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宋猛虎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赵宗谔相请
    (上一章又被屏蔽了,是真不知道哪里违规了,还是被人投诉了。如果没有看到上一章的,自己想想办法吧,我再改着看看。)

    “夫君,妾身有身孕了。”赵宗兰含笑一语,便又低头羞红。

    刚才还思绪万千的甘奇,此时闻言立马站起,上前几步扶住赵宗兰,问道:“娘子可是当真?”

    “起初妾身还不确准,看过郎中之后,便也准下来了,刚刚月余,真有了。”赵宗兰答着。

    甘奇这一刻有些懵,连高兴都不知道,只是有些懵,不过也知道连忙把赵宗兰扶到一边落座。

    赵宗兰笑着说道:“夫君不必如此谨慎,早间妾身见了大姐,大姐说还早呢,不必过于担忧,吃得几帖安胎的药就是,待得肚子大了,便需要谨慎一些。”

    “胡说,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谨慎?”甘奇此时才进入了一点要当爹的状态。

    “大姐都生了三个孩子了,她自是懂得的。”赵宗兰脸上有着幸福的笑。

    甘奇想了想,说道:“对,咱们家都没有一个有经验的人,老王府那边有没有年纪大一些的嬷嬷?花重金多请几个回来伺候着,如此才是稳妥。”

    甘奇心中所想,老岳父一辈子生了三十多个孩子,老王府里的老嬷嬷,那自然是经验十足。

    “嗯,夫君想得周到,那妾身就回去一趟,寻几个嬷嬷来。”赵宗兰答着。

    “你如今有了身孕,岂能让你去,还是我去吧。”甘奇说完,安顿之下赵宗兰,带着几人坐车出门。

    汝南郡王府,依旧高门显赫,只是今日颇有些不同以往,平常里甘奇到这里,只要派人前去叫门,便会先把他安排到前厅等候片刻,然后通报一下,赵曙等人很快就会出来相见。

    只是今日周侗上前去叫门,门房之人只说让甘奇在门口等候。

    这一点就已经让甘奇皱起眉头了,等得许久,也不见一人请他入内。

    甘奇心中哪里还能不想多?

    又等片刻,甘奇直接开口:“调头,回家。”

    车架慢慢调头,起步不远,忽然听得身后呼喊:“道坚,等等!”

    甘奇听出了是赵宗汉在喊,便叫住了车,赵宗汉飞快赶上来,上得车架。

    甘奇先开口:“这都是怎么了?如今这大门都进不去了?若是家中无人,也派人说一声。”

    “道坚,容我细细道来,实不是你心中所想,你可万万不能误会了。头前官家招了兄长去见,敲打了一番,便是说兄长不该与外臣交好,点名说了道坚你,说道坚以往是个税官的时候,倒也罢了,如今已是权柄在握,便要避嫌。兄长也是没有办法,头前忘记与你说,哪知道你今日忽然就上门来了。”赵宗汉解释着。

    甘奇点头沉思片刻,答道:“一家人,反倒面都不能见了……不过官家倒也说得在理,倒也不知是哪个在官家面前嚼了这舌根子。罢了,我回了。”

    “官家也说,一家人自然不能没有情分,逢年过节走动一番是应该的。今日道坚来是有何事?”赵宗汉问道。

    “哦,宗兰有了身孕,我家中没有人有此经验,想到府里来讨要几个老嬷嬷老仆妇照顾着,如此方才稳妥。”

    “宗兰有身孕了?如此大喜,你早说啊,哈哈……走走走,进府中去,也与兄长报个喜,今夜当好好痛饮一番,嬷嬷仆妇什么的,你随便挑。”赵宗汉喜出望外。

    甘奇却摇了摇头:“罢了,不惹人口舌,今日到得门口,便算报了喜,仆妇你安排着,你若不会安排,便问问大姐,让大姐挑好送来就是。”

    赵宗汉心中莫名有些难受,也明白甘奇之意,口中叹了一语:“偏偏生在这帝王家……”

    “你下车吧,我回了。”甘奇说道。

    赵宗汉下了车,与甘奇拱手,看着甘奇的车架慢慢驶离,留在原地,便是个长吁短叹。

    不知什么时候,这汴梁城忽然起了一些传言,说那虢国公赵宗谔近来频频入宫,深得官家喜爱,不是留着吃席,就是陪着官家听上几曲,甚至还陪着官家批阅一些奏折,国家大事,官家也经常会问他一两句。

    这种话,起初说是宫里的下人传出来的,后来达官显贵们也说得言之凿凿,连得那些高门家眷们也当茶余饭后来谈。

    甚至有人说官家兴许有意再立皇子。

    这种话若是有高门之人说出口,那便全城皆知。

    如今那虢国公府,忽然间门庭若市起来。门庭若市倒也不是说朝中达官显贵都往他家去,当官的鲜少有愚蠢到这个地步的。

    之所以门庭若市,是因为虢国公赵宗谔,以往打马踢球的,相扑搏戏听曲宴席,交际圈实在不小,以往别人只把他当做一个闲散贵胄,陪着玩陪着乐,说不定还有一些得罪了的,也不怕。

    而今不一样了,以往只是陪着玩陪着乐,如今那些人一个个都想着有个从龙之功,说不定来日这位国公爷真登基了,指头缝里流出一点好处,也够受用一辈子,若是念着旧情封个什么官职,那就再好不过了。

    汝南郡王府那种地方,是寻常人攀附不上的,那位赵皇子,以往深居简出,也认不得这么多人,想攀附也没有门路。

    如今这位虢国公,那就不一样了,门庭若市也是正常。

    这种事情,自然也会传到甘奇耳朵里,甘奇只是笑了笑,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后来的宋徽宗赵佶,好好一个闲散王爷,能作诗填词,书法绝佳,画技也是不凡。他哥当了皇帝,所以赵佶一辈子从来没有想过皇位会与他有什么关系。

    哪里想到忽然有一天,他哥短命死了,赵佶就被抬到皇位上了。那时候,赵佶身边,无数人都发迹了,会玩会乐的,会闹会踢的,吹拉弹唱的,那都鸡犬升天了。

    这大宋朝的皇位,有时候还真就跟儿戏一样。太多从来没有经过什么斗争考验的人,说当皇帝就当皇帝了。

    甘奇知道,这是韩大相公再次发功了,手段不凡。

    如今妻子怀孕,甘奇便又把赵宗兰送到了乡下去,城内不是一个安胎的好地方,不说其他,就说这汴梁城里的水井,水质就不太好,虽然还没有像最后的长安那样彻底成了卤水,但是一百多万人口在这里吃喝拉撒了这么多年,便也好不到哪里去。

    要说吃水这个问题,中国古代的水质环境一直极好,特别是乡下河流,那真正都是清澈见底。

    中国人从古至今,其实就喝水来说,都是不烧开的,也就是说河边或者水井里的水,打起来就喝。一辈子都这么喝,能活七老八十的,依旧能活七老八十。

    中国人喝开水,还是后世的事情,真正的起源是民国时期,那时候还有一个运动,就是喝开水运动,当然,这是科学观念的进步。中国人喝开水,民国开始倡导,一直到解放后才真正大规模普及。

    甚至中国人喝开水,还发展出了独特的理念,那就是要喝热开水。全世界喜欢喝热开水的,也就只有中国了,热开水包治百病。

    甘奇把赵宗兰带到老宅里,但凡不上值,甘奇也会在老宅里不出门,躲在后院不知道鼓捣一些什么。

    码头上的老铁匠也接到了甘奇的生意,也开始鼓捣了。

    甘奇那里,有碾磨用具,有各种秤,有黑乎乎的各种粉末。

    还有各种石头,方解石、硅石之外,还有各种颜色的石头,砸来砸去。

    甘霸在一旁帮手,主要负责砸石头,还时不时开口:“大哥,这块石头好,砸起来火花大。”

    甘奇看了过去,甘霸连忙又砸了一下地上的石头,甘奇摇摇头:“这火花还是小了点。若是这些石头不堪用,你去问问那些石匠,在山里凿石的时候,有没有在石灰岩附近发现一些球状的,棒状的,亦或者葫芦状的结核石……呃……倒也说不清,你便让他们把石灰岩附近一些奇怪的石头都带来卖与你。”

    “哦,明白了。”甘霸也不多问。

    甘奇这是要选一种火石,这种火石常常伴生在石灰岩之中,火石就是在击打之下能迸溅火星的石头,这种石头的作用极大。

    作用大到在被击打的时候,能瞬间点燃火药。

    点燃火药了能干嘛?

    这就是枪了,燧发枪。有别于火绳枪的燧发枪。火绳枪就像放鞭炮一样,得拿着火源去点火捻子,然后才能点燃枪膛里的火药,再击发。局限性太大。

    甘奇想弄一支燧发枪试试,不用带火源,也不用火捻子,扣动扳机让撞针砸向火石,立马击发。

    火药也是困难,甘奇亲自动手,一应原料,甘奇是碾了又碾,磨了又磨,筛了又筛,甚至动手亲自慢慢挑选,耗尽心神,只为能弄出一点真正好用的火药出来。

    甘奇也是个人才,家里妻子养胎,他就在家里造起了枪,还实验起了火药。不过甘奇也小心谨慎,每次混合实验,都是一点点,从来不敢弄多了,也怕把自己炸伤了。

    要试验火药威力的时候,甘奇也会带着几个人离得远远,噼里啪啦,呲呲呲呲,不亦乐乎,仿佛找到了一点孩童时期的乐趣。

    开心事有,烦心事也要来。

    虢国公的帖子来了,这位虢国公竟然派人来请甘奇,这实在出乎了甘奇的意外。

    甘奇倒是欣然赴约了,还是樊楼。

    虢国公赵宗谔身边,七八个人,有儒衫文人,又华服显贵,有逗弄气氛的下人。

    甘奇一到,赵宗谔起身相迎,开口便道:“素闻汴梁甘夫子,才高八斗,仁义在心,勇武不凡,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甚闻名。甘夫子快快头前坐。”

    甘奇回着礼,左右看了看众人,头前首席左侧,一屁股坐了下来。

    立马就有人给甘奇倒上了酒。

    赵宗谔抬杯:“甘夫子请。”

    不想甘奇忽然伸手一拦,笑问一语:“国公今日相请,且先把事情说了,再饮不迟。”

    赵宗谔也不尴尬,把酒放了下来,笑道:“甘夫子果然非寻常人,那我就直说了。”

    甘奇兴许多少猜到了赵宗谔要说什么,所以故意环视左右,以为此时赵宗谔要屏退左右,与他一人私聊。

    不想赵宗谔直接开了口:“甘夫子乃是汴梁士子之魁首,朝堂栋梁之大才,更是官家面前有数的红人,升官也是极快。乃世间少有之大才,平常里多听闻甘夫子大名,所以今日才着人把夫子请来,愿与夫子成好友,成至交,便是不胜荣幸。”

    甘奇听到这里,问了一语:“可是韩相吩咐国公今夜请我?”

    甘奇如此怀疑。

    赵宗谔立马说道:“非也非也,韩相日理万机,哪里管得这么些小事?”

    甘奇盯着赵宗谔看了片刻,觉得赵宗谔不是说假,便道:“那国公今日就不该请我了,这一遭,怕是恶了韩相。”

    赵宗谔又笑道:“甘夫子所言,我倒也明白一二,也听人说夫子与韩相有嫌隙杯葛。不过夫子放心,只要夫子与我交好,韩相那边,自然有我去说项。定教夫子与韩相往后亲如一家。”

    甘奇微微一笑,抬头看了一眼赵宗谔。

    自作聪明的人,从来不缺。赵宗谔看上了甘奇在年轻一辈文人中的名声,看上了甘奇在皇帝面前立的大功,兴许也看上了甘奇手中的报纸。所以今日想把甘奇收入麾下,助长他的势力。

    这么想,倒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算是聪明,知道甘奇手中资源多。

    但是今日赵宗谔这么做,就真的是自作聪明了。

    见得甘奇不语,赵宗谔立马又道:“我也知道你乃是王府的女婿,但是宗实其人,向来薄情寡义,不与一般人来往,也少念旧情,我还听说你头几日去那王府,都吃了闭门羹。我就不同了,你问问他们,以往我连个国公都不是,他们就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而今我成了国公,对他们那也是一如既往的好。我这个人,就是讲义气,念旧恩。”

    甘奇又看了看左右七八人。

    众人见得甘奇的目光,还以为甘奇是不信赵宗谔的话语,众人连忙开口。

    “甘夫子,国公爷可当真是最念恩情了,世间少有的重情重义之人。”

    “夫子有所不知,昔日里在下进京赶考,若非国公爷帮衬,那真是要露宿街头了。”

    甘奇笑了笑:“国公当真该回去问了一问韩相……”

    “问韩相作甚?韩相待我自然是恩重如山,但是也不至于事事都要问他,交个好友而已,此事若成,到时候我自带着夫子上韩相那里拜见,说不定韩相还需感谢我呢。”这话倒也有道理,甘奇每日在朝堂喷韩琦,忽然赵宗谔把甘奇变成了自己人,韩琦岂能不高兴?

    赵宗谔还是有点信心的,便是心中觉得自己比赵曙重情义,也觉得甘奇最近是受了气,还觉得自己真有机会与赵曙争夺一番了。

    却没想过,赵曙都不敢见甘奇,偏偏他赵宗谔就敢请甘奇吃饭。不过话也说话来,赵曙是皇子,他赵宗谔可不是皇子,也就少了许多避讳。

    赵宗谔今日,那是实打实三顾茅庐,礼贤下士。

    甘奇依旧只是个微笑:“罢了,国公爷今日这宴席,我怕是没有口福,国公爷问过韩相之后,若是再来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