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衣钵传人
    甘奇带着吴巧儿进了城,在城内市集到处逛了一圈,买得大包小包的礼物之后,便直奔胡瑗的住处而去,胡瑗的住处也就在国子监附近。

    此时的吴巧儿,才知道甘奇不是在开玩笑。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乖官,其实……我昨天就知道了你把那位樊楼的头牌花魁带回家了,所以我今天才会回老宅来找你。本来是准备回来大哭大闹一番的,说什么也要把那个女子赶出家门去。”

    甘奇倒也并不意外,笑道:“但是巧儿姐你还是没有大闹,也没有把那女子赶出去,所以说,巧儿姐心地最是善良,世间少有的良善好女子。”

    甘奇小嘴抹了蜜,吴巧儿却摇着头,说道:“唉……近来好似有人故意到处传扬此事一般,你把那女子都带回家好些日子了,原来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不知为何,就在昨日,忽然好想所有人的知道了这件事情一般,每个上门来买衣服的夫人小姐们,都与我说这件事情,甚至还有人不买衣服也特地上门来与我说一声,还有人阴阳怪气的,怪我不该托付他们去给你说亲,还说给你说亲,就是害人。乖官,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吴巧儿真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她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甘奇却只是哈哈大笑,答道:“巧儿姐你也别瞎猜,不过,我还真是被人算计了,如今看啊,我倒是也被人算计得心甘情愿,这不,我还主动往圈套里面钻。”

    “什么圈套?”吴巧儿似乎有些惊讶。

    甘奇笑着说道:“按理说,婚姻之事,当是男人主动的,如今倒好,变成女方主动了。那就只有顺水推舟了,哈哈……”

    吴巧儿更是迷糊起来,还自己皱眉在想。

    车架已停,胡瑗的家也就到了,敲开门大包小包就往里搬。

    礼物就搬了许久,胡瑗大概在客厅里等不及了,出门来看,见得院内无数的礼品,有些不快,开口说道:“道坚,你这是作甚呢?贿赂老夫不成?”

    甘奇咧着嘴:“求您老来了,求您老给我说个妻子,这是媒人礼。走,这就上车,学生送您去。”

    胡瑗面色已然转喜,走到甘奇面前:“哈哈……原道是这事啊,汝南郡王家的?也不必这么着急吧?是家中排行老几的姑娘啊?叫个什么名字?你的生辰八字带了没有?”

    “生辰八字?”甘奇皱眉一问。

    “你这小子,这么心急?生辰八字都没带,让老夫上门去作甚?”胡瑗也是诧异,还有这样糊里糊涂的人?

    一旁清点礼品的吴巧儿连忙说道:“老先生,我这就回家去取生辰八字,片刻就回来。”

    说完吴巧儿出门就上车,还喊着甘霸去赶车。

    “生辰八字都现娶,这般急切?你这小子怕不是想明天就拜堂入洞房了?”胡瑗打趣说道。

    “明天若是能拜堂,那就最好了。”甘奇也随之玩笑一语,再怎么快,也不可能明天就能成亲。

    “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啊?”胡瑗认真问道。

    “先生有所不知啊,老王爷怕是时日无多了,老王爷平常了甚是宠爱这个家中最小的女儿,为了这个女儿,十几万贯的钱财也舍得,老脸都可以豁出去。抓紧一些,终归也能看到喜事,若是拖沓了,怕是看不到了。”甘奇如此答着,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也在替赵小妹着想,想来赵小妹也希望让父亲能看到自己出嫁,那就得一切都快一点。

    既然是夫妻,替对方着想就是应该的,两夫妻若是能如此一直替对方着想,那才是一辈子的夫妻之道。这就是甘奇急切的原因。

    胡瑗听得这些话语,颇有些吃惊,想得一想,答道:“你这是孝顺啊,那我今天就帮你跑这一趟吧,想老夫今天也六十有五了,比汝南郡王还要大两岁,能活到这般年纪,已然不易。临终之前,能见到家中喜事,再好不过了,能有你这么一个女婿,想来汝南郡王他也是知足的。最好是你中完举之后,立马完婚,这就是最完美的了。”

    甘奇此时还在想那个生辰八字的事情,他对于生辰八字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概念,却也听说了这个东西很重要,开口问道:“先生,那万一要是八字不合怎么办?”

    胡瑗被甘奇问得一愣,大手一挥:“什么八字不合?老夫亲自给你说亲,到时候请人来算,便看看哪个敢说八字不合,大不了老夫自己算,老夫也通易经,没有人能比老夫更通周易了,老夫亲自给你们算,一算一个准,一定合。”

    甘奇眼巴巴看着胡瑗:“先生,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怎么?你还不信?”说完胡瑗转身回头,往书房快步而去,过得一会就出来了,手中拿着一本书,递给甘奇,然后又道:“这本书,倪天隐还在老夫身边求学的时候,录下的老夫口义,当年范文正公都说次数极佳,为周易经传之大成,如今哪个会算生辰八字的,手中不拿一本?老夫给你算,那还能有错?”

    甘奇接过书一看,《周易口义》,再翻开,果然都出自胡瑗讲学的内容,甘奇一脸崇拜看着胡瑗,差点脱口而出“大佬牛逼”。

    《周易口义》,那可是传千年的周易巨著,就是胡瑗这个老头讲课的记载,难道说这老头是算命先生的祖师级人物?其实也还是有差别的,易经本身就是四书五经中的经典,四书五经经过各种发散,还有九经,十三经等书籍,乃是儒家必修的内容。胡瑗是学术研究,与算命还是有不同的。

    胡瑗已然一脸傲娇往前走了过去:“如何?”

    “先生厉害。”甘奇夸了一句,却总觉得这一句没有夸到位,不如大佬牛逼这种词贴切。

    胡瑗很是满意点点头,捋着胡须往外走,口中还有话语:“你小子还年轻,还差得远了,得好好努力,将来也当好好钻研一下经史典籍,如此学问方能大成。”

    “是是是,先生说得是。”

    胡瑗忽然脚步一停,转头,面色很是严正,开口说道:“嗯,不错,老夫还有学生们记述的许多口义书籍,过段时间一并送给你,还有一些手记之类的,也留给你好好保存,老夫家中还有藏书两万多册,到时候老夫若是走了,都传与你。”

    胡瑗这是什么意思?要传衣钵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