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十四章 萧山文武学校(为诺语南风盟主加更)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姜徽音哼唱着近来流行于萧山文武学校的儿歌,轻轻抚摸怀中宠物。

    也许是刚才用细沙清洁身体时受了惊吓,小家伙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嗯!嘟嘟真可爱,又可爱又乖,自己洗澡洗不干净喔,姐姐知道你怕水,所以没用水给你洗嘛,下礼拜大哥哥会去百货大楼买浴沙喔,用浴沙就更舒服啦~”

    姜徽音对着兔子温声细语,好像它真能听懂人话似的,过了一会儿,她放下嘟嘟,戴上手套弯下腰清理兔笼里的粪便。

    起身去洗手时,姜徽音贴着书桌走过,看着摆在桌上的文具和《武林》,她又一次露出笑容。

    她爱看半月刊,尤其喜欢《武林》,平时都等同学们看过了再借回家看,哥哥知道后第二天就去学校报刊亭订了一年《武林》。

    哥哥没有骗她,生活的确好起来了。

    自从哥哥找到工作,一日三餐不仅吃得饱,而且吃得好,特别是由哥哥亲手准备的晚餐,有菜有肉有汤,花样繁多,味道比以前去过的餐馆还要好。

    前天,哥哥在家具市场买了书桌和可以调节高低的椅子,他说这叫矫正椅,是用来矫正坐姿的。

    有了书桌和新椅子,姜徽音不用趴在餐桌上写作业,课外书和错题集也不用藏在床底。

    比起哥哥卧病在床时那段日子,现在姜徽音每天开心得像是活在天堂。

    “徽音,我回来了。”

    门外传来哥哥的声音,姜徽音连蹦带跳跑回客厅,打开木门摆好拖鞋,然后悄悄看着哥哥,见他脸上没有疲惫风尘,她的心情更加欢快。

    “作业做完没?”姜慕白也在看姜徽音,这段时间他早出晚归,抽不出空去辅导小丫头的家庭作业。

    “写完啦!哥你累不累?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粥。”姜徽音说着,要往厨房走。

    “不用,我在外面吃过了,你呢,吃饭没?”

    “嗯嗯,我用你熬的骨头汤做了稀饭。”

    “噢。”姜慕白换鞋进门,坐到木椅上酝酿片刻,郑重严肃地说道:“徽音,我问你个事,要是我去你学校门口摆摊卖早餐,你会不会觉得丢脸,难为情?”

    往近了说,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要花钱。往远了说,姜慕白继承了《天渊剑典》,怎能甘心做个凡夫俗子?修行需得法、财、侣、地,如今有了“法”,下一步就是求财。

    如刘龙虎这样经验丰富的老靶师,生意火热时也不过月入两万,可见兼职靶师的职业天花板有多低。

    思来想去,姜慕白打算利用自己在餐饮方面的积累,迈出第一步。

    这些天姜慕白已打听清楚,人类联邦的户籍管理制度极为严格,平民百姓一般不被允许离开户籍所在地。

    想要久居异地或迁移户籍,必须拿出有效证明,比如大学录取通知书及毕业证书、大型企业聘用书及担保书、结婚证书及房屋产权证书。

    平民要想出城,需要先到当地市政部门递交申请,若没有出城许可和目的地暂居证,即使是短途出行,也可能面临最高十年监禁的刑罚。

    定武城历经百年变化,又处于如此奇葩的制度之下,许多外来手艺特色都在断代后消失不见,比如炸酱面、阳春面、打卤面、瓦罐汤、鸡汤混沌、豆沙小馒头、开花红糖馒头、小笼包……

    用这些特色吃食做早餐,是个不错的选择。早餐不像餐馆酒店,早餐铺投入小,回本快,而且收入稳定,虽赚不到大钱,但能让姜慕白稳稳当当拿到第一桶金。

    可姜慕白不想把重心放在这上边,他更想勤加修炼,早日突破。所以,他需要有人帮忙,前几天去医院探望汤师傅,也是为了这事。

    汤师傅的人品和情商让人放心,而且他在聚英馆掌过勺,正是绝佳的合伙人。

    至于味觉失灵,这不是问题,早餐不是精致料理,只需记牢食谱,按量操作即可。

    汤师傅也需要钱,又不愿受人施舍馈赠,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开始筹划。

    早餐摊是小本经营,姜慕白只用了三天时间就置办好餐车餐具,还选好了批发食材的菜市场,定好了早餐价格,只剩下摆摊地址尚未敲定。

    穿越前,姜慕白在大学城里开过早餐店,不出三个月便负债关门。总结失败原因,不是早餐不好吃,也不是他早上起不来,而是大学生早上起不来!

    这次姜慕白吸取教训,决定把早餐摊摆在人流量大且普遍早起的居民区,找遍整个萧山区,除去不允许摆摊的几条街道,仅剩唯一选项:萧山文武学校。

    姜慕白曾送姜徽音上学,也算是实地考察了一番,萧山文武学校是七年制基础学校,周一至周五,从一年级到七年级所有学生都要早读,而早读时间是七点三十分,为免迟到,相当一部分学生只能到校门外排成长龙的摊铺里吃早餐。

    此外,学校附近还有三个居民小区,姜慕白有信心,只要早餐铺开在学校门口,稳赚不赔。

    但,这是姜徽音就读的学校。

    姜徽音今年读五年级,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不懂事,姜慕白担心姜徽音会受影响,担心她同学会为这事编排她,故而有此一问——他以前看过一句话:照顾孩子们敏感脆弱的自尊心,是每个家长的必修课。然而不幸的是,许多家长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为人父母无需经过考试。

    “不会啊。”姜徽音愣了愣,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是奇怪,摇头反问:“为什么会难为情?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样我每天都能吃到你做的早餐了诶!”

    姜慕白心感欣慰,露出笑容:“我不会每天都去,刚开张那几天我会去,之后就交给合伙人。”

    “合伙人?”

    “就是前两天来家里做客的汤爷爷。好啦,不说了,抓紧时间去练功吧!”

    姜慕白打发姜徽音去练功,自己也回了卧室开始修炼。

    身体素质,是原主打下的基础,技击水平,是赢渊送来的馈赠,究其根本,都与姜慕白自己没有分毫关系。

    正因为有这份自知之明,所以姜慕白不敢懈怠。

    大小周天二十四轮过后,已是早晨五点。

    匆忙洗漱后,姜慕白听见敲门声,开门一看,汤师傅站在门口,身后是辆手推三轮餐车。

    “汤师傅,这么早?”

    看见汤师傅精神奕奕的样子,姜慕白有些惊讶,把餐车从他家推到这儿,可不容易。

    “年纪大了,就没多少觉好睡,醒了睡不着,干脆先把车推过来。”汤师傅搓着双手,看起来有点紧张,“小姜师傅,你说咱们……应该不会亏本吧?”

    姜慕白走到餐车前,掀开盖子看了眼码好的瓦罐,笑道:“汤师傅,你想给孙女买哪家的礼裙?要我说,第一条裙子不用太好,买条两三万的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