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5、大梦初醒
    真是一个又长又痛又真实的梦。

    大梦醒来,李想现自己正躺在医院,房间里亮着灯,空气中充满了药水味,头顶的天花板上有一块小小的霉斑。

    他感觉身体一阵剧痛,到处是伤。因为噩梦的关系,他最先试着动了动腿,不能动!

    李想大惊,心里慌乱,极力想要感受他的腿还在不在,但被人轻轻按住了。

    “你的腿骨折了,现在不能动,安心躺着养伤。”戴着口罩的医生俯下身子对他说。

    蒙面的白大褂!

    李想对他们印象极深,他那一生都在和这些人打交道。

    “放,放开我!”

    “小象,是妈妈,别害怕,妈妈在这里陪你,妈妈在,不怕,我们不害怕。”医生的身边出现了向小园,她一边柔声安慰,一边给李想擦拭满脸的泪水。

    李想稍稍镇静,深深地盯着她,关切地问:“妈?你好吗?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向小园怔了怔,和医生对视一眼,对李想说:“我很好,我的小象是不是做了噩梦?”

    李想昏迷时,嘴里一直嘟嘟囔囔。她伏下耳朵倾听,只能听到他在微弱地呼喊妈妈,其他的都听不清。

    噩梦?

    李想的记忆如潮水般恢复,向小园的面容清晰地映入眼帘,他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原来全是梦。

    “李想?李想你醒了!是我啊,你还认识我吗?一二三,这是几?”

    李想的身边响起一个高兴的声音,随即一张脸映入眼帘。

    “这是鸭蛋~”

    眼前人是李诞。

    “啊,看样子你真醒了,我去喊我爸妈。”

    说完,李诞匆匆出去,很快,房间的门被推开,有脚步声传来,随即李想看到了李诞和大伯大娘。

    “我这是在医院吗?”他问向小园。

    “这里是医院,我的小象受伤了,被车撞了。”向小园轻轻握住他的手。

    李想闻言,脑海中的画面定格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老爸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周围一片尖叫声。

    汽车原本是冲着他来的。

    在关键时刻,老爸推了他一把,挡在他面前,随即被疯狂冲进人群的汽车撞上。

    他则被汽车带了一下,现在看来,所幸捡回了一条命,只是老爸呢?

    “妈~”李想虚弱地喊道,反手紧紧地握住了向小园的手。

    她脸色苍白,眼睛通红,手好凉。

    “我爸呢?”

    他极力侧头看了看房间里,只有他一张床铺,没有其他人,没有老爸在。

    “我和老爸约好了回去打篮球,篮球还没打呢,我爸在哪里?”

    向小园一听,一只手捂住嘴巴,以防哭出声来。

    李想胸中的那颗悬而未决的心急坠落,硬生生地砸在地板上。

    他努力想要从病床上起来,但是挣扎了两下,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控制不了,连这样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李诞迅摁住他,关心地说:“别动,别动,你的肋骨断了五根,左小腿也骨折了,现在不能动。”

    李想追问:“我爸呢?李诞!我爸怎么样了?”

    李诞忙说:“叔叔在呢,叔叔还在昏迷中,不过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放心吧。”

    “他在哪里?”

    “他在别的病房里,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骗你!真的,叔叔没有生命危险,当时汽车撞晕了他,他伤的比你要重很多,还没有醒过来。”

    向小园说道:“你爸爸没有生命危险,你不要担心。”

    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不见半点喜色。

    李想不断追问,才得知李朝的一条腿没了。

    向小园再说不出话来,似乎每说一个字,她的心就要被攒紧一点。

    李朝是在昏迷中被截掉左腿的,他至今还没有醒过来,还不知道生了什么。

    李想清醒没多久,脑袋一阵疼,再次昏睡过去。

    当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窗外阳光灿烂,但是他的心情却好不起来。

    守在他身边的依旧是李诞。

    “现在是什么时候?”

    李诞顶着一双黑眼圈笑道:“快中午了。”

    李想:“你昨晚没回去吗?黑眼圈这么重。”

    “没回去。”李诞打着哈欠说道,“要拉开窗帘吗?这样看起来会好点。”

    “你去睡吧。”

    “我睡了,昨晚是小马哥和我轮着来的。”

    “小马哥也来了?他人呢?”

    “他去卫生间了。”

    “窦窦和师师呢?”

    昨晚就没看到两个小不点。

    “她们在我家,我姐带着她们呢。她们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们都瞒着。”

    李诞拉开窗帘,站在窗前往外看,这里是医院住院部的三楼,在楼下聚集了许多人,不少是扛着摄像机的媒体记者。有人拉起了横幅,齐声大喊严惩凶手。

    李想也听到了动静,问道:“外面怎么了?”

    李诞:“外面来了好多记者,昨天撞伤你和叔叔的车不仅撞了你们,一共有2个人当场死亡,12个人受了重伤,轻伤的有2o多个人。现在好多媒体都在关注这件事,性质太恶劣了。”

    李想根本没闹明白昨天是怎么回事,询问李诞,才得知一些事情的始末。

    昨天开车撞伤他们的人已经被警察抓住。

    对方本想驾车逃跑的,但是被义愤填膺的家长和学生围住,掀翻了车,把他从车里揪了出来,要不是警察来的快,可能已经被打死。

    这件事性质极端恶劣,生在都,针对的是高考学子,所以事故一生就惊动了盛京市委,直接批示连夜审问,连夜破案。

    驾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据他交代,这次撞人事故是他故意的,预谋了七天。特地选在高考结束的这一刻,人多,也最没有防备。

    他拟了好几套方案,后来选来选去,觉得开车撞人的成功率最高,也最容易实行。

    “就是一个仇恨社会的人渣!”李诞气愤地说道,“媒体已经曝光了他的身份,没有结婚,父母也早去世,家里亲戚多年和他没有往来,开的车是他偷来的。他原来单位的同事说,这人整天游手好闲,怨天尤人,想入非非,做着各种财美梦,却从来不肯脚踏实地工作,结果可想而知,被公司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