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8、梦境碎片
    多难兴邦。人也一样,经历的困难多了,自然就会坚强起来。

    昨天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的李想,今天就觉得长大了。

    高考的压力虽然卸下,但是生活的重担压了上来。

    李想坐在沙上,想着家里现在的情况。

    家里这些年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饭店。

    饭店全是爸爸一个人打理,妈妈是全职妈妈,全副心神都扑在窦窦和师师身上,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找工作。

    所以,家里其实是爸爸一个人在挣钱。

    如今爸爸住院,饭店估计是开不下去了。

    家里虽然有些积蓄,但李想觉得肯定不多。毕竟饭店一年的利润他是知道的,还不足以让他家大富大贵,只能算是小康线上。

    家里的开销很大,爸爸的伤,两个妹妹的开支,整个家庭的维持,精打细算下来一定不是个小数目。

    坐吃山空这个道理,李想也懂。

    妹妹还小,爸爸伤了,这些都要妈妈来照顾,所以指望妈妈挣钱养家是不现实的。

    那么,事情就很清晰了。

    只能靠他。

    他李想,已经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想到这里,李想瞬间觉得身上亚历山大,让他喘不上气来。

    他终于体会到一点爸爸平时肩负的压力。

    他可以无忧无虑地憧憬大学生活,是因为有人在替他负重前行。

    这个人,如今倒下了。

    顶在前面的,该他了。

    只是,该怎么去挣钱?

    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维持好饭店的生意。

    但是他既不会做饭菜,也不会搞经营。

    如何维持一家饭店的日常经营,他脑中一片空白。

    这个时候他才现,自己平日里自视甚高,觉得天下之大,都在自己脚下,但是到了此刻,才现自己的无可奈何。

    他一边绞尽脑汁的想,一边在自己房间里收拾东西,找到一个市面上已经找不到了的音乐随身听,随身听的机身上写了几个字,“我的理想”。

    他随意地摁下播放键,里面的磁带刷刷地开始运转起来,随即传出一个年轻男声,唱的是:

    ??小时候,我的外婆家旁有条铁道??

    ??穿过了那年少的夏天我的暑假??

    ??你看那火车好像一条长长的喷火龙??

    ??那一年,松影中的夕阳漫漫跑道??

    ??傍晚的太阳落在挥动石板中央??

    听到歌声,李想苦恼的脸上终于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这个歌声是他唱的,这歌也是他写的,词曲原创。

    身体刚刚恢复,还有些虚弱,李想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听着随身听中的歌声,不知不觉睡着了。

    ——

    “李想~李想!”

    夕阳西下,我妈又准时出现在教室外,她的笑脸印在窗玻璃上,一边朝我使劲挥手,一边咧嘴傻笑,真像个傻姑娘啊。

    “李想,你妈来了。”同桌的姑娘以为我没看到,提醒道。

    “唔。”我低着头整理书包,若有若无地回应了一声。

    “李想李想,那是你班上的男同学吗?好帅啊。”我妈推着轮椅,兴奋地看着班上的校草,好像没见过帅哥似的。

    “妈哟,你可别乱来。”我知道她的“莽撞”,警惕地提醒道。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只听她热情地朝人家招手打招呼,用轻佻的语气说:“嗨,你好啊小帅哥,我是李想的小姐姐。”

    我很想捂住脸,没脸见人。

    放学路上,我埋怨道:“妈,下次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我妈一边哼哼唱唱,一边若无其事地问:“不要哪样?还有,我们是怎么约定的,在外面你必须叫我小姐姐。”

    我张张嘴,话到嘴边,改为:“小姐姐,你不要再唱情歌了!”

    我妈立刻凑到我耳边,用更大的声音唱:“??我真的好想你,在每一个雨季,你选择遗忘的,是我最不舍的,纸短情长啊??”

    我捂住耳朵。

    我妈唱的更大声,还转音!

    问我:“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我:“啊——”

    我妈见状,出虎姑婆一般的大笑声。

    ——

    房间里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李想惊醒过来。

    随身听卡带了。

    他摁下停止键,打开随身听,把里面的磁带拿出来。

    磁带是一个原始带,是用来录自己唱歌用的,整张磁带里总共有5歌,都是李想自己写自己唱的。

    他把随身听收了起来,回想刚才做的梦,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自从被车撞伤昏迷后做了一个又长又累的梦,之后他就时而梦到另一个世界的人和事。

    噢不对,在那次之前的几天,有次在学校午休,他也梦到一些人和事,噩梦把他吓醒,醒来后现脸上有泪,为此没少被李诞嘲笑。

    自那以后,关于那个世界的片段不断闪现在李想的脑海中,就像刚才这个碎片般的梦。

    “李想~李想~”

    “谁?!”

    李想惊诧地四周查看,没有人在叫自己,是自己的幻听。

    李想揉揉太阳穴,抬头看着天花板呆,一会儿后,打开电脑,把刚才梦境里听到的那歌抄录下来,词曲都写完后,写上标题:纸短情长。

    然后拿出手机,点开保存的录音,里面传出李想自己唱歌的声音,这是他住院期间,从梦境里记下来的歌曲。

    李想反复播放,把保存下来的四歌中的三都记在了笔记本电脑里。

    加上刚刚的这《纸短情长》,他从梦境中记下了四歌。

    实际上有5,但是其中一名叫《水手》的歌曲,这个世界也有。

    不同的是作词作曲和演唱人不一样。

    现实世界中唱这《水手》的人叫吴汉圣,梦中世界的人却叫张雨生。

    张雨生,这里可没有这个人。

    所以他把这歌删掉了。

    除了这《水手》,另外三都是现实世界没有的,也没有唱这三歌的歌手。

    李想打开网页,输入“纸短情长”,搜出来一堆文章,没有歌曲,再摘了几句《纸短情长》中的歌词搜索,也没有。

    《纸短情长》也是一梦境世界的产物,与这个世界无关。

    他打开新的网页,开始查询梦里出现的那本老人和马林鱼搏斗的小说。

    他记得书名叫《老人与海》,作者叫海明威。

    李想很喜欢文学,从小看过不少名著,但是压根没听说过这本书,也没听说过这个人。

    网上没有这本小说!

    也没有海明威这个人!

    他努力回想这本书的内容,但只记得部分段落,整本书根本想不起来,也不可能想起来,人的记忆还没变态到这种地步。

    或许多梦几次,每次记一些,最后能完整地复原出来。

    从他记得的这部分内容看,这是一本水准非常高的小说。梦里他听“我妈”说过,这本《老人与海》是世界名著,鼓舞过无数人,所以经常读给“他”听,也希望鼓舞他。

    李想坐在沙上,回想刚刚的这个小小的梦,现想不起梦中所有人的面貌,模糊一片,包括“我妈”以及“我”。

    他陷入沉思,一时忘了身外之物,直到手机响起来,是李诞打电话来了。

    李诞见他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有些担心,所以打电话来催他快点回家。

    “你快点回来,窦窦和师师见不到你,不肯睡觉。”

    “马上,我打扫了一下家里,现在就出门。”

    李想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再从抽屉里塞了一大包薄荷糖。他是薄荷怪,嘴里不含着一块薄荷糖,浑身难受。

    出门前,他把地板上的蒙奇奇玩偶和茶几上画了一半的画塞进包里,关灯出门。

    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李想坐在后座想入非非。他唱歌很在行,现在有了四这么好听的歌曲,能不能唱歌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