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宋猛虎 > 第六十四章 良辰美景奈何天
    房间之内,萧九奴也呆愣在当场,一时之间不知答什么话语。

    苏轼见得萧九奴不说话,也说了句:“萧姑娘,甘兄欲为你赎身出楼,不知你意下如何?”

    萧九奴忽然紧张起来,抱着琵琶琴的手,不断在琵琶上摩挲,可见她心中如何慌乱。

    这般楼宇里的姑娘,其实是不能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的,甘奇想替她赎身,本可以直接绕过她去与掌柜或者妈妈谈,谈拢价格付钱就可以,也由不得她愿意不愿意。

    甘奇与萧九奴只算初识,说话都没有过十句,忽然开口要赎人,萧九奴已然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门外却忽然进来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也顾不得是否唐突失礼,直接就走了进来,一脸急切说道:“九奴,你还不快快应了甘公子?”

    这一句话语说完,这女子才见礼:“奴家李一袖,见过二位公子。”

    甘奇与苏轼点头回应。

    此时的萧九奴也站了起来,却还是紧张无比,说道:“姐姐,我……我……”

    “别你你我我了,快快应下就是,随甘公子走吧,到得楼外,一定好好活着。”李一袖之所以这么冲了进来,就是因为在隔壁隐约听到了,怕萧九奴这小姑娘不懂事犯傻。

    甘奇看了看李一袖,便也知道这姑娘是个好心的人。

    “姐姐……我……”萧九奴还是支支吾吾,对于这个小姑娘来说,赎身之事,这一去,就是一辈子了,甚至就等于良家女子的婚姻大事,她这是乱了方寸。

    着急的李一袖却不再去说萧九奴,而是转头与甘奇说道:“甘公子,九奴是愿意的,她之事不好意思说,奴家替她应下来了,往后九奴就是甘公子的人了。”

    甘奇左右看了看两人,问道:“李姑娘可能替萧姑娘做主?”

    “可以做主的,可以的。”李一袖一边说,一边还去拉扯萧九奴:“你快点头,别傻愣着了。”

    萧九奴低着头,终于轻轻点了一下。

    “好,那就如此说定,明日我派人来接你。”甘奇已然出门而去。

    苏轼见得甘奇就这么走了,连忙追出去,说道:“甘兄,怎么这就走了呢?不是才来吗?”

    “事情办妥了,自然就走。”甘奇答道。

    苏轼哑然失笑:“你是办妥了,我还没有办妥呢?”

    甘奇回过神来:“子瞻兄也要赎人?”

    “我赎什么人啊?我就是……我来这里……我……算了,走吧。”苏轼以为甘奇是愣头愣脑没有经验,风月之地,哪里是来办什么事情的?不得弄点风月之事吗?

    甘奇其实懂得,只是他没有苏轼那般闲情雅致,喝酒填词唱曲春宵一度什么的。

    所以走在头前的甘奇微微笑。

    走在后面的苏轼忽然也明白了一些,说道:“甘兄,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什么?”

    “罢了,好个良辰美景,就被你搅和了,下次再也不约你了。”苏轼说道。

    “良辰美景奈何天啊!”甘奇笑着说了一语。

    苏轼闻言脚步一停:“良辰美景奈何天,好句!那曲子的?整词是怎么样的?”

    甘奇闻言也停住了脚步,想了想,答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好词,当真好词,绝顶的好词。”苏轼已然在夸,词是绝顶的好,但是苏轼又疑问道:“甘兄,这般好词,就是……就是怎么对不是词牌?还请甘兄解惑。”

    甘奇也起了一些兴趣,这曲并不是大宋朝的词牌,而是后世昆曲的曲牌,最早是明朝汤显祖的作品,出自戏曲《牡丹亭》,文学造诣自不用谈,只是不符合时代,便答道:“此词好不好?”

    “好是极好,就是不知拿什么曲子去唱。”苏轼答道。

    “既然好,那我就创个词牌出来,这一曲就叫《皂罗袍》,待我创出调子,让萧姑娘唱与你听听。”甘奇其实已经就在试验戏曲的事情,干的就是作词作曲的差事。

    苏轼倒也并不觉得不可,答道:“十个字的长句,倒也少见,只要调子好听,倒也无妨。”

    苏轼本就是那种并不在乎格律的人,他填词,经常随心所欲去改格律,比如那曲《念奴娇·赤壁怀古》里面,苏轼就随手改了《念奴娇》的格律,“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这一句,按照格律字数,本应该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当然,按照格律,苏轼这一句就不通了。

    苏轼这么改,也没有人说他不对。唯有后来李清照吐槽过苏轼,说苏轼许多词,都不知道怎么唱。说苏轼的许多词是“句读不葺之诗”,意思就是说苏轼用写诗的方法填词,还不整齐。还说苏轼是“曲中缚不住者”,就说说曲调已经束缚不住苏轼了。

    但是苏轼填出来的词,就没有人说不好,也没有人说他填错了。

    只有一个解释,谁叫人家是大佬,怎么填怎么对。

    后人看诗词,往往过于注重格律本身。但是诗词,本就是兴起之时的娱乐之物,多是文人娱乐的东西,诗词就是古代的流行歌曲,格律本也是人创造出来的,其实在真正大佬眼中,那都不是事,想怎么填就怎么填。

    苏轼这一语,算是给了甘奇信心,戏曲的事情,甘奇这回是有放开手脚去大干一场的信心了,也就不那么在乎文人士子们的口味了,甘奇说道:“我准备排演一出戏剧,子瞻有没有兴趣?”

    “戏剧?怎么样的戏剧?”苏轼哪里能没有兴趣?

    “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一曲《皂罗袍》,我准备放在最后结尾来用,如何?”甘奇说话间,就把明朝《牡丹亭》的一段挪到了宋朝来。

    “那此词当真是贴切得紧,悲从中来,真是个良辰美景奈何天。极好,若是此剧成了,当浮一大白,走,咱们一起去合计合计。”苏轼兴致大起。

    甘奇更是高兴,脚步一迈,就是飞快。

    苏轼还笑道:“难怪你让我弟弟为你写话本,原道是这般。”

    甘奇点点头:“赎那萧姑娘,也是为了这般。”

    苏轼了然,说道:“如此想,那千多贯钱,倒是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