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不要飞升 > 第二章 首位飞升者的遗言
    皎月如灯,照出异界来客孤寂身影。

    姜慕白蹲坐在小屋门前,纹丝不动,宛如泥塑木雕。

    晚饭时他听到的消息过于震撼,脑部处理器当场宕机。

    此前,姜慕白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掌握修行法门的平行世界。

    然而事实是,他并没有打破空间壁垒,只是在时间轴上做了个立定跳远。

    这里,还是那个地球,灵气复苏一百年后的地球。

    仔细回想,其实穿越前已有灵气复苏的征兆,比如纽约蓝色之夜,比如大和天神之光,再比如华夏升龙幻影,只是姜慕白一直没把网络上各种传闻当真。

    再算算时间,姜慕白穿越的时间点,大致与灵气复苏开始的时间点重合。

    按照如今的历法,他从新灵历元年,穿越到了新灵历100年,不多不少,刚好跨越一个世纪。

    至于这百年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因为今日世界,民用科技大跨步倒退,早已跌出信息时代。

    对于这样的变化,姜慕白感到无比疑惑。

    也许在某些历史书和回忆录里藏有答案,但此时此刻姜慕白根本没有心力再去搜寻。

    “一百年,一个世纪——”

    姜慕白对着脚下的影子喃喃自语,说不清心里的失落和迷茫究竟从何而来。

    穿越到一百年后的地球,和穿越到平行世界中另一个地球,对于四海为家、无牵无挂的他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不知坐了多久,姜慕白抬起头,想起“叹气会把好运吹走”,强行压下仰天长叹的冲动。

    深夜独处时总有许多想法,姜慕白盯着点缀夜幕的繁星皓月,不禁心生感慨:一个世纪过去了,人间已是沧海桑田,可这天上的星辰,还是纹丝不动。

    心中生出这个念头的同时,视线内一颗璀璨星辰忽然动了。

    它动了?

    它动了!

    姜慕白唰的一下站起身,瞪大双眼盯住那颗会动的星星,眼睁睁看着它在夜幕中滑翔,由远及近,越来越近。

    那是什么?

    绝对不是流星或陨石,它没有流星高速坠落时与压缩空气摩擦所产生的光热现象。

    而且,它的位置一直在变化,大小和外形却始终不变,如此现象,若出现在一百多年前,必定掀起一场UFO爱好者的狂欢。

    难道是定武城有修士跨入第五境,引发天地异象?

    等等,它好像……

    姜慕白看着那颗会动的星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方位拉近距离,冥冥中似有感应,一个想法如子弹般穿膛而入,在姜慕白心中炸开了花。

    它好像是冲我来的!

    “靠!”

    姜慕白只发出一个音节,还没来得及说出下一个字,就看见飞星从天而降。

    一颗似乎没有体积的光点,以无可躲避的速度,没入姜慕白眉心!

    转瞬间,视线之内仅剩炽白,未曾有过的恐惧携空虚袭向心神,仿佛寒风吹透皮肉,刮进骨髓,冻住思维。

    姜慕白凝固在原地,恍惚间有一种错觉,好像整个世界都为他停转。

    下一个刹那,姜慕白看到炽白之中孕育出千万种光华,灿烂绽放。

    这可能不是人类能够欣赏的美景,姜慕白心想,因为人眼用于感受强光和颜色的视锥细胞仅对红、绿、蓝三原色敏感,仅能看到380nm~780nm波长的光线,而覆盖姜慕白视界的万千光华中,有许多他从未见过、想象不出且无法描述的色彩。

    倏然,光彩融汇,凝聚人形。

    一位身着华服的黑发青年显现在姜慕白眼前,近得仿佛触手可及,又远得像是天边幻象。

    姜慕白看不清他的面容,仅能看到一双生有双瞳的眼眸。这双眼睛,睥睨众生,两对重瞳横于中央,好似关着四个黑洞,吸走姜慕白心神魂魄。

    “吾名赢渊。”

    玄音如雷,贯耳涤心。

    姜慕白双眼朦胧,只是片刻恍惚,便被华服青年下一句话给震醒。

    “地球首位飞升者。”

    姜慕白唇舌翕动,心中吼出无声的国骂。

    书到用时方恨少,震惊只可言卧槽。

    难道,这就是我的金手指?

    身为穿越者,喜提飞升大能作为随身老爷爷,这剧情……

    合理!

    很棒!

    “你……”

    自称飞升者的赢渊没有给姜慕白带来任何压迫感,于是他开始尝试与对方互动,可刚开口,却发觉对方目光不像是落在他身上,而像是落在他身后无限远处。

    此时,玄音再起,赢渊淡漠双眸中透露出一丝不甘,接着化为释然。

    “你收到这枚神识碎片,说明我已身死道消。”

    “啊?”姜慕白全身僵住,失声惊呼。

    飞升了,就是仙人吧?

    连当世尚未飞升的宗师、真人都能移山倒海,那渡劫飞升位列仙班者岂不是能摘星拿月?

    这种强者,也会死?

    姜慕白的心情转瞬间经历大起大落,像是期待已久后终于坐上云霄飞车,却在抵达最高点时发现自己没系安全带。

    少顷沉寂,赢渊继续传音。

    “为了证明我的身份,为了留下我的传承,我在神识碎片内留下了凝聚毕生心血的《天渊剑典》。”

    “在我神识碎片融入你识海后,或许你脑中会出现一些不属于你的记忆,不必惊慌,这对你没有影响,因为我一定死得很彻底。再者,我不屑于夺舍他人。你也不必担心,除你以外,没人能看到,也没有仪器能监测到我的神识碎片。”

    “《天渊剑典》的价值,远超世间任何宝物神兵,这是你的机缘,也算我提前支付的报酬。”

    “作为回报,你要为我做一件事。”

    尽管姜慕白猜测眼前的赢渊很可能是段“录像”,他还是开口出声:“要我做什么?”

    “到你力所能及时,去找我几位老友,替我带句话。”

    姜慕白点了点头,心想,还好不是要求帮他复仇,带句话而已,这还不简单?

    “联邦沈流年,天唐赵曌,出云宗姬云,摩门教皇国尤尔炆·奥古斯都,散修项天问。找到这五个人,告诉他们……”

    “什么?”

    “灵气复苏是弥天大谎!不要飞升!”

    赢渊眼内重瞳骤然扩张,漆黑之色几乎覆盖双眸。

    “警告天下修士!不要飞升!”

    温言对酒说

    新书很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求安利给更多同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