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11、像我这样优秀的人
    “要玩就玩大的,小综艺虽然能出头,但是出了头又能被谁记住!”李诞豪气万丈地说道。

    李想把打算告诉他后,他立刻豪气万丈,好像是他参加似的,关键是好像他参加就能出头似的。

    “那就这么定了?”李想和李诞想的一样,他也倾向于参加《天籁之曲》。

    啪~

    “哎哟~干嘛?!”

    “走,我们现在就去!”李诞当即拉着李想走。

    “喂喂喂~等等~我还没准备好呢!”

    “你早准备好了,这几天看到你一直练歌,还是那句话,别怂,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就现在!”

    “喂,我的薄荷糖,等我拿薄荷糖!”

    “我路上给你买!现在先出门再说!”

    出了门,就跨出了关键的一步,开弓就没了回头箭。李诞知道李想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跨出心理的这一步。

    《天籁之曲》的录制现场就在盛京音乐学院。

    两人坐公交车去盛京音乐学院,车上。

    “对不起,蛋蛋,连累你了。”李想忽然说道。

    李诞疑惑地问:“怎么回事?什么连累我了?你又偷偷在背后坑我了?啊!”

    李想摇摇头又点点头:“确实是坑你了,这回坑的有点大。”

    李诞心慌慌地说:“你到底坑了我哪儿啊,我好害怕啊,你快点说,现在你肯定打不过我的。”

    李想看着公交车上寥寥无几的几人,一路上梧桐树的绿荫从车窗前一路蔓延下来,满眼的绿色,阳光从绿叶之间渗透过来,斑斑点点地落在靠窗坐着的李诞身上。

    “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你也收到了吧。”

    李诞脸上表情愣住,很快若无其事地挥挥手,想说什么,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说。要说没收到,显然糊弄不过去,现在离高考都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大学录取通知书早就下来了。

    他咕噜两声,不知道说了什么,反问李想:“你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是哪所大学?你不是英语没考吗?”

    李想简单地给他解释,李诞咂舌道:“小象,你真变态。”

    李想自顾自地说道:“我收到了,你肯定也收到了吧。因为我的事情,影响了你的英语考试,是不是没考上盛京大学?”

    李想和李朝在校门口出事,李诞在人群中亲眼目睹,根本无法瞒住他,甚至向小园和大伯大娘就是他哭着打电话通知的。

    这件事给了李诞极大的打击,虽然被强行送到学校参加下午的英语考试,但是心境剧烈波动,无法静下心来考试,导致挥失常。

    李想上午逼问堂姐苏美慧才得知,李诞的英语只考了83分,比平时差了4o多分,总分离盛京大学的录取线差了2o分,遗憾落榜。

    和李想一样,他也被第二志愿录取,同样是盛京林业大学。

    录取通知书在两个礼拜前已经寄到了家里,但无论是李诞,还是堂姐、大伯、大娘,都没告诉李想。

    这两个星期里,李诞和平时一样,若无其事,跟着李想不断往返医院和家里。

    想到这里,李想内疚万分。

    李诞神色黯然,但见李想的样子,很快强作镇定,笑着说:‘这下好了,我们兄弟俩又到一起了,一起去读林业大学吧,将来老李家就靠我们两根木头啦。’

    李想搂着他的肩膀,愧疚地说:“对不起啊,李诞。”

    “哎,说什么呢!这怎么和你有关系呢,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是我自己基础不扎实,英语竟然没考及格,英语老师给我打电话了,骂了我一顿,我也骂了她一顿。啧,天降人祸,没有办法的事情,说起来,你才是最惨的那个。你真惨啊李想,真的,你真惨。”李诞挥挥手,风轻云淡地说道。

    李想:╮(╯﹏╰)╭

    两人一路聊天,直到下车到了盛京音乐学院。

    他们站在学院门口,看着古色古香的学院大门,上面有四个大字:大音希声。

    李想问李诞:“李诞,你打算去读林业大学吗?不复读吗?以你的成绩,下次考试一定能上盛京大学,全华夏最好的那所大学,实现你从小的梦想。”

    李诞撇撇嘴,随意地说:“不复读了,其实读哪都无所谓,像我这样优秀的人,走哪儿都能灿烂过一生,只要肯用功,能成才的人最终还是会成才。再说了,我爸我妈那么辛苦,我要早点工作赚钱,让他们歇一歇。小姐姐,小姐姐,哇你好漂亮啊,小弟弟在找《天籁之曲》的录制现场,你知道在哪里吗?”

    李诞拉着一个从学院出来的女生问。

    女生先是看了看问话的李诞,又看了看一旁的李想,好奇地问道:“你们是参加比赛的?”

    “对啊。”

    “在艺术楼,这样走……算了,我带你们去吧。”

    “谢谢,谢谢~”

    路上。

    “是你参加,还是这个帅哥参加?”女生问道。

    李诞:“我这个帅哥不参加,我身边这个小帅哥参加。”

    李想白他一眼,说道:“是我参加。”

    “你声音真好听。”

    李诞:“我兄弟唱歌很好听。”

    “你们会写歌吗?”

    李诞:“不会啊。”

    女生疑惑地看着他说:“参加《天籁之曲》不会写歌?这里不是《天籁之音》,是不是走错了?”

    李诞一愣,停下脚步,诧异地看着这位小姐姐,随即看向李想说:“小象!我们是不是真的走错啦?你是来唱歌,不是来写歌的!”

    李想无语,这个家伙一直没搞清楚状况。

    “没错,就是来写歌的。”

    “写歌的?你?!没问题吗?虽然我知道你会写歌,但是你写的那些歌我只能给三颗星,行不行啊?”李诞怀疑地问道。

    李想跟着带路的女生前往艺术楼,李诞跟在身边不断追问,他还是认为李想虽然会写歌,但没达到上《天籁之曲》的程度。

    “你要问多少遍?拉我来的是你,现在又怂恿我回去,李诞,你真蛋疼。”

    李诞:“我现在确实很蛋疼,我以为是来《天籁之音》的,搞错啦,小象,你不要硬撑,该怂的时候怂一下没什么,能屈能伸才是好汉,你看韩信有胯下之辱,铁木真有夺妻之恨……”

    “既然这样,那我现在揍你一顿,是不是就有蛋打之仇?你过来,让我也在史书上留下一笔!”

    李想想揍人。

    李诞立刻跳开一步,嘿嘿笑道:“兄弟之间,不要相残。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虽然我知道你此去凶多吉少,但我还是站你,给你打气,加油,不要这么快淘汰,最好一轮游。”

    李想懒得理他,李诞跟着身边好奇地问:“李想,你准备唱哪一?《哗啦啦少年再见》吗?你看那火车好像一条长长的喷火龙?当时我就说毛毛虫更有童趣,喷火龙没新意……”

    一旁的女生也好奇地看着李想,嗯,好奇是名义,主要是想看颜值,越看越迷离,心旌神摇。

    阳光洒在路上,小风吹着,树阴摇动,冷热皆宜,白衬衫的少年哦,真是谈情说爱的好日子。

    李想不知道身边的小姐姐一颗心已经飞了起来……他对李诞胡编道:“不唱这,我唱另外一。我的歌曲多着呢,不仅是我写,我妈,你婶婶写歌是把好手,你忘了?我妈支持我啊。”

    李诞想想,说:“也对,我婶婶那么有才华。”

    他没敢说婶婶只是民间艺人能上台面吗?

    向小园平时也写写歌,自娱自乐,从没表过,都是在家里弹着玩,只有亲近的人才听过。

    “就在这里,你们现在要进去吗?”

    女生带着李想和李诞来到艺术楼,这里绿树成荫,楼体是青砖砌成,很有年代的感觉。

    楼下有很多《天籁之曲》的宣传图,还有一些安保人员在附近走来走去。

    “现在进去,李诞!我的薄荷糖呢,快给我一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