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46、给李诞剪头发
    和上次“9进4”升级战一样,直播结束后,他们有一天的休息时间,然后再次集合集训。

    第二天,李想难得睡了个懒觉,身边躺着两只小猪,一只呼噜噜,一只安安静静,小脸蛋都红扑扑的,还睡的正香呢。

    地板上李诞打地铺,也还睡着。

    昨晚大家11点半才回到家,洗洗刷刷,躺床上已经是凌晨了。两个小妹妹不要唱歌也不要听故事,倒床就睡。

    李想悄悄起床,出门看到堂姐。

    “不多睡一会儿吗?”苏美慧问道。

    李想直眺窗外,阳光明媚,楼下的小树林里有知了在咿咿呀呀,鸟鸣声从树林子里传出来。

    太阳已经挂上了半空。

    “不睡了,睡够了,现在几点了?”

    “快1o点了,快去刷牙洗脸吃早饭。”

    李想边朝卫生间走去,边问:“大娘出去了吗?”

    “我妈去菜市场了,我等会儿也要去。”

    盥洗台上他的牙刷、杯子和毛巾已经摆放整齐,牙膏也挤好了,他朝着镜子中的自己龇牙笑了笑,和餐厅里的堂姐说道:“姐,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餐厅传来堂姐的话,“不用,这个月我不用倒班。”

    “那好啊,……%¥#”

    “你说什么?”

    过了会儿,李想刷完牙了才说:“我说那好啊,倒班太伤身体了。”

    苏美慧是医院婴儿监护室的护士,照料一堆刚出生的小宝宝。

    窦窦和师师就经过她的手。

    洗完脸出来的李想坐在餐桌上,肚子已经饿的咕噜噜叫了。

    “姐你吃了吗?”

    “我已经吃过了,看你的头,都没弄好,等等,我拿梳子给你整理一下。”

    李想一边盛一碗面条大口的吃,一边随意地说道:“不用麻烦,等会我弄点水撸几下就好了。”

    苏美慧拿梳子过来:“怎么能随便呢,你现在走到外面会有人认识的,要时刻注意形象。”

    昨晚吃夜宵就被店老板认出来了,热情地免了他们的单。

    苏美慧站李想身后给他梳头,李想赶紧放下碗,哎呀,西门吹雪啊,不好意思地说:“姐,别梳了,我等会儿洗头。”

    苏美慧见头皮屑纷飞,也只能作罢:“小象你头有些长了,吃了饭去剪头吧。”

    李想重新伏案狼吞虎咽,猛吃了两口后才回答:“不行哦,节目组不让我们自己去剪头,要剪必须先告知他们,他们来安排。”

    苏美慧虽然吃过了,不过没走,而是坐在李想对面,好奇地问:“这么严格?为什么?”

    李想三两口就把一碗面吃掉了一半:“说是形象维护,担心我们形象变化太大,对节目效果不好,也会让我们掉粉。”

    苏美慧点点头,觉得有道理:“那你明天去了公司,让他们给你设计个好点的型,整精神一点。”

    李想现在的型很普通,就是两边一剃,中间留长,等两边头长长后,就到了再次剪的时候。

    “那姐你有什么建议呢?”

    “我?我不知道诶,我觉得你剪什么样的型都好看。”

    “哈哈哈~是真心话吗姐?”

    “假的啊。”

    “……”

    “面条真的这么好吃吗?”

    “啊?”

    “你怎么吃的这么快?”

    “级好吃啊,大娘做的吧。”

    “不对,是我做的。”

    “哇——厉害啊,有大娘的手艺精髓。”

    这时候一个头乱蓬蓬的疯子从客厅蹿了出来,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卫生间,随即哗啦啦冲水的声音传来。

    李想故意问道:“刚才那谁呀?姐你看清了吗?”

    “李诞啊。”

    “姐,你的梳子先不要收起来,给蛋蛋梳一下,他比我的还乱。”

    “不梳,我给他剪头。”

    李想又盛了一碗面,“你还会剪头呀?你怎么这么厉害呢姐。”

    “(#^.^#)会一点点。”

    “你刚才是不是也想给我剪?”

    “是这么想的。”

    李想拍拍心口:“还好还好,差点。”

    “你什么意思啊~”

    “嗬嗬嗬,李诞你快出来,剪头啦!”

    可怜的李诞吃完早饭就被李想和苏美慧摁住,开始给他剪头。

    “这边这边,姐,这边没剪到。”

    “还有这里,头有点不平整。”

    窦窦和师师也围在脚边,窦窦瞎嚷嚷:“蛋蛋哥哥嘴巴上还有小胡子咧,姐姐姐姐,你剪掉一根好不好。”

    师师大眼睛亮晶晶的,也附和道:“嗯,小胡子不好看,是小坏蛋。”

    李诞:(;′⌒)

    李想不着痕迹地摸了摸嘴唇,绒毛有点长,但不够黑,看不大出,不过为了不变成小坏蛋,他决定等会儿去厨房用大娘的大刀剐一剐。

    窦窦又嚷嚷:“哎呀,蛋蛋哥哥脑袋瓜子上的头肿么木有啦?姐姐出大事啦,蛋蛋哥哥成秃头子啦!”

    李诞大惊,但身体被李想摁住不能动,只能惊恐地询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姐,你注意点啊!别给我整成地中海。”

    苏美慧安慰他说:“别担心,窦窦逗你玩的,头顶有头呢。”

    李诞低头看看这个瞎嚷嚷的小孩子,想到她这么小根本看不到他头顶的情况,肯定是吓唬他的,顿时没好气地说:“李窦窦小朋友,你别得意,剪完了我的剪你的,你也跑不掉。”

    “啊?”

    “你别啊,下一个就是你。”

    “窦窦不要。”

    “不要?哈哈,我也不要啊,但这还不是被摁在这里,等会儿我摁你。”

    “啊——救命吖,救我的命吖。”

    窦窦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脑袋,受惊的小兔子似的一溜烟蹿进了房间,嘭的一声把门关了。

    师师偷偷地瞄了一下李诞,再瞄一下苏美慧,也悄悄地下了椅子,随即一溜烟蹿了走,跟着窦窦溜进了房间。她也担心被美慧姐姐剪头。

    给李诞剪完了头,李想去敲门,安抚两个受惊的小妹妹,并请来苏美慧保证不会剪她们的头,也保证蛋蛋哥哥不会摁她们,两个小家伙这才磨磨蹭蹭出来。

    接下来苏美慧去菜市场给大娘帮忙,喊李诞去,李诞不去。

    李想带着窦窦和师师去医院,喊李诞去,李诞不去。

    李诞伤心地说:“我哪里也不去!我要在家里宅一个月,等头长好看了再出门!我李诞誓,绝对不会迈出这个家半步!姐,李大象,我记住你们了,看把我剪成这个傻样,我恨你们!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