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1、呱呱落地
    六月的风从窗口吹来,翻阅课桌上的书本,出轻微的刷刷声。知了咿咿呀呀的弹唱撒进了风里,吹进少男少女的美梦里。傍晚的阳光落在身上,有些微燥,天气沉闷,好像要下雨了。李想的刘海有些湿漉,额头渗出汗来。

    下课铃声响起,高中的最后一堂课结束了。

    盛京三中的校门口涌现出大量放学的学生。

    “李想,你今天午休的时候怎么回事?做了噩梦?”李诞骑着单车,询问与他并行的李想。

    李想想起中午做的那个梦,是噩梦吗?好真实。窦窦和师师?那是他的妹妹,不是小狗子。

    “不要跟别人说啊。”李想叮嘱道。

    “嘿嘿,李想你放心吧,我不会说你做噩梦被吓哭的。”李诞笑嘻嘻地说道。

    “李想~今天你唱歌真好听!”隔壁班班花骑着粉红色的电动车追了上来。

    放学前,隔壁班传来合唱声,其中带头的是一个清越的声音,听了这么多年,慕惜雯第一时间就知道是李想。

    今天放假,明天休息,后天高考,合唱是临行前的加油鼓劲。

    李想笑了笑,问道:“慕惜雯!你报考了哪所大学?”

    “盛京大学,你呢?”

    李诞抢答道:“小雯,大象肯定也是盛京大学!”

    李想瞪了他一眼,竟然当着女孩子的面叫他外号,随即笑着对慕惜雯说:“对!我也想去那里。”

    慕惜雯闻言笑道:“那祝我们高考顺利!梦想成真。”

    盛京实行的是猜分填报志愿,在五月中旬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填好了志愿。李想和李诞填报的都是盛京大学,华夏最好的综合类大学。

    以他俩平时的成绩,只要高考不出现重大失误,考上盛京大学问题不大。

    十字路口,大家各自分开,互祝好运。

    李想骑着单车来到他家开的饭店“一园小菜”,把单车靠墙放着,背着书包进屋。

    人还没有进去,就听到打竹板和唱歌的声音。

    饭店里坐着一个老头,正伏在饭桌上吃面。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餐桌边,张开嘴说唱,两手各拿一块竹板,正在很有节奏地敲打。

    餐桌对面坐的,是两个丁点大的小女孩,一样的丸子头型,一样的小衣裳,一样的相貌,就连动作也是一样:双手叠在餐桌上,小下巴枕在上面,昂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满是惊奇地盯着打竹板说唱的中年男人,时不时出笑嘻嘻的声音,桌子底下的小脚丫子晃晃悠悠地乱踢。

    乐的不行呢。

    中年男人背对着大门口,唱的带劲,动作很有范儿:“??呱呱落地到世上,爹娘看儿心里甜??”

    “呱~”其中一个丁点大的小女孩立即鼓着腮帮子,学青蛙叫,“呱呱呱~”

    然后跳下椅子,落到地上,笑嘻嘻地说:“呱呱落地~嘻嘻,妹妹,你也快点落地吖~”

    另一个坐着的小女孩愣了一下,才在姐姐的招呼下,蹦跶一下落地上,也鼓起腮帮子,呱呱叫了两声:“落地,嘻嘻~(#^.^#),两只小小的跳跳蛙。”

    说唱的中年人:>_&1t;

    唱不下去了。

    吃面的老头哈哈大笑,一边大笑一边咳嗽,面条差点蹿他鼻子里去了。

    “哥哥~”

    一声欢快的小奶音化解了现场的尴尬。

    最先学青蛙呱呱叫的小女孩布灵布灵地冲向了李想,大老远就张开双手,随时有可能跳起来飞扑入怀。

    李想一见,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处长!”

    “哥哥~”

    “处长!”

    “哥哥,你肿么肥来啦?!”

    估摸着距离终于够了,“处长”奋不顾身地扑了上来。李想赶紧蹲下,张开怀抱把这个小人儿抱在怀里,担心晚了她扑街。

    这个小家伙脸蛋红扑扑的,婴儿肥明显,大眼睛,小嘴巴,樱桃红,长睫毛,笑嘻嘻。

    这是李窦窦,今年4岁,李想的妹妹,外号处长,因为她的梦想是长大了当一名处长。当然,她的梦想还有很多,清单长长的一份。

    她以为在盛京这座城市里,处长是最大的官。殊不知作为华夏都,盛京遍地是处长,最底层的就是处长!就连刚才唱莲花落的流浪汉,都自称曾经是某地文化局的一名处长。

    李窦窦还太小,也没谁告诉她,所以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每次听到李想喊她处长就情难自禁,乐不可支。

    这是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小女孩,一点也不丧。

    “想你们啦!”李想抱着李窦窦,摸摸她的小脑袋说道。

    “哥哥,有没有好吃的,来点好吃的好不好?”

    “……不好。”

    ヾ(●′?`●)

    “哥哥,你真的想窦窦吗?”

    “现在已经不想了。”

    (T▽T)

    李窦窦装模作样地嘤嘤嘤,在李想怀里扭来扭去要下去。

    “大象大象,放窦窦下来,不想让你抱抱啦!”

    翻脸好快,不给吃的就不喊哥哥,而是叫外号。

    “没有问题,我正好也累了。”

    李想毫不犹豫地把李窦窦放下。对付这个小人精,他已经有了心得,被坑太多。

    “哥哥~你抱抱师师好不好?你好久没抱师师啦~”

    李想脚底下出现了另一个小不点,昂着小脑袋,张开手轻轻地蹦跶,眼巴巴地看着他,无比的渴望。

    这个小不点叫李师师,也是李想的妹妹。

    她是妹妹中的妹妹,和李窦窦是双胞胎,但是晚生了两分钟,屈居第二。

    两个小人儿虽然长的很像,但还是有区别的。

    李窦窦是一个肉肉的特别活泼的小妹妹,李师师要瘦一些,没有婴儿肥,文静许多。

    李想蹲下来,手一捞,把李师师抱在怀里。

    “还是师师乖……”

    忽然一只小手熟练地捉住他的耳朵,揪着耳垂揉啊捏啊。

    李想:(?_?)

    要是能不揪耳朵就更乖。

    不仅耳朵被人揪着,腿也被人抱住了。

    李窦窦这个小人精昂着小脑袋嚷嚷道:“大象,大象~也抱抱我吖!”

    李想把李窦窦也抱在怀里,一手一个,好在虎背熊腰,否则扛不动啊。

    吃面的老头露出一口黄牙对他笑。这家伙戴了一副圆框墨镜,是个盲人,平时由身边的中年人用一根棍子牵着走。

    老头说:“听说你要高考了,祝你金榜题名。”

    李想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说道:“谢谢啦。”

    唱莲花落的中年人笑着向李想点了点头。

    李想一愣,也和他点了点头。

    他忽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像梦里的那只黑色八哥,和他惺惺相惜的八哥。

    怀里的李窦窦兴匆匆地对这人说:“八哥会唱歌还会敲板子咧,可真了不得吖~你肿么肥事?”

    李想抱着两个小宝宝进了里屋,听闻李窦窦的话,诧异地问:“窦窦你喊他什么?”

    “八哥吖~”

    “……你为什么喊他八哥?”

    “因为窦窦是小公主!粑粑~哥哥回来啦!哥哥这个家伙吖,窦窦以为他丢了咧~好久都么有肥家啦~”李窦窦朝爸爸兴匆匆嚷嚷。

    “嗯?”李想盯着李窦窦,“窦窦啊,你喊我这个家伙?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我怀里,我会捏你脸蛋的!”

    李窦窦立刻捂住自己的小脸蛋,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溜溜转,讨好地说:“嘻嘻,误废,这是误废吖哥哥,窦窦和你开玩笑呢,你可不要当真哦。”

    随即对爸爸说:“粑粑,哥哥捏小妹妹的脸蛋,你会不会管吖?你能不能帮个忙哟。”

    李想的爸爸李朝正在整理厨房,笑着说:“谁让你喊哥哥那个家伙呢,爸爸不会帮忙。”

    “啊~”

    李窦窦瞬间觉得自己好危险,嚷嚷着要从李想怀里下来,可不敢再呆在会捏她脸蛋的人怀里,万一又被捏了一百下肿么办。

    肿了怎么办?!

    李想把她放下,这个小家伙落地就跑,布灵布灵地跑到李朝身边,缠在他脚边,朝李想吐舌头。

    李想抱着妹妹李师师,亲了一口说:“还是我们的小李老师更乖,像小公主。”

    李师师笑嘻嘻的特别高兴,亲了他一口:“哥哥,姐姐也很乖。”

    李想不耐地说:“得了吧。”

    李窦窦不满意,奶声奶气地说:“大象,你是不是误废啦,窦窦很乖吖!”

    “你说呢?”

    “级乖宝宝。”

    “什么嘛,你叫我大象,还想让我夸你乖,乖什么乖啊,叫哥哥外号的妹妹不是好妹妹,甚至不是妹妹!我要强烈谴责你!”

    李想随即对李朝说:“爸,外面那俩乞丐怎么又来了。”

    李朝说:“怎么叫人家乞丐,人家是民间艺人。”

    “民间艺人吃饭怎么老不付钱!”

    “但是人家唱了莲花落啊,每次都要唱好几,再说了,吃一顿饭要不了几个钱。”

    李想问道:“那两人叫什么名字?”

    他从来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李朝一边忙一边说:“怎么问这个?全名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外号,年纪大的叫老周,年纪小点的叫八哥。”

    李想不动声色地问:“八哥?怎么这么奇怪的名字?”

    李朝:“可能家里排行第八吧,以前的人常起这样的名字。走,关门回家。”

    “就关门?今天不做生意了?”

    “不做了,这两天都关门,等你高考完后再开业。”

    李朝牵着李窦窦,李想则抱着李师师一起回家。餐厅里已经没人,唱莲花落的两人走了。

    ps:粉嫩小新需要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