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六章 “助人为乐”
    砰。

    咚!

    先是拳锋锤击护具的脆响,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最后是压抑着疼痛的闷哼。

    王鸣面朝天花板躺在拳台外的地板上,一时半会儿竟起不了身,倒不是因为伤势过重,而是因为无法接受事实。

    他不敢相信自己拼尽全力却连对手的衣角都碰不到,更不敢相信姓姜的一出手就把他轰出拳台。

    新晋武修输给尚未开窍的武者,这事并不稀奇,譬如王鸣这样的业余爱好者,若是对上经验丰富的格斗家,即使身体机能略胜一筹,也会因为搏击技巧不足而落败。

    如果姓姜的自幼习武,王鸣输了也不奇怪,可他不该输得这么惨!

    步入武修第一境,灵气冲开窍穴,就意味着开启了人体秘藏,不再受限于新灵纪以前人类对生理机能的浅薄认知。

    他开了眼窍,怎么会看不清姓姜的动作?除非姓姜的天纵奇才!

    可要真是武道奇才,早该开窍,甚至淬体了。

    片刻之后,整个演武场都安静下来,王鸣痛苦地闭上了眼。

    这回,丢人丢到无尽海去了。

    监督拳台的聚英馆弟子疾步走到王鸣身边,蹲下身三下五除二扒了他的护具,五指在他胸腹处轻轻摸索一阵,松了口气。

    “肋骨没断,还好。”聚英馆弟子把王鸣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伸手指向站在拳台上的姜慕白,“下来!”

    姜慕白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翻过围绳走下拳台。

    演武场纠纷不算新鲜事,不过人总是爱看热闹,休息区内的靶师纷纷将目光投向姜慕白和王鸣。

    聚英馆弟子拍拍练功服袖口,看向姜慕白,缓缓说道:“你打伤雇主,按规矩,我该请你出去。”

    规矩就是规矩,与对错无关,姜慕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也懒得争辩,双手抱在胸前,平静点头。

    “但是。”聚英馆弟子话锋一转,扭头看向王鸣,“是你违规在先,你上台以后招招不离靶师要害,被人打伤,是你咎由自取。要么,你俩以后不要再踏入聚英馆一步,要么,过错相抵,这次我就当没看到,但以后你们不能在馆里闹事。”

    说完,他顿了顿,补上一句:“我叫陈政,如果你们不认可我的看法,可以找石师兄投诉,或者,我可以请石师兄过来。”

    “不用,我认。”王鸣捂着伤处,声音低沉似蚊蝇,不论对错,总之是他技不如人,虽然没伤着脸,可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还有后面那些靶师幸灾乐祸的目光,全都像利箭一样插在王鸣身上。如此煎熬,他哪还有心思闹腾,只想赶紧离开演武场。

    陈政瞥向姜慕白,姜慕白冲他笑了笑:“过错相抵,我也同意,保证不会再违反演武场规则。”

    “好。”陈政点头,对王鸣说:“去医馆看看吧,虽说你肋骨没断,但可能有骨裂,这个我摸不出来。”

    王鸣道了声谢,阴恻恻地盯了姜慕白一眼,想放句狠话,可酝酿半天却泄了气,转身朝门外迈腿。

    姜慕白连忙喊住他:“喂,等等。”

    王鸣止步回头,陈政也看向姜慕白,眼神中隐含警告。

    姜慕白朝王鸣伸出右手,摊开五指:“请把陪练的酬金付给我,不满一小时按一小时计算,五百,谢谢。”

    “什么五百,我不是给了你!上台前我就扔给你了!”王鸣下巴朝休息区的方向努了努,“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还想抵赖?”

    “准确说,上台前你掏出五张面额一百的纸钞甩到地板上。”姜慕白一本正经地做出纠正,“可是,你并没有明确说明那是给我的酬金啊,大家都知道,靶师的酬金是在陪练结束后结算,不是吗?”

    王鸣的表情逐渐凝固,他愣了一会儿,嚷道:“我他妈扔在你脚下,不是给你是给谁?”

    “可你没说啊,我也不知道啊,我以为你钱多,扔着玩呢。”姜慕白两手一摊,“而且,你看到我捡钱了吗?”

    “那我的钱呢?”王鸣气得快要跳脚。

    “我哪知道啊?”姜慕白回头朝休息区挥了挥手,“各位师傅,请问你们有看到王先生的钱吗?”

    王鸣一句出卖肉体已经得罪在场靶师,谁还会为他说话?靶师们彼此看看,憋着笑摇头起哄。

    “没看见。”

    “哪有钱?没有啊。”

    “说不定是他自己捡回去了吧。”

    “有这个可能啊。”

    “我,我……”王鸣嘴角抽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好了,王先生,请支付我的酬金。”姜慕白学着王鸣先前的样子,挤眉弄眼,“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不会想抵赖吧?”

    王鸣整个人原地僵住,到这时不止是休息区的靶师,连其他拳台上的熟人也暂停练习往这边看。

    见陈政一声不吭,王鸣顶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哆嗦着从裤袋里取出钱夹,又点了五张钞票,咬牙切齿地塞进姜慕白手里。

    “这是,五百人联币,我付给你的,陪练酬金。”

    “谢谢王老板。”姜慕白眉开眼笑,“如果王老板明天要带师兄、师父或者爸爸、爷爷来找我,我提前说一声,拳台陪练每小时五百,谢绝还价。”

    “姓姜的,我,我!啊!啊啊啊啊啊——”

    王鸣脸颊涨得血红,狠话放到一半,他已气到情绪失控,杀猪似的嚎了几声,头也不回地跑出演武场,引起哄堂大笑。

    陈政多看了姜慕白两眼,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姜慕白面带嬉笑冲他拱了拱手,走回休息区,找到刚认识的新朋友,笑道:“刘师傅,刚才我好像在这儿掉了三百,请问你有看到吗?”

    “噢,我替你捡了,喏,三百,还你。”

    “谢了。”

    “哎,小兄弟,该是我谢你才对。”刘姓靶师叼起一根皱巴巴的香烟,嘿嘿直笑,“吃了这么个教训,我看那小子以后就懂得尊重他人喽。”

    姜慕白深以为然,认真做出总结:“正是如此,吃一堑,长一智,我们这都是为了他好,帮他快乐成长嘛。我刚才笑的那么开心,都是‘助人为乐’啦。”

    刘姓靶师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