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十七章 龙津夜市(为子与沫盟主加更)
    “联邦沈流年,天唐赵曌,出云宗姬云,摩门教皇国尤尔炆·奥古斯都,散修项天问。找到这五个人,告诉他们……”

    “灵气复苏是弥天大谎!不要飞升!”

    “警告天下修士!不要飞升!”

    脑海中回响起这段留言,姜慕白双手掩面,有一种就地打滚哀嚎出声的冲动。

    奇遇过后,姜慕白一心扑在修炼上,剩余的精力都放在生活琐碎里,一直没去了解赢渊口中几位老友的身份。

    直到今早听到刘龙虎和光头靶师的争辩,事后跑去书店翻遍三个书柜,才晓得天唐赵曌乃是何方神圣。

    在联邦第六域西侧境外海域,无尽海与星海之前,有一座巨大岛屿。

    新灵历35年,也就是六十五年前,赵曌披甲挂帅,率军十万横渡星海,斩杀盘踞于岛中的魔龙,铸造龙血台,随后在这座岛屿上建立了属于她的王朝:天唐。

    《武修圣地龙血台》和《天唐:沐浴血火的军事帝国》两本书中都有提到,天唐领地曾属于另一座更大的岛屿,从书中绘图来看,姜慕白猜测天唐可能曾经是澳洲的一部分,但他知识储备不足,不敢确定。

    至于无尽海和星海,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无非是以前某片海域或海洋改了个名,姜慕白也无心关注,他更在意赵曌的身份和实力。

    女帝掌权六十五载,一国之主的地位无可撼动,身份何等高贵,无需多言。

    至于个人实力……

    四十年前,赵曌已成人仙!

    武修六大境:开窍,淬体,锻骨,凝髓,内天地,人仙。

    冀州武道协会会长朱守义突破第五境就让冀州各路媒体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为什么?因为内天地已是联邦武修最高境界,整个联邦,找不出一位人仙!

    今年二月出版的《百年武道》,开篇就写“人仙”。

    地球灵气复苏以来第一位人仙,名为王晁,就是原主日记里那位“法身镇世,剑开天门”的王晁。

    据《百年武道》记载,王晁为抵御魔潮入侵,独战十万邪魔,力竭而亡,此后天下武者尊其为圣。

    王晁之后,第二位人仙名叫项天问,乃是散修,如闲云野鹤,行踪无定。

    再往后,就是赵曌。

    算上飞升之后身死道消的赢渊,总共四位。

    纵观百年,多少英雄豪杰,多少天骄奇才,只出了四位武道人仙。

    赢老爷子一开口,就把还活着的两位都点了名。

    还有他老人家提到的联邦沈流年、出云宗姬云和摩门教皇国尤尔炆·奥古斯都,想必都是站在世界之巅的顶级大佬。

    姜慕白一早就猜到,大佬的朋友肯定都是大佬,但他实在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级别的大佬。帝国之主,在世人仙,这是什么样的存在?

    要给他们传话,绝不会是打个匿名电话那么简单。

    不说别的,就说赢渊飞升之秘,足以令几位大能变色。

    除了飞升之谜,赢渊留下的《天渊剑典》,也必定让天下修士心生贪念。

    若不提到赢渊,姜慕白凭什么让大佬们相信自己?

    若提到赢渊,姜慕白又该如何保证自身安全?

    谁知道这几位跟赢渊到底是什么关系,说是老友,万一还有陈年旧怨未消呢?

    种种假设纷至沓来,脑海中,头顶“理智”、“自私”和“从心”的小人在狂喊:放弃!放弃传话!千万不要搞事!

    可是,得了赢渊的传承,总不能把他的遗愿当作不存在。

    再者,死掉的大能也是大能,拿了大佬给的报酬却不办事,天晓得会是个什么下场。

    “不要飞升,不要飞升……既然要我传的话是警告天下修士不要飞升,那么理论上,只要我在下一位大佬飞升前把话带到,就算完成任务吧?”

    姜慕白躺在自家竹板床上低声喃喃,选择性忽略了“灵气复苏是弥天大谎”这句话。

    如果令整个世界画风突变的灵气复苏真是阴谋谎言,那么编织谎言的幕后黑手该是何等的强大恐怖?

    以姜慕白如今的身份实力,思考这些问题,只不过自寻烦恼。

    “哥,我回来啦。”

    “哥?”

    小丫头放学回家,估计是看见了姜慕白放在门口鞋柜上的布鞋,知道哥哥在家,便从客厅找到卧室。

    见姜慕白躺在床上不吭声,姜徽音又紧张又担忧,急忙问道:“哥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啊?没,我躺着发呆呢。”姜慕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晃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全部甩开。

    “唔?”

    “别问,问就是思考人生。”

    姜慕白说了句别人听不懂的怪话,接着揉乱姜徽音的头发,哈哈笑道:“今天早餐全卖完了,赚了好多钱,走,咱们下馆子撮一顿。”

    “撮一顿?”

    “哦,就是庆祝一下,你想吃什么?”

    说话间的功夫,姜慕白已拿好钱包钥匙,换上布鞋准备出门。

    姜徽音放下书包,毫不犹豫地回答:“都行。”

    “说实话,想吃什么?”

    “唔……什么都想吃。”

    “……”

    “哥?”

    姜慕白思考半晌,说:“那咱们去龙津街转转?”

    龙津街在白河区,刘龙虎说那儿是定武城内最为繁华热闹的夜市,抛开其他娱乐场所不提,光是几十家夜宵摊在街道中央一字排开,就能晃得人眼花缭乱。

    姜慕白本以为这是刘师傅没见过世面,所以把那儿夸得天花乱坠。

    花二十块坐人力黄包车到了龙津街,才发现这条长街是真的热闹非凡。

    与姜慕白在萧山区见到的灰败萧条不同,龙津街从头到尾找不见一栋破旧房子,酒吧、赌场、餐馆、歌舞厅、游戏厅,吃喝玩乐一条龙,样样不缺。

    更夸张的是这条街上没有路灯,全靠藤蔓一般悬挂在建筑物上的彩灯来照明。

    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可姜慕白还是为眼前景象所触动。

    穿越至今已有两周,终于……

    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吃喝玩乐的地方!

    “哇——”姜徽音怔怔看着龙津街的繁华景象,发自内心地感叹,“这儿真好看!”

    “多读书。”姜慕白拍拍姜徽音的小脑袋。

    “咦?”

    “多读书你就知道该怎么夸这儿好看。比如,龙津观夜市,灯火亦煌煌。”

    姜慕白随口念了句宋词,还没等姜徽音点头,就听见身侧响起一个声音。

    “这句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