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十三章 仁明医院(为yi_鸣盟主加更)
    定武仁明医院住院部。

    施广闻走出病房,冲围聚过来的靶师们摆手:“大家别担心,汤叔没事,医生说这是积劳成疾,没有大碍,回家休息几天就行。不过,汤叔上了年纪,我看,还是让他住院观察几天吧,这样保险。”

    “对对对,这事马虎不得。”刘龙虎附和一声,塞了个红包到施广闻手里,“我也吃过汤叔做的饭,多的没本事给,这一千,你帮我收着给汤叔。他孙女就是我侄女,我侄女考上邺都大学,做叔叔的脸上有光,这点心意,汤叔总不会拒绝吧。”

    武人未必单纯,但大都有一腔豪气,刘龙虎开了个头,其他靶师也纷纷掏出腰包,几千上万人联币要么塞进红包,要么塞进信封,最后都递到施广闻面前。

    “停,别往我这儿塞,汤叔的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施广闻没有伸手接下捐款,他递回刘龙虎的红包,接着看了眼刘龙虎身旁的姜慕白,苦笑道,“姜师弟,汤叔的事情,你别凑热闹。”

    姜慕白嗯了一声,懒得辩解。他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更不是爱看热闹的人,出现在这里,自然有他的目的。

    过来探望的聚英馆弟子和靶师加起来有二十多人,把走廊堵得严严实实,坐在导诊台后边的小护士瞪着一众武人,敢怒不敢言,腰圆膀粗的护士长则挽起袖子,一巴掌拍在台面上。

    “你们干嘛的!堵那儿干嘛的!那吸烟的,给我掐了!这是医院,不是你家!都说了别堵路,病人家属来了,赶紧让开!”

    护士长一通吼,靶师们脸上挂不住,但不敢造次,老老实实掐了烟,让了路。

    仁明医院是止戈派的产业,谁敢在这儿闹事?上回胆大包天跑来医闹的还是个淬体境武修,失手把一位住院医师打成残废,结果没过三天就被断了手筋,定武警署都不肯给他立案。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从五大三粗的武人之间挤进病房,门都不关,一下闯到汤师傅病床前,来势汹汹,但刚开口就破音。

    “爷爷,你干嘛啊!我都说不要了,呜呜,我都说我不要那条裙子了,你怎么瞒着我们干这个。”

    汤师傅畏畏缩缩,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支支吾吾嘟囔几句,站在门外的姜慕白没开耳窍,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裙子买来能干嘛呀,我从来没穿过裙子,有什么……”

    “就是你从来都没穿过裙子,我才一定要给你买!我家姑娘,长这么大,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我,我……”

    汤师傅的声音陡然拔高,说着说着没了下文,想到心酸处,爷孙俩潸然泪下,抱头痛哭。

    “咔哒。”

    施广闻轻轻关上房门,冲门外众人做了个手势:“好了好了,汤叔跟孙女聊聊天,我们这些外人就不要打扰他们了,没什么事,就散了吧。哦,住院费我垫上,你们可别争来争去。”

    聚英馆二师兄发话,靶师们都得卖个面子,呼啦一下全出了门,聚到楼下住院部大门前商量着该怎么说服汤叔收下捐款。

    姜慕白没凑这个热闹,捐款是善举,但治标不治本,他有更好的方法帮助汤师傅,同时也是帮他自己。

    ………………

    日落时分。

    姜慕白将三鲜炒面和大火速炖的肉汤装进保温盒,回头看了眼姜徽音,这丫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见长,连吃三碗炸酱面才放下碗筷。

    “哇——”姜徽音伸出舌尖舔掉粘在嘴角的葱花,满足地哈了一口气,发出感言:“渣渣面真是太好吃啦!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面!哥,你不吃吗?”

    餐饮就像艺术,没有客观的好与坏,全看个人口味和新鲜程度。这是姜徽音第一次吃炸酱面,她平日吃惯了清汤素面,自然觉得炸酱面美味至极。

    “我吃过了。”姜慕白提起保温盒装进袋子,指着厨房说,“徽音,你看着火候,过一个小时把砂锅里的骨头汤喝了,你得补钙。”

    “噢!”姜徽音点了点头,“要出门啊?”

    “嗯,去医院看看朋友,晚点回来,你记得喝汤啊。”

    姜慕白说着,拎着袋子出了门,他不担心姜徽音在家调皮,这丫头乖巧懂事很让人省心。

    等姜慕白赶到仁明医院时,已经过了饭点。

    汤师傅看着姜慕白带来的保温盒,连连摆手:“小姜师傅,太客气了,哎,我吃过了,不用麻烦,真不用麻烦。他们都大包小包往我这儿带,还要送钱,我全让他们拿回去,太客气了真是。”

    姜慕白扫了眼病床周围,除了几束鲜花和几袋水果,果真没有其他礼品。

    “汤师傅,我们不怎么熟悉,但我很佩服你。”

    姜慕白坐到汤师傅病床边,说了句心里话。

    他敬佩汤师傅的人品和情商。

    答应孙女就绝不反悔,说明汤师傅信守承诺。

    宁愿拖着六十多的身体来当靶师,也不愿受人施舍,说明汤师傅性格要强,不愿给别人添麻烦。

    进了医院躺上病床也坚决不收捐款,不收礼品,说明汤师傅不贪利益,也不把别人的付出给予当作理所当然。

    最后,当年汤师傅只是在聚英馆做了几年食堂厨子,就能让聚英馆这么多弟子、靶师记在心里,而且他一出事大家全都踊跃捐款,说明汤师傅待人处事的水平很高。

    要让这么多人喜欢敬重,光有人品没有情商可不行。

    “这是我自己做的三鲜炒面和茶树菇肉饼汤,请您尝尝味道。”姜慕白打开袋子,双手奉上餐具,“我知道您吃过了,只是想请您尝尝,这是定武城里尝不到的。”

    见姜慕白坚持,汤师傅只好接过筷子勺子和保温盒。

    掀开盒盖,浓郁香气立即飘出,汤师傅低头一看,的确是没见过的做法。

    汤师傅深吸一口气,闻到胡萝卜、小葱、生抽、老抽和鸡肉的香味,他拿起筷子夹了一点放进嘴里细细咀嚼,接着又舀了一勺肉沫与茶树菇打成的肉饼,混着汤一起下肚。

    “好!美味。”汤师傅连连点头,赞不绝口,“小姜师傅,你打拳打的好,做菜也做得这么好,真了不起!”

    炒面和肉饼汤姜慕白都已尝过,的确当得起“美味”评价,但汤师傅肯定尝不出来,因为他没有味觉。

    这是善意的谎言,姜慕白没有戳穿,他微笑着接回保温盒,说道:“除了炒面和肉饼汤,我还会做炸酱面、阳春面、打卤面、瓦罐汤、鸡汤混沌、豆沙小馒头、开花红糖馒头、小笼包……”

    停顿片刻后,姜慕白直截了当问出来意。

    “汤师傅,我想跟您合伙开个早餐店,您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