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58、爱是什么我还不知道
    在李想表演之前,大屏幕上会先放出选手赛前录制的VcR,也就是那段在粉丝面前的演讲。

    李想本来还算平静的心立刻忐忑起来,之前听张小平的话,那个倒霉导演看样子没把他说“女人是母老虎,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画面删掉。不仅没有删掉,而且还广而告之了。

    不过,整个VcR播完后,并没有出现那段画面,李想稍稍一想就明白了,不是导演放过他,而是说那段话的画面极有可能出现在苏锐的VcR里,因为他当时是陪苏锐时讲的。

    实话实说,李想当时讲的时候没有想说荤段子,用窦窦的话说就是,这是误废吖,是那些人自己脑补的!

    现场不容他多想,VcR播放结束后,表演开始。

    因为前几轮比赛唱了两很火的歌曲,所以李想一上台,不仅现场所有人期待满满,网络上实时在线人数也达到了顶峰,节目组后台一片欢腾。

    舞台光线暗淡下来,现场随之异常的安静,亮晶晶的应援牌在无声地摇摆。

    吕少衍万分好奇地盯着舞台中央的李想,等待他将带来什么样的歌曲,这歌能否比他的《恋着多喜欢》出色?

    似乎为了不破坏这种静谧的氛围,张小平也压低了声音介绍:“让我们安静下来,静静聆听一段纯净如水晶的少年爱情,李想,《中学时代》。”

    现场响起咚咚咚的心跳声,三声过后,唰的一下,舞台亮起了一道光,李想坐在一把椅子上,怀里抱着一把吉他,身前立着一架话筒架。

    手指拨弄,琴弦轻颤,一段干净简单的前奏响起。

    随着第一个音符飘入空中,舞台上第二道光无声亮起,灯光下,一个白裙赤脚的女孩围着李想翩翩起舞,姿态柔美。她纤细的腰间系着一条火红色的腰带,随着舞起,腰带也跟着飘舞。

    ??穿过运动场??

    ??让雨淋湿??

    ??我羞涩的你??

    ??何时变孤寂??

    ??躲在墙角里??

    ??偷偷的哭泣??

    ??我犹豫的你??

    ??有谁会懂你??

    ??爱是什么??

    ??我不知道??

    ……

    李想纯净的声音伴着简单的吉他旋律飘荡在演播大厅,飘荡在所有人的心中。

    吴雪妃双眼亮晶晶,注视着舞台上光的李想,抿着嘴轻轻地摇头,享受在这样的音乐中。

    现场的49位评审何尝不是同样的表情,随着歌声,在他们眼前仿佛浮现一段纯净如水晶的校园爱恋。羞涩是最让人怦然心动的气质,或许正是这种朦胧粉红的感情,才让人刻骨铭心。

    舞台上的李想一边唱着,一边弹着,系着红腰带的舞者从他眼前飘过,像极了梦境世界里“我妈”穿着大红衣裳从后台飞奔出去,打了用语言侮辱“我”的少年一个耳光。

    那一刻,那个整天傻开心的女人真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大侠。

    ??我不懂永远??

    ??我不懂自己??

    ??爱是什么??

    ??我还不知道??

    ??谁能懂永远??

    ……

    低吟浅唱的李想出现在数不清的电脑屏幕中,每一块屏幕前都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放飞着,幻想着……

    演唱的李想也一样,现在他已经习惯了睡梦中出现的记忆碎片,比如有关这《中学时代》的,除了“我妈”飞奔打人的一幕,还有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盛夏的午后,“我”睡不着,打开收音机,广播电台里正在播放这《中学时代》。

    窗外的蝉声咿咿呀呀,夏天的风拂过窗纱,轻轻摆动,“我”坐在轮椅上,想起了自己的中学时代。

    “李想,我住在梁平啦!我家去梁平啦!记得来找我玩。”有个女孩曾经这样对“我”说。

    “记得来找我玩”,这句话对别人讲没有问题,但是对“我”讲,“我”却做不到,因为对一个出门都需要帮忙的人,出一趟远门是多么困难的事。

    “我”从没去过梁平,也就再没见过她。当年一别,就是此生诀别。

    小狗子师师在窗台下慵懒地伸懒腰,它睡了一个美美的午觉,“我”现在想来,才渐渐明白,当年的那种朦胧感情其实不是爱,只是对方的善良罢了。

    窗前的收音机还在唱着,已经到了歌曲的尾声,“我”也轻轻跟着哼:

    ??谁能懂永远??

    ??谁能懂自己??

    ??把百合日记??

    ??藏在书包??

    ??我纯真的你??

    ??我生命中的唯一??

    ——

    舞台上,李想也唱完最后一句:

    ??我纯真的你??

    ??我生命中的唯一??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系着红腰带的舞者伸出纤纤细手,似乎想要抓住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的李想,但是任凭她如何努力,这一切都是徒然。她被无形的力量推着,推着,不舍却无奈,最后渐渐消失于舞台,隐没在黑暗中……

    舞台上,一时只剩下李想一人,和打着他的那一道光。歌声停止,现场彻底安静了。

    现场安静了,网络另一端的人们却热闹起来。

    “听歌的时候不敢弹幕,怕打扰这么美的意境。”

    “美吗?我感受到的是忧伤。”

    “美而忧伤吧。”

    “这一晚果然没有白等。”

    “哥哥哥哥哥哥哥~”

    “这个周末可以单曲循环了。”

    ……

    现场,在热烈的掌声中,李想起身向大家致谢,以及向刚才的伴舞致谢。

    张小平重新来到舞台上,先是赞扬了一番李想演唱的《中学时代》,请三位星推官和专业评审表看法,随后投票统计。

    吕少衍也被重新请上舞台,与李想站在一起。

    49位专业评审中,李想拿到了35票,以35:14击败了吕少衍,拿下本场七强赛的第二个晋级名额。

    吕少衍难掩失落,更让他失落的是,李想没有使用那5张选票。

    他希望李想不用自主选票,而当真的得知李想没用时,心中又不禁失望。什么情况下会不用呢?当然是对自己有把握的情况,也就是说李想没有把他当成真正的对手。这种藐视才是最让他受打击的。

    “李想,现在你可以选择一间属于你的专属空间。”张小平指着身后7间色彩各异的小房间问道。

    “就底下左边这间。”

    李想没怎么犹豫,挑选了最底下一层左边的这间,没别的原因,出入方便,而且垒起来的房间怎么看怎么不大牢靠,那座电梯更是让他提心吊胆,可不敢坐。他对跑到三层高的时数,只能说佩服。

    接下来的比赛,李想就站在小房子里看着其他人你争我夺。

    继他之后,人气最高的是郑与时,他选择了苏锐作为pk对手。

    苏锐一上场,李想比他还紧张,果然!在苏锐的演讲VcR里,出现他讲荤话的一段。

    最可恨的是!后期制作组做了后期效果,如果没有这个效果,李想肯定绝大部分人不会注意到,毕竟不是人人都像导演那么污。

    然而导演这么一搞,大家都注意到了“荤”这个点。

    然后现场爆一阵大笑,直播视频上也瞬间刷屏,纷纷表示没想到唱《中学时代》这么纯的歌的哥哥,竟然也会耍起小流氓。

    李想还能说什么,对导演的恨让他差点把牙咬碎,但脸上却要露出笑容,嗬嗬嗬嗬,不是你们想的这样~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只希望窦窦和师师看不懂,外婆外公在睡觉,爸爸妈妈在谈情,李诞?随便,堂姐?不是小孩子了,大伯大娘?嘤嘤嘤。

    苏锐演唱结束后,郑与时上场。苏锐落败。

    第三组是赵启然,他选择的对手是赫兹。赫兹落败。

    第四组是许子同,他不需要选了,对手只剩下骆剑鸣。

    骆剑鸣上一轮十强赛上演唱了原创歌曲《有没有人告诉你》,这一轮他没有原创,而是演唱了一老歌,本身他是擅长唱功,写歌也写,但是产量不高,上一已经是能拿出来的最好作品。

    而许子同继《消愁》后,这一轮拿出了《像我这样的人》,唱功虽然比不过骆剑鸣,但是让评委们看到了他身上的更多可能性。

    最后,许子同以27:22险胜骆剑鸣。

    这一轮结束后,现场只剩下四人,分别是吕少衍、苏锐、赫兹、骆剑鸣。

    四人中,人气排名第一的是骆剑鸣,他选择了赫兹,剩下的吕少衍和苏锐归入一队,这让吕少衍脸色铁青,因为他心里惦记的李想那5张选票一直没用,现在是最后一轮生死战,李想肯定会帮助自己的队友,不然就浪费了。

    吕少衍想到这里,心里堵得慌,感觉这5张选票成了他今晚的噩梦,先是第一轮和李想pk时提心吊胆希望他别用,结果真的没用,而现在……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他希望李想第一轮就用。

    骆剑鸣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选了赫兹。

    骆剑鸣和赫兹先上场。

    赫兹后台强硬,一路闯进了七强赛,现在评审改为了49位专业评审,它的晋级路也走到了头,被骆剑鸣以3o:19大比分淘汰。

    接着是吕少衍和苏锐。

    吕少衍看着张小平拿着一张卡片进入李想的小房间,脸都绿了。

    当最后的结果出来时,他脸绿转黑。

    他太过自信了,只为这场比赛准备了一原创歌曲,结果在和苏锐pk时,单纯拼唱功,最后以23:26落败,不需要李想的5张选票,他已经被苏锐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