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十八章 星海(为温特二盟加更)
    出声的是个年轻男子,面白无须,五官阴柔,羽玉眉下双眼明亮清澈。

    看这人的穿衣打扮,估计是个富家子弟。

    这人身穿青衿,外披鹤氅,腰间佩一柄汉剑,如此搭配看似另类,却是冀州时下流行的着装风格。

    青衿即青色交领的深衣,是周朝学子和北齐、北周、隋唐及两宋国子生常服,如今象征求学上进。

    鹤氅本是鹤羽制成的披肩,到明代演变成外套,与披风相似,如今则是汉式披风,飘飘然不为遮风御寒,只为潇洒倜傥。

    至于汉剑,也是第二域内华汉传统文化全面复兴的象征符号。

    冀州尚武,不禁刀剑,随身佩剑,已成时尚。

    见姜慕白没有反应,披着鹤氅的年轻男子接着说道:“龙津观夜市,灯火亦煌煌。这一句,出自苏轼的《牛口见月》,牛口是江边荒村,苏轼留宿时无心入眠,写下了这首词。所以,这句不好,不应景。”

    说完,他露出洁白牙齿,大大方方笑着说道:“抱歉,我这么说话很讨人厌。但是,不能教错了孩子,对吧?”

    被别人纠正时,聪明人会感谢,蠢货才会记恨。

    姜慕白不敢自诩聪明,但自认不算蠢货,细想一番觉得这人说的有理,于是点头回道:“对,那换一句呢?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这句如何?”

    年轻男子双眼更亮一分,但他仍旧摇头:“这是王建的《夜看扬州市》,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如今不似时平日,犹自笙歌彻晓闻。意境还是不好,要说热闹繁华,还是得看盛唐诗人的浪漫,哈哈,哦,对了,我推荐你们去六味居,那儿味道好,价格实惠。”

    姜慕白愕然:“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吃饭?”

    “看得出来,来,我带路。”

    年轻男子笑意盈盈,看得姜慕白浑身起鸡皮疙瘩。

    从六味居生意火爆的程度,便能看出他没有骗人,到了七八点钟仍是客满厅堂,可见六味居的菜品很受欢迎。

    年轻男子指着大堂仅剩的一张空桌,对姜慕白说:“反正我是一个人来,不介意的话,坐一起?”

    “行,拼个桌,各吃各的。”姜慕白也不矫情,走上前拉开红木椅,带着姜徽音坐到年轻男子对面。

    年轻男子单点了两菜一汤,然后把菜单递给姜慕白,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姜慕白把菜单递给姜徽音,问:“想吃什么?”

    姜徽音看都不看一眼就往回推:“哥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那就……”姜慕白捏起菜单,沉吟片刻,对跑堂伙计说道,“两碗红汤鸡丝面。”

    “那我也要两碗红汤鸡丝面!”

    跑堂伙计愣了愣,看看姜慕白,又看看姜徽音。

    姜徽音难得像个孩子调皮一回,姜慕白极力配合,一本正经地问:“你吃得下吗?”

    姜徽音噗嗤一笑:“哥,我开玩笑的啦。”

    “噢——”姜慕白佯装恍然,“原来是开玩笑,哎呀,我之前生病吃了太多药,把幽默细菌给杀光啦!”

    “噗。”坐在对面的年轻男子放下茶杯,慌忙翻出一块丝绢手帕,擦拭洒落在青衿圆领上的茶水。

    本来不想笑的,这下实在忍不住了。

    反正都笑了,干脆笑出声吧。

    姜慕白哈哈笑道:“与舍妹闹着玩,见笑了。”

    年轻男子连连摆手,不再说话。

    过了半刻钟,两碗红汤鸡丝粉和两菜一汤端上桌,年轻男子盛了一碗米饭,细嚼慢咽,丝毫没有与同桌两人分享的意思。

    红汤鸡丝面的精髓在于面汤上那层辣油,姜慕白先喝了口汤,觉得味道还行,但比不上以前吃过的肠旺面、辣鸡粉。

    姜徽音也尝了两口,她不无失望地摇了摇头:“哥,这比你做的差远了。”

    听见这话,专心吃饭的年轻男子两眼亮光,他放下碗筷,问:“小姑娘,你哥哥做的比这儿好?”

    “我哥煮的面比这个好吃!还有我哥做的瓦罐汤,比你那碗汤香多了。你想喝的话,早上去萧山文武学校门前找。”姜徽音真心不觉得哥哥卖早餐是个丢脸的事情,一有机会就对别人推销广告。

    “哦!瓦罐汤!我下午刚听说,准备明天早上去尝鲜呢,真是巧了。”年轻男子面露惊喜,看了眼姜慕白,眼里透出疑惑,“那汤爷爷?”

    “汤师傅是我的合伙人。”

    姜慕白也很意外,凝聚口碑需要时间,早餐摊今早才开张,总共卖出去几十碗汤,按理说名声不该传得这么快。

    “朋友,我今天才开张,请问你是从哪儿听说瓦罐汤?”

    年轻男子指着自己的碗筷,理直气壮地回答:“鄙人白河徐千算,平生唯爱盘中餐。定武出了什么新鲜吃食,我当天就要知道,不出三天,必定尝到。譬如前些天拾海楼进了一批星海梭鱼,我想方设法,总算弄来一条。”

    哦,原来是个高级吃货。

    这个朋友容易交,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姜慕白想了想,说:“我叫姜慕白,明天你早点来,我给你留碗汤。”

    “好啊!”徐千算喜笑颜开。

    看他模样,应该是个知识分子,姜慕白见缝插针,问:“对了,你刚才说星海梭鱼?请问星海是哪儿?”

    “星海在联邦第六域以西啊。”

    徐千算脱口说出姜慕白已经知晓的地理常识,接着神情向往地说道:“《霞客游记》上一期写的就是星海之上的天唐直通车。”

    天唐?姜慕白目光微动,继续聆听。

    “星海是片浮光海域,海洋表面至五十米深度遍布各类自行发光的浮游生物,整片海域上无数光点随着波浪翻涌,犹如星辰大海,这就是星海一名的来由。坐进通往天唐的海上列车,往上看,是夜幕繁星,往下看,是浩瀚星海,海风从窗外吹进车厢,乘客们的发丝衣摆都像海浪一般翻涌……”

    姜慕白渐渐沉浸于徐千算对星海的描述,脑补着星海的浪漫美景,却被一个公鸭嗓拉回现实。

    “掌柜的,收保护费啦!这个月五千!”

    温言对酒说

    感谢取名难上难舵主打赏,感谢大家打赏~~狂更新嗷,争取明天冲一波畅销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