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20、狗尾巴
    卫昇已经进了赛道。

    但是他说的话却惹的现场一片喧嚣。

    李想见到这一幕,心中欣慰,看样子大家和他一样,都不想当这个娘娘腔的小弟弟,简直是侮辱人!

    只是这人太贱了,又贱又蜜汁自信,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信心。

    现场看不到赛道里的面试情况,但是里面的导师却可以通过电视看到外面的情形。

    “有种子选手来了。”赛道里的主持人张小平说道。

    林清妩也看向电视,一个身材修长,披着齐肩长,神态傲娇不可一世的男生走在2o米长的T台上,朝演播厅而来。

    她笑道:“我认识他,他在网上的人气很高,外号叫‘十万大山一枝花’!”

    张小平大笑道:“我也听说过他,十万大山一枝花,这个外号就很特别。他人气虽然高,但是恐怕骂他的人占了一半多吧。”

    吴雪妃问道:“为什么大家骂他?”

    张小平:“为什么?因为他贱呗,自从过了初试后,就一直表惊人言论,加上打扮又很,emmmm~个性化,所以惹了很大的争议。”

    他想说娘娘腔的,但是话到嘴边憋了回去。这话别人能讲,他绝对不能讲,作为节目唯一的主持人,必须尽量保持不偏不倚的立场。

    多元化,是《今日之星》的一个重要标签。

    林清妩见卫昇牵着一条卧蚕眉的二哈过来,惊讶地说:“他不会是想送妃妃二哈吧?”

    张小平笑道:“真的很有可能,前面几个学员都是提着礼物来的,他却牵一条狗来,很可能就是送给我们妃妃的。”

    前面送礼物来的,并没有讨到好处,吴雪妃直言要少一点套路,用心表演,礼物可以带回去。

    张小平问吴雪妃:“妃妃,你喜欢狗吗?”

    吴雪妃没有说不喜欢,而是说道:“我养了一只猫咪。”

    林清妩有一颗玲珑心,听出了背后的意思。猫狗大战,养了猫咪就不能养狗,所以吴雪妃的意思是她不喜欢狗狗。

    张小平:“那这位十万大山一枝花要碰壁了,哈哈。”

    卫昇推开房间的门,自信满满地牵着二哈进来,自来熟地朝坐在中间的吴雪妃招手打招呼:“嗨,妃妃你好!哇——真人比荧幕上更美……”

    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话,都是赞美的,虽然不至于让吴雪妃心生好感,但起码不讨厌,然而接下来……

    张小平问卫昇是不是喷了香水,怎么随着他进来,房间里有一股很重的香水味。

    卫昇大方地承认,和吴雪妃以及林清妩讨论起女士用什么香水更好,并且巴拉巴拉热情地给她们推荐他所喜欢的款式。

    吴雪妃觉得卫昇推荐的香水味太浓了,不是她喜欢的。

    卫昇大大咧咧地说:“气味浓一点才掩盖身上的气味,尤其是有体味和脚臭的女孩子,妃妃,你一定要试试,很适合你的。”

    很适合你的!

    适合你的!

    你的!

    的!

    话音一落,林清妩和张小平惊诧地看向他,随即收敛脸上的表情,不再接话,心想果然是养二哈的人。

    吴雪妃在早期的时候被传脚臭,脚臭出了名的。

    此刻,她脸上表情不变,似乎一点不受影响。但卫昇已经意识到说错话了,都怪刚才逗弄大厅里的小弟弟们导致得意忘形,忘了我是谁,我在哪里,我来干什么。

    他瞬间满身大汉,大汗……

    ……

    李想和众人坐在大厅里,大家虽然没说话,但是都在等待卫昇出来,最好是灰溜溜的牵着二哈离开,毕竟谁也不想做他的小弟弟。

    然而,现场大厅却响起了广播:“o13号卫昇,盛世美颜赛道,待定。”

    大家先是欢呼一片,接着哀嚎声四起,怎么不直接淘汰呢。

    卫昇从面试房间出来时,后背湿了一大片,还在后怕呢,因为得意说错了话,导致差点直接被pass。

    现在虽然吊着一口气,但也好不到哪里去,8o%的可能最终被pass。

    卫昇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渐渐空荡起来的大厅随意地找了个位置坐下,平复心情。刚才为了挽回过失,他差点烧脑自燃了。

    他不找别人说话,别人更不会去主动和他说话。只是有些奇怪,他怎么看起来像被蹂躏了一番似的。

    卫昇带来的二哈无聊地趴在地上,挑着一双关羽似的卧蚕眉,瞅着进进出出的人类。

    卫昇之后,魔音赛道有人晋级,接着独秀赛道也有人晋级。

    他的大哥哥梦彻底破灭。

    现场比赛的紧张氛围再次燃起,多一个人晋级,就少一个名额。众人既希望早点抢占名额,又对上阵提心吊胆。

    女导演面无表情地念道:“盛世美颜赛道,o99号李想。”

    李想一下心跳加快,站起来:“到!”

    “加油!李想!”身边的苏锐给他加油,伸出手和他击掌。

    李想抱了抱他的肩膀,拍一拍,说道:“谢谢,我先进去了。”

    他背着吉他进入盛世美颜赛道,经过卫昇时,那条卧蚕眉的二哈昂着狗头盯着他,悄无声息地站起来,跟在他身后。

    瘫坐的卫昇没有注意这些,他正在运内功把冷汗憋回去呢,丰神秀美的一枝花不能和汗流浃背的臭男人沾边!

    李想一进入赛道,面试厅里的三人就通过电视看到了他,以及他身后的那条鬼鬼祟祟的二哈。

    张小平大笑:“这条二哈怎么又来了??”

    林清妩也好笑地问:“这是不是节目组的道具?卫昇的狗,怎么跟着这个,这个是……”

    她拿出名单看了看,接着说:“他叫李想,怎么李想也带着它来了。”

    吴雪妃是狗盲,问道:“会不会不是同一条?”

    张小平养狗,有一定的鉴别能力,笃定地说:“绝对是同一条,那对卧蚕眉太特别了。”

    走在赛道上的李想也现了背后的“狗尾巴”,这条狗龇牙朝他傻笑,那对卧蚕眉瞬间变成了囧囧的八字眉。

    “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回去,回去~谁让你跟来的!”

    李想把二哈赶走,二哈掉头走了两步,又回来,蹲在地上,朝李想傻笑,坚决不走。

    “走开好不好?你家主子是卫昇,不是我,出去。”

    二哈摇头摆尾,一副囧样竟然卖起萌来。

    李想:“你一条狗笑的再谄媚,我也会揍你的,滚蛋!”

    二哈吐舌头,还想舔李想,缠上来,妄想盘他!

    李想大怒,连自家主子都分不清的傻狗,可以送去玉林一日游了。

    “走开,走开~别捣乱!”

    二哈坚决不走。

    李想不知道赛道上的情景能被里面看到,他指着二哈说道:“擦咧,是卫昇派你来给我捣乱的是不是?果然用心险恶,我昨天只不过问他是什么品种,他就真的派一只逗比品种的狗来弄我!走开!”

    这只狗太热情了,越来越热情。

    可能是赛道里的封密空间比大厅更热,二哈热情似火,开始越来越不矜持,想要往李想身上扑。

    李想不想弄的一身狗毛,果断撤离,先进面试的房间再说,把狗关在门外。

    面试房间的电视上,李想在前头狂奔,身后追着欢快的二哈,二哈的样子看起来是在野地里玩游戏,身轻如燕,蹦蹦跳跳,它还是个孩子呢!

    吴雪妃三人已经笑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