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17、平安喜乐,万事胜意(为飞翔De荷兰人的万赏加更一章)

《哥哥万万岁》 17、平安喜乐,万事胜意(为飞翔De荷兰人的万赏加更一章)

    回去的时候,李想才接到谢庆湘的电话。

    他也正打算给谢庆湘打电话,不是指望她能说服周兴达,而是告诉她好消息,他已经进入了《今日之星》第一轮初试。潜在的意思是,如果她还没有找周兴达,就不要找了,感谢她的好意。

    李想知道,周兴达不一定会听谢庆湘的意见,两人估计没有交情。

    他不想谢庆湘为难。

    谢庆湘是个很好的人。不管成与不成,李想都很感激她。

    但是谢庆湘先打电话来了。

    李想有些忐忑。之前他一直盼望好消息,但现在有些害怕来的是好消息。

    他已经进了《今日之星》初选,不想失约任何一方。

    好在谢庆湘并没有让他为难,她带来的是坏消息。

    周兴达坚持己见,没有同意再给李想一次机会。

    李想又是失落,又是松了口气。

    他把自己这边的好消息告诉谢庆湘。谢庆湘为他高兴,衷心祝福他。

    一旁的李诞见李想挂掉了电话,问道:“周兴达还是不肯给你机会?”

    李想:“大明星可能很难否定自己吧,哪怕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李诞气愤地说:“他怎么这么不给我面子!枉我喜欢他这么多年,没想到这么顽固不灵!我决定了,回去就把他的海报和唱片卖了!正式对外宣布,我,李诞,以后再也不是他的粉丝!粉转黑!”

    “直接扔了吧。”

    “啧~勤俭持家嘛!”

    两人去了医院,李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向小园,让她也高兴高兴,同时给他支支招,到时候上台了怎么应对各种突状况。

    李想暂时还不准备告诉李朝,只是一个初选而已。如果能顺利进入第二轮,他才会考虑告诉他。

    向小园有比较丰富的舞台经验,她是盛京音乐学院钢琴系的高材生,读书时参加过很多音乐演出。

    “紧张怎么办?”李想问道。

    向小园想了想,说:“把台下的人想象成小兔子就行了。对着一群小兔子表演,你还会紧张吗?”

    李想:o((⊙﹏⊙))o

    感觉这个方法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想想,嗯……想到了!

    “怎么和窦窦的方法一样?”

    向小园:“因为窦窦也是我教的。”

    李想:“……哎呀,真是好有道理,好办法。”

    把别人想象成小兔子,这是老李家的家传法宝,李想准备扬光大,用到炉火纯青。

    “婶婶,有人来看叔叔啦。”这时候,李诞过来说。

    来人出乎预料,是两个邋里邋遢的人。一个戴着圆框墨镜的老头子,露出满口黄牙,见人就笑。另一个是中年人,肩上搭着一个破布袋,两只手上提着塑料袋,里面装着香蕉、苹果和橘子,也看着他们笑。

    认识,是常来饭店蹭吃蹭喝的两民间艺人,他俩身边还站着一位值班的警察。

    这一层的出口都有警察24小时把守,进出需要登记。

    “这俩怎么来了?现在可没空给他们做饭吃。”李想小声说。

    向小园瞪了他一眼:“别乱说话!”

    李想选择闭上嘴巴,跟在她身后,静观其变。

    向小园双手合十,向两人微微鞠躬,说了一声:“两位师傅,真高兴见到你们。”

    满口黄牙的老头根据声音判断向小园的位置,双手合十,也鞠躬道:“昨天去店里,却见关了门,一打听才得知李老板和儿子遇到车祸,心里牵挂,特地来看望。现在听说小伙子健健康康,终于心中宽慰一些,只是不晓得李老板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向小园感谢道:“谢谢两位师傅关心啦,我儿子李想已经完全康复,只是我老公还在住院疗养。”

    老头问道:“我们能去看看李老板吗?”

    “当然可以,他看到两位师傅来,一定很高兴。”

    “谢谢。”老头感谢后,对着李想说:“小同志,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请回去吧。”

    李想:!!!∑(?Д?ノ)ノ,请问我回哪里去?

    他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这话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老头子身边的警察说的。

    谁让他是个盲人呢,听声辨位实效了。

    警察看了看老头子,又看了看向小园,说道:“抱歉啊,职责所在,还请谅解。”

    医院的这个楼层一直有政府安排的警察保护,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警察见两老头邋遢无比,衣服破破烂烂,头也乱糟糟一团,不知道多久没剪了,大热天的也不嫌热。这根本就是街上的乞丐,却口口声声说有朋友在这里住院,要来看望。

    警察不相信,不肯放他们进来。两人恳求许久,还给他们表演所谓的民间艺术,也就是快被人忘光的莲花落,希望能进去个五分钟十分钟的,看一眼也行,把买来的水果放下就走。

    警察这才见他们竟然拎了三袋子鼓鼓囊囊的水果,他们一身邋遢,水果却整的干干净净,看样子是真的来看望病人,又见老头子一大把年纪,心有不忍,才带着过来看看,一旦现不是,立刻赶走。

    如今看来老头没有说谎,只是……

    “真是奇怪,竟然和两个街上的乞丐是朋友。”警察嘀嘀咕咕走远了。

    向小园领着两人进了病房:“老公,你看谁来了?”

    李朝正靠在床头看书,见向小园身后的两人,连忙放下手中的书,说道:“哎呀,是两位师傅来了。”

    中年人见到躺病床上的李朝,脸上削瘦了许多,左腿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也没了大半。

    他站在床边双手合十,对瞎子老头嘀嘀咕咕耳语几句,随即老头哀伤地说:“常说种善得善,李老板如此善心的一个人,却遭此横祸,真是让人感叹命运无常。”

    李朝靠在病床上苦笑。

    几人在病房里聊天,老头子和他的徒弟还给李朝念了一段经,说是给他去去晦、迎迎福。

    李想完全没听清念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是哪一本佛经,更搞不明白这两人明明不是和尚,却一副和尚的做派,又是双手合十,又是念经,但又不念阿弥陀佛。

    “看到李老板虽然身受重创,但是康复良好,我们终于可以稍稍宽心,就不打扰李老板休息了。”老头说道,随即让他徒弟把水果放下,两人说走就走,立即转身离去。

    向小园拎着水果,让李想和李诞也拎了一袋,追出去要把水果还给他们。

    “起码吃了晚饭再走吧。”向小园说道。

    老头露出满口的黄牙笑道:“晚饭不吃啦,如果李老板哪天康复了,饭店开业,我们再来吧。至于这些水果,一点点心意而已,还请一定收下。橘子是吉祥如意,苹果是平安幸福,香蕉是希望你们夫妻俩能继续彼此交心、相厮相守。”

    向小园愣住,说不出话来,目送两人离去。

    “妈,这袋子里有东西!”李想从放香蕉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包起来的黑色垃圾袋。

    “这是什么?”向小园好奇地问道。

    李想拆开,一层又一层,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整整齐齐地垒在一起,最上面有一张卡片,几行潇洒的手写字呈现在眼前,写的是:“多年到店里蹭饭,承蒙不被嫌弃,如至家中,感激不尽。今日饭资奉上,虽不及你们给的万分之一,但这是我和徒弟的一点心意,还请收下,希望能帮上一点小忙。种善得善,祝愿李老板和儿子早日康复,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ps:谢谢大家的打赏哦,新书需要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