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十五章 这汤真香(为主角邵爷盟主加更)
    推着餐车赶到萧山文武学校时,天已经亮了,定武城没有重工业,抬头就能看见蓝天白云,蓝的像丝绸,白的像印花,中间破个洞口,万丈光芒就从里边洒出来。

    “小姜师傅,今天天气真是不错,这雨棚白拿了,冀州台的天气预报啊,跟我这老头子的身体一样,是一年不如一年喽。”

    汤师傅语气里藏着不易察觉的落寞,他出生时是新灵历37年,据说那时世界范围的大混战尚未结束,民用科技大体仍保持在新灵纪元年的水准。

    见识过那时的城市生活,再一点一点看着生活水平随着岁月流逝而倒退,这该是种什么样的感受?姜慕白无法想象。

    “嗯,天气不错,这是个好兆头。”姜慕白回了一句,开始搜寻适合摆摊的位置。

    “小姜师傅,你看咱们把车摆哪儿?”汤师傅指了指离校门最远的一处空地,“那儿没人,要不放那儿?”

    姜慕白没有反对,摆好餐车立起招牌后,对汤师傅说道:“我打听过了,校门外这条街道属于公共区域,只要打扫干净,学校不会赶人,巡警路过也不会管。除了市政环卫部门偶尔会派人过来检查,就没其他人管了,换句话说,这里的位置是先到先得,任意挑选。今天咱们来晚了,明天再早点,挑个好位置。”

    汤师傅连声说好,看见招牌上印着“汤爷爷的早餐店”,他愣了好一会儿,欲言又止。

    以前烂大街的网红店名,摆在当今却算是别具一格,再加上牌子上写着许多人们听都没听说过的“炸酱面”、“鸡汤混沌”、“瓦罐汤”和“开花红糖馒头”,很快便引来几道目光。

    两三分钟后,一个三十岁上下、身上带着鱼腥味的男人牵着一个脸颊圆润的胖男孩走了过来。

    男人脸色不太好,嘴里嘟囔不清,看样子他对这些没听过的吃食不感兴趣,只是他儿子想尝尝新鲜。

    走近餐车后,男人松开男孩的手,弯腰从胶鞋里取出钱袋,说:“那个汤,瓦罐汤,多少钱?给我来一碗。”

    “紫菜肉饼、鸡蛋肉饼、茶树菇肉饼都是十块,花生排骨、银鱼排骨是十五,要哪种?”汤师傅报出早就背熟的价目,第二域通用语言是汉语,绝大多数民众都是华人,因此对人联币沿用了“元”“块”等称呼。

    “这么贵?”男人陡然停下掏钱的动作,他瞪了眼餐车上的招牌,问,“十块钱一碗汤?傻子才喝吧?”

    汤师傅脾气好,笑了笑也不跟他计较。

    姜慕白低头看了眼馋得吮手指的男孩,问:“你喜欢紫菜,鸡蛋,还是茶树菇?”

    男孩不假思索地回答:“鸡蛋!”

    “嗯,好。”姜慕白掀开盖子,用钳子夹出一个陶罐。

    定武城找不着煨制瓦罐汤的煨汤炉,只能采用古法,把装好清水食材佐料的瓦罐埋进暗火未熄的灰炉里用土封存,等汤煨好了再挖出来放进餐车的炉子里保温。

    这样煨出来的瓦罐汤,比电热炉做出来的瓦罐汤更香,堪称赣菜一绝,还有美食家为之赋诗:民间煨汤上千年,四海宾客常留连。千年奇鲜一罐收,品得此汤金不换。

    此刻姜慕白剥开覆住罐口的锡纸,顿时香飘四溢,令人食指大动,垂涎欲滴。

    “贵有贵的道理,这碗汤,你试试?觉得好喝就付钱,觉得不好喝,我倒掉,不收钱。”姜慕白将勺子放入瓦罐,接着把瓦罐放上隔热托盘,然后信心满满地递向第一位顾客。

    男人犹豫片刻,无法拒绝这沁人脾胃的奇香,他揣好钱袋,接过托盘,舀起一勺汤,吹了几口,吸进嘴里。

    “呲溜——”

    男人眼前一亮,又舀了一勺肉饼,连汤带肉一起放进嘴里。

    “呲溜——”

    等他再次把勺子伸进瓦罐时,姜慕白按住托盘,笑吟吟地问:“怎么样?”

    “香!这汤真香!”男人笑了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放下托盘,拿出一枚十元面额的硬币。

    “爸!”男孩着急地喊了一声。

    “噢噢!老板,再来一碗。”男人又给了十块,连儿子都顾不上了,端起瓦罐一口接着一口,表情陶醉销魂,以至于姜慕白误以为这是汤师傅请来的托。

    这对父子给“汤爷爷的早餐店”做了极好的宣传,很快便吸引到更多学生家长,不消多时就把餐车里几十罐汤抢购一空,让汤师傅笑得合不拢嘴。

    出乎意料的是,鸡汤混沌、开花馒头和炸酱面这类主食并不像姜慕白想的那样畅销,等到七点半早读开始,提前准备的混沌、馒头和面条还剩了大半。

    眼看校门前逐渐冷清,姜慕白估摸着差不多该收摊了,刚要出声便听见汤师傅在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小姜师傅,八百多!咱们这一个多小时就卖了八百多!”

    汤师傅一把年纪,就算不是老江湖,也懂得财不露白的道理,尽管心里高兴得很,也不敢大声说出来。

    八百多……

    扣掉成本,两人对半均分,也没多少。

    姜慕白心里略微失望,但不愿坏了汤师傅的心情,于是点头笑道:“明天咱们多准备,早点来,赚得更多。跟您说了,咱们做早餐肯定赚,就是辛苦了点。”

    “不辛苦不辛苦,小姜师傅,你,我……谢谢,谢谢!”汤师傅似有千言万语要讲,最后出口却只有一句朴实的感谢。

    听见六十多岁的老爷子摆低姿态向自己诚恳道谢,姜慕白赶紧摇头:“汤师傅,言重了,互相帮助而已。噢,今天咱们先收摊吧?我该去聚英馆了。”

    姜慕白没事就会去聚英馆待着,虽然等到生意上门的概率很低,但能跟其他靶师和聚英馆弟子混个脸熟。发展人际关系是融入环境的必要过程,而且,他有太多问题需要解答,比如留下《天渊剑典》的赢渊到底是什么人,比如他那几位老友身处何地是何身份,再比如灵气复苏之后旷日持久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究竟因何而起,又怎样结局。关于这些问题,与其在书海中盲目搜寻答案,不如先通过身边人加深了解,缩小范围后再去泡图书馆。

    刚摘下餐车上的招牌,姜慕白看见一伙流里流气的青少年围了过来。

    这伙小年轻,看年纪不像基础学校的学生,姜慕白心中念头一转,就猜出他们的来意。

    领头的高个儿瞟了眼姜慕白,转头冲汤师傅拱手,笑嘻嘻地说:“老板,生意兴隆,恭喜发财啊。”

    汤师傅可能没跟这类人打过交道,疑惑地看向姜慕白。

    姜慕白微微一笑,为汤师傅做出翻译:“他们想收保护费。”

    “哦!”汤师傅恍然,“不是说这块地方没人管么。”

    “谁说没人管!”

    高个儿身后一个瘦猴儿似的少年跺脚蹬地,从卷成筒状的报纸里抽出一根实心铁棍。

    “这块地儿,高飞哥管!识相的赶紧交钱,也不跟你们多要,一礼拜两百,保你们生意兴隆!”

    这念古惑仔台词似的幼稚宣告成功把姜慕白逗笑,他正想开口回话,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招呼。

    “汤叔!小姜!”

    扭头一看,打招呼的是刘龙虎,施广闻站在他身边,后面跟着聚英馆弟子和常驻靶师。

    白衣灰衣二三十号人,浩浩荡荡往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