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29、残酷月光
    所有人坐好后,节目正式开始。

    张小平问吴雪妃:“妃妃,该安排大家上场了。”

    吴雪妃先是询问身边的时数:“时数,你想第一个上场吗?”

    时数当然不想,吴雪妃看向另外的八个人,问:“你们有谁想第一个上场?”

    没人说话,吴雪妃点名:“哥哥呢,李想你想第一个上场吗?”

    李想没想到吴雪妃会点他的名,虽然不想第一个上场,但是被这样当场询问,他当然不能怂。

    “我想上场。”

    吴雪妃:“你真的想上场?”

    “真的。”

    才怪呢。

    吴雪妃盯着他看了三秒,似乎在确认他是不是在说实话,忽然笑道:“你想的美!我就不让你上。”

    太好啦,我就喜欢你这样骗我。

    李想松了口气,9进4升级战,谁也不能确保自己能通关,任何一点有利的因素都要争取。

    “黄思骏,你第一个上。”吴雪妃不给众人思考的时间,直截了当地点名。

    黄思骏是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很秀气,没气场,给人怕怕的感觉,才18岁的少年呢。

    吴雪妃见状,有些不满地皱皱眉头,随即收敛,出言鼓励道:“加油!享受舞台!不要多想。”

    表演之前,大屏幕放出黄思骏的简单采访。在采访中,主持人问黄思骏认为同赛道的9人中,谁的实力最强。

    黄思骏:“我觉得时数的实力最强,李想也很强,还有苏锐。”

    “没有你吗?”

    “我还要继续努力。”

    “如果让你选一个,你会认为谁晋级?”

    黄思骏想了想,说了时数。

    采访和他本人的气场一样,没有气势,太弱了,然后他也确实被弱弱地淘汰。

    吴雪妃够铁面无私,上台前鼓励你,上台后表现的像坨屎,她绝不讲半点情面,毫不犹豫地直言淘汰。

    第一个上台的选手被淘汰,吴雪妃表现出很严格的样子,这让现场的气压开始降低,一众选手心里不禁紧了紧。

    紧张的情绪还在继续,吴雪妃点名第二个上台的选手,随即淘汰,点名第三个上台的选手,皱着眉头看完对方的表演,点评毫不留情,看样子也是要淘汰。

    张小平和林清妩对视一眼,不能再这样淘汰下去,否则后面会出问题的。现场总共就9个人,要晋级4个,淘汰5个,吴雪妃已经连续淘汰2个,如果再淘汰1个,那后面6个人中就必须晋级4个人!大大影响节目效果。

    林清妩知道自己履行星推官助手职责的时候到了,她委婉地向吴雪妃提出建议。

    第三名选手待定。

    这个时候现场已经气压极低,张小平赶紧缓和气氛,做好主持人该做的事。

    吴雪妃看着张小平在帮她缓和气氛,这时也稍稍冷静,知道自己之前的标准太高了,这些年轻小伙子舞台表演经验太少,不能用她的心理标准来衡量。

    张小平笑着询问坐在吴雪妃身边的时数想不想第四个上场。

    时数想了想,起身上台。

    张小平立即号召大家为他的勇气鼓掌。

    李想也象征性地鼓掌,其实如果张小平问他,他也会同意这时候上场。

    他认为时数和他想的应该差不多。

    前面淘汰了2个,待定了1个,如果他是吴雪妃,第四个一定不会再说淘汰就淘汰,会下意识地放宽一点标准,不然这节目真的没法录制下去。

    还怎么录制嘛!整场比赛淘汰5个人,结果开场就弄掉4个,后面的选手是不是躺赢?谁能保证后面出场的选手比前面被淘汰的更强?

    所以这时候上场看似“视死如归”,其实是很有利的。

    可能时数也是这么想的,这位人气第一的选手唱了一《冰吻》。

    李想不是第一次听他开口唱歌,这几天训练大家都是在一起的,所以没少听。在他看来,时数的唱功是很不错的,跳舞也厉害,加上长的帅,有范儿,够冷,年龄小的女粉丝很喜欢。

    只是他在舞台上唱的这次不好,声音很紧,没放开,而且还有个走音。

    他一表演完,李想就瞄吴雪妃,只见吴雪妃脸上无悲无喜,任谁也看不出她的心理状态。

    不愧是演员。

    张小平问:“妃妃你有什么想说的?”

    吴雪妃拿起话筒:“时数从海选到今晚一直是我们赛道人气第一的选手,你有实力,有颜值,有唱功,舞蹈都很厉害,我对你期望很大的。”

    时数酷酷的脸上露出笑容:“谢谢老师。”

    张小平问吴雪妃:“那妃妃,时数刚才的表演有杀到你吗?”

    妃妃毫不犹豫地说:“没有杀到。”

    随即对时数说:“你今天的表演没达到我的心理期望,技巧和台风没有问题,但是情绪上不对。《冰吻》这歌虽然气质冷淡,但不是没有情绪,冰面下依然是一个生动的世界,而你没有把这个世界表现出来,在你的歌曲里,全世界都是冰封的,万物失去生机。很可惜。”

    时数一愣,尴尬地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张小平问林清妩:“小五觉得呢?”

    林清妩想了想说:“这歌是2o年前的,可能比时数年纪还要大吧,但我觉得让京山大哥现在来唱,也会比你唱的更生动,更有朝气。”

    星推官和星推官助手都是这种评价,那结果很显然,吴雪妃给了时数待定。

    这样,前四个选手,两个淘汰,两个待定,其中包括人气第一的时数。

    接下来吴雪妃点名苏锐上场。

    苏锐的外号叫“极限舞者”。

    李想此前对他一点不了解,以为和他一样是个素人,其实人家在网络上也是小有名气的。

    苏锐是盛京工地上的工人。他之所以被称为“极限舞者”,是因为他喜欢在楼顶上、钢筋水泥中跳机械舞,赤着膀子,汗流浃背地做各种高难度动作,因此而走红网络。

    他的舞蹈充满了力量感和荷尔蒙气息,充满了阳刚之气。

    他的身材是那种精瘦型,皮肤古铜色,八块腹肌明显。

    此刻他被点上台,表演的是一舞曲,叫《嘎吱》,又唱又跳。

    吴雪妃给了他第一张“小雪花”通关凭证。

    终于开张了。

    苏锐表演结束后,现场还剩下4个人,节目已经过半,张小平揭晓现在的实时人气排行榜,时数依然稳居第一,票数是第二名的一倍,李想的排名掉了一位,到了第六名,苏锐上升了四名,到了第五名。

    就当众人以为表演恢复正轨时,第六位上台的选手被淘汰,第七位上台的选手依然被淘汰。

    似乎魔鬼考评又开始了。

    张小平抬头看了看演播大厅上方的布置,是一个弯弯的月牙挂在那儿,他说道:“妃妃你知道我现在想到谁吗?”

    吴雪妃:“?”

    张小平:“想到林佳佳,想到她的那《残酷月光》,你看我们头顶的月光,再看看我们的选手,真惨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