着人,只晓得那人身形如风,那剑光亮似电!

    好他妈惊艳的一剑!

    温言对酒说

    (PS:剑出无我出自《一世之尊》,使用《一世之尊》里的招式、武器名,已得爱潜水的乌贼大大同意。)

    感谢哒哒地卖萌舵主打赏~今天已获得日进斗金荣誉,唯有更新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