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四章 靶师
    出了门姜慕白才发现,外面的世界也不算太陌生。

    萧山区的街头巷尾,处处都有九十年代小城市的旧时风貌,尤其是马路上装有小货篮、并队而行的自行车,几乎与姜慕白尘封多年的记忆重叠。

    目的地离姜慕白住处不算远,他在脏乱差的街道上兜兜转转,边走边问,只用了一个小时便找到聚英馆。

    这是座武馆,门面挺气派,门匾上“广聚英才”四个大字苍劲有力,门前摆着两座石雕,不是狮子,而是长剑与长棍,不知有何含义。

    姜慕白站在聚英馆大门外,看到身穿裋褐的武人进进出出,还看到一位头发乌黑浓密的中年大叔拿着扫帚在门前来回清扫,明明地板洁净如新,可他乐此不疲。

    凭姜慕白继承大佬神识后的高超眼光,也看不出这里边有什么玄机,不过,看过金庸小说的都知道,专心扫地的人不容轻视!

    “您好。”姜慕白快步上前,站在门边,客气礼貌地开口询问,“我来应聘,请问我应该找谁?”

    大叔抬头看了两眼,露出和善的微笑:“进门找石山,石山不在就找施广闻,喏,那个穿灰色武服的就是。”

    姜慕白顺着大叔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大院里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正领着二十多个孩子挥拳踢腿,看样子是在练功。

    “谢谢。”姜慕白点头道谢,低头看了眼鞋底,见鞋底还算干净,便放心跨过门槛。

    走近之后,姜慕白看清了施广闻的模样,约摸三十出头,相貌堂堂,身材健硕,灰色练功服遮不住他那虬结隆起的肌肉。

    “抱拳弹腿!”

    施广闻喝令出声的同时,左拳收抱腰间,拳心向上,全面向前,同时右腿骤抬向前弹踢,右脚蹦平,脚尖如枪向前刺出。

    排成矩阵的学徒们有样学样,抱拳踢腿。

    “马步劈拳!”

    施广闻身体左转,右腿屈膝收回扣于左脚膝窝处,扣腿翻拳,举拳平肩,翻拳成圆,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姜慕白站在五米之外,一声不吭地看着,随着施广闻拳脚间的变化,在心中默念:弓步横打、马步敞怀、小缠、虚步架打、弹腿撩掌、弓步勾手推掌。

    这是八极拳练法的第一段,姜慕白并不陌生,因为他也练过。20世纪40年代末,原中央国术馆将八极拳列为必修拳术,随后八极拳广传国内外,流传至今也不奇怪。

    慢动作演示结束后,施广闻又把整套练法连贯使出,这回,姜慕白看得啧啧称奇,练法还是那套练法,只是施广闻出拳抬腿间的力道速度太过惊人。

    隔着几步距离,姜慕白都能听见他出拳时练功服唰唰作响,像是早年武打片的后期配音。

    更让姜慕白惊讶的是,施广闻对身体肌肉的掌控妙至毫巅,恍如八极宗师再世。以施广闻的体型,姜慕白怀疑即使是曾经的重量级拳王对上眼前的施广闻,也没有一战之力。

    而施广闻,却在武馆里当武术教练,而且是教授幼童的启蒙教习……

    “好了,休息之前,再练三遍!不许偷懒!”

    收拳站定后,施广闻板起脸布置作业,接着朝姜慕白走来,他显然认出了姜慕白,走近后收起严肃表情,微笑点头:“姜慕白,对吧?我记得你,你迟到了,迟了三天。”

    看来原主跟施广闻已经见过,姜慕白无奈苦笑:“是的,身体有恙。我应该打个电话,但家里没有座机,抱歉。”

    施广闻摇摇头:“这倒没什么,不过,馆里启蒙教习的空缺已经有人顶上了,之前你没来,我以为你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就,不好意思啊。”

    姜慕白心中叹气,直视施广闻双眼,诚恳道:“您客气了,是我爽约在先。请问聚英馆还招人吗?除了启蒙教习,还有其他工作需要人手吗?做什么都行,我真的很需要钱,家里没米下锅了。”

    姜慕白不想卖惨,但事实不容逃避,家里的确没了余粮,要是找不到工作,就只能想办法借钱,如果借不到,那就只能饿肚子。

    “这……”施广闻面露桡色。

    见他没有一口回绝,姜慕白继续争取:“缺人做饭吗?我厨艺不错。”

    “不用不用。”施广闻连连摆手。

    “好吧,打扰了。”

    看样子是没戏,再纠缠也没意义,姜慕白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听见施广闻问了一声:“真是缺钱的话,要不,到演武场做靶师?”

    “靶师?”

    “嗯,就是陪人练拳嘛。”

    施广闻简单讲解了一番,他所说的靶师,与姜慕白理解的靶师没有太大区别,就是负责陪人练拳。有条件的武者通常会聘请专业靶师,因为专业靶师懂得喂靶、引靶的技巧。

    而财力不足的武者,在木桩沙包不能满足需求时,要么找熟悉的武者对练,要么到武馆的演武场,付钱找兼职靶师。譬如姜慕白进门前看到的那些身穿裋褐的武者,大多是来聚英馆找陪练的。

    聚英馆演武场的规矩只有四条:上场必须穿戴护具;上场时间不满一小时按一小时计费;雇主不能故意伤害靶师;靶师在没有得到雇主允许的前提下不能还手。

    简单来说,就是站在演武场上当一个会动的人形木桩。

    “靶师的酬劳,都是陪练过后当场结清,不过,兼职靶师没有底薪,要是枯坐一天没人请你上拳台,那你只能空手而归,你考虑考虑吧?想好了去那边的练功房找我。”施广闻说着,伸手指向位于演武场另一侧的两层楼房。

    姜慕白急需用钱,当即回道:“已经考虑好了,请问当靶师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也没啥,馆里免费提供护具茶水,你直接进演武场等着就行,那儿还有其他靶师,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们。”施广闻说完,冲姜慕白点点头,迈步走向练功房。

    免费提供护具茶水?

    也对,演武场肯定要收场地费,估计是聚英馆营收渠道之一,而兼职靶师又是流动性极高的行当,聚英馆不出钱雇佣靶师,总得为靶师提供点便利。

    姜慕白进了演武场,一眼便看到排成两排的四方形拳台,和守在拳台后方休息区的十多位靶师。

    这些靶师着装统一,都穿着白色练功服,身穿常服的姜慕白走进其中,显得格格不入,周围几个靶师瞄了姜慕白几眼,便兴趣缺缺地挪开目光。

    心知这些靶师对待新人毫无热情,姜慕白也就不去自讨无趣,而是好奇地四处打量。

    过了一会儿,演武场门外走进几个年轻人,靶师们纷纷竖起手里的纸牌,姜慕白这才看见纸牌上明码标价写着酬金,价格从每小时五十到每小时两百不等,其中几张纸牌上还写着:买十小时送一小时。

    连优惠套餐都整出来了,有点意思啊。

    姜慕白掰动手指关节,心里正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去弄块纸牌,就看见一个留着寸头的男青年径直朝自己走来。

    运气这么好,初来乍到,就有生意上门?

    不对,这家伙的眼神不太对劲。

    姜慕白没来得及多想,那人已走到他身前,挤眉弄眼,咧嘴笑道:“是你啊,都沦落到出卖肉体的地步啦?”

    温言对酒说

    求收藏,求推荐~~~晚上六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