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宋猛虎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浮费弥广,开源之法(感谢书友岱更衷万赏)

《大宋猛虎》 第三百二十二章 浮费弥广,开源之法(感谢书友岱更衷万赏)

    帖经墨义,考的是基础,也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对于事情、事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基础的思维理论能力。

    策论,就是把理论与实践集合起来。具体处理事情的思维逻辑能力。

    策论题目来了:浮费弥广。

    就是朝廷的各种财政支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怎么办?

    这个国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连科举的考题都是关于财政的。仁宗穷得焦头烂额,韩琦韩大相公也穷得焦头烂额,怎么办?

    怎么办?

    改革咯!

    开源节流,开源就是要多赚钱,节流就是要少花钱。

    甘奇提笔在写,赚钱,国家最主要的赚钱渠道,那就是税收。意思就是得加税。

    但是这税收加在谁身上?这就要有考量了。

    好在甘奇见多识广,税收这种东西,后世早已研究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一个制度叫作个人所得税制度。

    这个制度,很有意思。有一个起征点,就是达到一定收入的人,才会征收个人所得税,这个起征点也在不断提高。

    还有一点,就是阶梯性征税,简单来说,就是你的收入越高,那你的征税比例也就越高。越富有的人,交越多的税,越穷越少交,再穷一点,你就不用交税了。

    这个问题,拿到大宋朝来,也是可以借鉴的。穷人与富人如何区分?道理很简单,就看谁家有多少地,交税比例越多。北宋朝中期,土地兼并的问题早已显现出来,大地主要多交税,这个问题必须要施行。

    当然,这是顶层设计,顶层设计,肯定有许多漏洞,还要解决细节问题。比如怎么防止大地主把税收压力转嫁到佃农身上?那就得再以法律去规定地租比例的最高点。

    又比如怎么防止大地主隐瞒财产?那就需要各地衙门清查田地等手段。

    顶层设计永远是顶层设计,上有对策下有对策,是亘古不变的问题。这就需要朝廷行政力量来不断解决。

    在任何制度设计上,可见的历史之中,未来能预期的历史之中,都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的,两个手段解决问题,一是行政力量的不断压力,二是利弊得失的取舍。

    甘奇这个答卷,会让富裕者交出大量的税收,让真正最贫穷的那一部分人,解除税收压力。

    但是,甘奇可能会得罪整个读书人阶层。

    但这仅仅是一份考卷而已,甘奇也没有真正详细去阐述其中细节,在别人看来,甘奇这只是在提供一个解决方案,这个方案代表了甘奇对浮费弥广这件事情的认知水平。

    简单写完阶梯税收制度,甘奇又开始着重写起了商税改革。

    商税改革,在这个时代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监管问题,这个时代的朝廷,没有那么多的能力去监管商业活动,也就是说你压根就不知道一个商人一年能赚多少钱,也就不知道该收多少税合适。多了怕把人逼死了,少了那是正常的,国家损失了。

    所以在商税问题上,往往依托的是各地口岸,比如码头,比如城门,有多少财货进出城门,然后由收税的官员决定收多少钱,这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官员真的知道别人这一车货物值多少钱吗?官员真的知道这一车货物能赚多少钱吗?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官员,是否太容易在其中牟利了?比如一车货本来应该交十贯钱的税收,最后官员拿了五贯钱,国家拿了一贯钱,商人少出了四贯。甚至许多商人都不用交钱,把官员打点好了,货物就自由进出了。

    还有服务行业的税收问题,那就更简单粗暴了,比如樊楼一年交了多少税?那完全就是关系打点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但是樊楼一年赚了多少钱?少说也有几十上百万贯的钱,这些钱,国家几乎都收不到税收。

    这就是为何大宋朝社会氛围如此宽松,商业如此发达,但是商税从来都是朝廷收入极少的那一部分。

    那么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呢?

    甘奇很是认真的想了这个问题,引入了一个东西,叫作税务发票的东西。这个东西在汴梁城,必然能带来无数的税收。

    因为汴梁城,本身就是一个为读书人,为官员阶层服务的城市。

    推行税务发票,只要推行一个制度就行了。那就是所有的衙门,所有的官员,吏差,只要报销公款,都要有朝廷的税务发票,才能从衙门里拿到钱。

    税务部门,只需要依据每个商家开出去了多少发票,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税收,整个汴梁城的商税,必然大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仅仅这一座百万人口的城池,就能收到不可想想象的商税。因为这座城池,从上至下,都依托朝廷财政。官员领回来俸禄,养活家中老小以及下人,官员的家眷与下人,拿着钱出去消费,养活着酒店布店香料,一层一层的消费,又养活着无数的贩夫走卒。官员俸禄,本身就有很大一部分的福利,这些福利也可以变成直接发钱,原来发布,现在不发了,发钱,你去买布,再拿着发票来报销。

    官员俸禄只是其一,本身每个衙门都有各种支出,买粮也好,置办兵器也好,买笔墨纸砚也好,衙差的公服,衙差办事办案的用度,甚至公款的吃喝用度……

    这就是汴梁城基本的经济生态。

    只要加入了发票这个东西,所有衙门开支,皆要发票,度支衙门给其他衙门拨钱,也要发票来核对。

    发票就很容易推广起来。朝廷甚至可以不用再让官员在城门口收钱,也不用管商家们赚了多少钱,朝廷只需要在每一笔交易中收取合理的税收。朝廷的基本商税,也就拿住了。

    以后还可以再扩展发票的用处,比如有发票,才能形成商业纠纷,衙门才会受理这个商业纠纷。比如还可以把发票与彩票结合起来,发票是可以中巨奖的。比如交税越多的商家,可以得到什么好处,比如子孙考官学上可以优先录取?

    如此种种……

    当然,也还有发票造假的事情,这就得用上各种防范手段了。不过,这也是不可能完全解决的,税务衙门多多巡查之类的手段可以控制一下。完全解决是不可能的,至少在甘奇的认知中,还没有完全解决的方案。

    开源之事,甘奇论了很多,还有很多没有说出来。节流之事,甘奇想了一想,并未多谈,真要多谈起来,甘奇怕自己今年考不上这个进士。有一些东西,得到时机成熟,得权柄在握。

    洋洋洒洒万言之书,考试时间是足够的,就怕考生写不出来。

    甘奇写得出来,写得很放松,也很顺利,甚至还有爽快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