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侯不归 > 第4章 记不住的春梦
    .

    “今天下雨了?”

    “嗯,早上下过一会。”

    “那门口那两颗树上的桃子要熟喽。”

    “嗯。”看着阿婆满脸的皱纹,江又灵心软的没办法:“明天去帮你摘。”

    “那记得送几个给苗苗和刘老头尝尝。”

    “......好。”

    “哼哼......那老聋子又大清早放曲儿吵你了吧?”

    “......”

    “又被我说中了。”老婆婆脸上有些得意,又有点失落:“哎呀......这说起来啊,平日里听着嫌吵,这一两天不听的,反倒还有点欠......你说这人啊,是不是天生的贱?”

    “不吵,我也喜欢听。”

    黎家阿婆都给他逗笑了,哪个年轻人会喜欢这些东西。

    这孩儿又是在安慰她。

    “哎呦,可惜这医院里听着扰人,不然咱俩都爱听,肯定得把我的收音机捎来。”

    江又灵并不在意。

    “真的,我都听会了,你想听什么,我唱给你听。”

    阿婆噎了一下。

    沉默半晌,试探道:“牡丹亭?”

    他往后退了点椅子,呼了口气,开腔便唱,调儿竟然分毫不差。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少年的声音清朗而温柔,病房外渐盛的阳光落在他身上,丝也仿佛融进光里,那双浅色的眼眸一时之间显出浓稠的金色,他低垂着睫毛轻轻唱着昆曲,场景美好的仿佛可以入画。

    春意渐浓,天上起了一阵风,窗外有叶子晃悠悠的掉落。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

    海棠正眠,老人轻轻瞌上眼睛,静静的听着。

    ......

    “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安翔。”

    “吾与君兮齐,导帝之兮九冈。”

    三五个清稚的童声,一丝不苟的唱着调子古拙的歌谣。

    似远似近的在涧里回荡。

    当江又灵睁开眼,看到面前漆黑的桌案,与散落的卷轴时,他已经相当淡定了。

    少年转过头,鬓边纯净到近白的金色长滑落下来,盘坠在繁复的衣襟上。

    他缓缓站起来,宽大繁复的袖袍重重叠叠的落下,光整的不见一丝褶皱,从膝上滚落到一旁的卷轴间,金色的字迹熠熠生辉。

    当他缓缓走到门千,静默的光影从纸窗外投进来,落在精美的织理上,摇曳间仿佛闪动着金色的光。

    “君侯大人这次回来会呆多久?”案下悄悄爬出一只壁虎似的妖怪,小声问道。

    “不知道。”笔筒中钻出一只小小的猴儿,窃窃私语:“有生之年又能见到君侯大人,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

    小精怪或许不曾知晓,这里的任何声音,都逃不过江又灵的耳朵。

    雕花雅致的门扉顺着他的目光自行打开,尚且年幼的君侯缓缓走到门外。

    案边的铜座上,烛影里缭绕出虚幻的烟气,汇成玉身霓裳的美人,香鬓如云,霞裙月披,轻轻的警告:“不可妄言君侯大人。”

    美人流盼如秋水的眼,略带愁绪的望了一眼门扉,身形轻轻随着烟霭消散,不见踪影,屋子里只余下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

    小妖怪聚都安静下来,悄悄潜回容身之处,空荡荡的屋子重归寂静。

    江又灵在回廊上坐下来,檐下银串玉的风铃,叮啷响了一阵,飞舞的眼前的莹尘染上了天边微红的霞光,他叹息:

    “又是梦啊......”

    金白的长散落在铺陈的衣摆里,流泻在棕红的地板上,层叠蜿蜒,他脚下,美玉堆积的山石间,幽游的云在流淌。

    他将视线投注到远方,那里是一片宁静的水面,水清澈到极致,反而映透出天穹之上仿佛流动在岁月里的光,奔流的红霞里,荒古的流云升起火光,燃出烈烈的红,梗隔天河。

    水中立着一颗巨大的凤凰木,水淹没了树干,只有露出开满凤凰花的树冠,犹如天水之间燃起的火火光,殷红的花簌簌落在水面上,暗香浮动,竟有种异样素淡的温煦。

    ......

    黎家阿婆睁开眼睛的时候,外头已经是暮色沉沉了,小外孙正趴在床头熟睡。

    光线很暗,她眯着眼睛努力去看小外孙的脸。

    然后她微微怔住了。

    吃力的伸手,抚上少年脸庞。

    她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怎么睡觉也在哭?”一瞬间,她的眼角也渗出泪水来。

    阿婆用粗糙的手掌,一下又一下的给她的小孙子擦脸。

    “我的阿灵啊......”

    她的胳膊没有力气,擦得一下轻一下重。

    江又灵渐渐的醒过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阿婆......?”

    他下意识抹了把眼睛,摸了一手水渍。

    才现不对——脸庞湿漉漉的,眼睛像没了闸的龙头。

    他竟是在梦里流了满面的泪。

    江又灵条件反射的摸心口,感到一种难言的悲伤。

    他再次努力的回想,却现仍旧什么也不记得,连残余的印象也一点点被格式化。

    心脏一下一下急促的跳动,像是缺了什么……他又开始感到莫名其妙的怅然。

    他抬头,看到阿婆的脸,却一下子回了神:“阿婆......你怎么也哭了?”

    “我不喜欢你哭,”老人红着眼眶,脸颊轻轻的颤:“阿灵以后多笑好不好?”

    “......”江又灵呆了一下:“嗯。”

    然后补充了一句。

    “你也一样。”

    这时,门突然被敲了两下,从外面推开了。

    赵医生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后头,两个护士推着推车。赵医生又拿着他的听诊器,在老人身上摆弄了一阵子,眉头眉头越皱越深。

    吊瓶里还有小半瓶的药没完,他们却把它撤下来,换了瓶看不懂名字的新药。

    两个护士时不时偷偷看过来一眼,眼神里有怜悯。

    江又灵心里突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换完药,两个护士推着车出去了,赵医生还黑着脸在房里打转。

    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对江又灵说:“跟出我来一下。”话音刚落就径直出了门。

    阿婆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却没有作声。

    年幼的外孙回头给她一安抚的个微笑,朝门外走去。

    走廊上静悄悄的,赵医生一句话不说的快步走着,背对着小孩是脸上满是纠结。

    江又灵也不出声,沉默的一直跟到医生办公室门口。

    他抬头看着穿着白大褂的背影走进去,脚步顿在那里,竟是跨不过那道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