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十九章 定武怪象(为道是道可道盟主加更)
    打断姜慕白臆想的公鸭嗓站在六味居门口,背着青灰色麻袋,身后有两个跟班,三人各自扶着一辆公路自行车,呈品字形堵住六味居大门。

    地头蛇向商家收取保护费,这不是新鲜事,食客们只是往门口看了一眼,接着该吃吃该喝喝,好像无事发生。

    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六味居店主笑哈哈地迎了过去,毕恭毕敬地奉上五张面额一千的紫色纸钞,接着热情招呼着三位收取保护费的地头蛇,问他们要不要进包厢用餐。

    这事有点奇怪。

    让姜慕白感到奇怪的不是大面额纸币,这样的钞票他虽没见过但也听说过。而且,人联币面额超过一百实属正常,随着国民消费水平不断提升,钞票面额自然会随之提升。

    华夏没有超过一百面额的钞票,不是因为没有这个需求,而是因为需求诞生后不久,普及全国的移动支付就打消了这一需求。

    如今人类联邦没有普及国民的移动端支付手段,大面额纸币也就应运而生。

    让姜慕白不解的是,这保护费,六味居店主好像交得心甘情愿。

    要说他那脸上的笑容和尊敬是装出来的,那得是奥斯卡影帝级别的演技。

    大概是看出了姜慕白的困惑,徐千算轻声道:“龙津街在止戈派势力范围内,站在门外的是止戈派外门弟子。”

    又是止戈派。

    这些天姜慕白不止一次听说这个定武城最大帮派,连关系到百姓民生的仁明医院都是止戈派名下产业,可想而知这个帮派在定武城是什么地位。

    姜慕白犹豫片刻,还是问出心中疑问:“就算是止戈派,收保护费也是从人荷包里抢钱,店老板不至于这么兴高采烈吧?”

    “你不是本地人?”徐千算哦了一声,自问自答,“难怪,瓦罐汤是淮州特色。”

    得,又被误会了,看来帮派势力与定武警署的微妙关系,在定武城属于人尽皆知的常识。

    “是这样,定武在冀州和青州交界处,这座城市里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还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城内诸多帮派。如果把邺都战警调来,不出三天就能推平定武城所有帮派宗门。可是州警体系里武装队伍和治安队伍分离,跨城调动战警,那就坏了规矩。这里边有很多名堂,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总之,跟联邦州域议会制政体有关。”

    “另外,咱们定武是个资源匮乏的边城,州正府不愿大动干戈。所以,在定武城,警察属于弱势群体,警署高层削尖脑袋往上钻,都想早日离开泥潭,中层要么腐败,要么明哲保身,基层呢,拉帮结派,抱团取暖。”

    “遇上利益纠纷,警察一般和稀泥,除非上司开口下令,不然都是各打五十大板。有时碰到帮派子弟闹事,警署基层很难处理,结果往往是受害者吃哑巴亏。但在止戈派的地盘上就不一样,止戈派会给出公正合理的裁决,而且止戈派有强制执行的武力,有震慑宵小的威慑力。”

    “像六味居这样的门店,旺季时每月流水几十万,交五千保护费就能换来整月安定,你说,庞老板怎么会不乐意?至于淡季么,止戈派最重人情道义,到了淡季,月费会相应下调。”

    “平时去街上走走,你会发现大多数人宁可讨好帮派分子,也不愿搭理警察,是不是很奇怪?但这就是定武几十年来的常态。”

    徐千算评论警署和帮派时没有丝毫顾忌,就跟点评一道菜似的,平常语气平常心。

    看样子真是位富家子弟,这份气度可不是平常人能有的。

    还有他的见识和口才,都远远超过刘龙虎这样的老江湖。

    能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讲得如此明白,这可不容易。以他的年纪,能讲出这番话,肯定接受过高水平教育——普通人家负担不起的那种。

    “原来如此。”姜慕白拱手道了声谢,“这么说来,胖老板……”

    徐千算立刻打断:“庞老板。”

    “……”

    这家伙,不是天秤座就是处女座。

    姜慕白停顿片刻,再次开口:“这么说来,庞老板交保护费换取止戈派的保护,是合情合理的交易,就像租用门店要按时缴纳租金。既然是这样,那止戈派弟子为什么不私下通知店主按时缴费呢,为什么要上门收钱?闹这一出影响不好啊。”

    “上门收钱是止戈派的规矩,一来,这样收钱收得干净,不管是弟子还是长老,都不敢暗箱操作暗中勒索。二来,上门收钱,就是公开宣布这家店由止戈派保护,等于警告食客不要无端闹事,同时又把交易关系摆上明面,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要真是店大欺客,食客也不用顾忌,可以放心大胆找止戈派仲裁。最后……”

    说到这儿,徐千算突然笑了。

    “按止戈派雷掌门的说法,交保护费的老板们就是这些外门弟子的衣食父母,儿子找爹要钱,怎么能让爹去跑腿,当然是儿子上门咯。”

    这……

    姜慕白半晌无语。

    好吧,真是有理有据,让人无法反驳。

    “其实这里边的门道,我应该想得通才对。”姜慕白心想,“之所以刚才没想明白,还是因为思考模式没有扭转过来。”

    拿一个二十一世纪华夏公民的三观,去看待二十二世纪联邦城市的怪象,若没有疑惑没有矛盾,那才叫怪事。

    扭头看了看姜徽音,小丫头对两个大人聊的内容不感兴趣,专心对付碗中细面,早就吃得干干净净,汤都不剩。

    姜慕白对自己这碗红汤鸡丝面兴趣缺缺,当即起身告辞:“徐兄,今天劳你答疑解惑,多谢,明早来喝汤,我请你。”

    “客气,明天见。”徐千算含笑颔首,重拾碗筷。

    牵着姜徽音刚出门,姜慕白就听见街道一头传来凄厉的呼救声。

    “救命!”

    转头望去,一个身高够不着桌子的男孩在街道上狂奔,一只体型庞大的怪物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这怪物外形似犬,体型庞大,头生犄角,獠牙外翻如弯刀,颈部项圈缀着一小截断裂的绳索,随着它奔跑的动作上下起伏。

    “救命啊——”

    呼救的不是男孩,而是路边行人和摊贩。

    至于处境危险的当事人,他脸颊煞白如纸,连呼吸都十分困难,哪还有余力呼救。

    “噗通”

    脚下一个踉跄,男孩突然扑倒在青石砖上,引起一阵惊呼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