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四十八章 阴差相错(一)
    眼前没了胡萝卜,贾栋材的积极性大为减退。出于职责,贾栋材仍然带领着全所上下赶工期、赶花期,但已没了那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大家懈怠时也不那么不近人情地批评。

    知晓了内情的黎冬也不多嘴,上班时间就在几个温暖如春的塑料大棚里来回检查,生怕出现病虫害。她很清楚,不管男友与领导有了什么样的矛盾,这一批花卉都不容出错,否则黄大仙落不着好,作为副手、具体负责人的贾栋材也一样。

    忙个手脚不停的冯大龙和江义看不出异样,公园的修缮、5000多盆花卉的管护,每天都能把他们累成死狗,哪有个心情去关心所领导心情好不好。倒是油滑的邱绍飞和轻闲的李强看出点什么,老油条有得了个BP机的好处,又有转编的事钓着,自然不会给领导添乱,但受命拉拢贾栋材的李强不会放过这机会。

    一天下午,等累了的贾栋材扔下小推车,坐在花池上休息时,手里拿着张发票的李强过来了。

    “贾所,有时间吗,我有个事向你汇报一下。”

    正掏烟的贾栋材扭头一看,还以为苗圃里的发票要他签字,好笑道:“下班的时候签就是,你还眼巴巴地跑这来?”

    “工作嘛,早做完早好。”

    “不愧是局办的领导咧!”

    打趣了一句,贾栋材接过发票,扫了一眼便知有问题,而且有大问题。虽说苗圃的开支都是李强和黎冬经手,但具体花了哪些钱,用在什么地方,他心里都有数得很。

    若是这发票上的问题,早发生个把星期,贾栋材会大喜过望,还巴不得李强这样干,好把这小子拖下水,从苗圃里挪点钱出来应急。但现在不同了,所里没钱过年跟他一个副职没关系,他还巴不得没钱,让黄大仙人心尽失。

    “强哥,这发票不对吧?我记得,我们的车是张主任安排的,说过不算钱的,你?”

    这位老兄脾气是臭了点,但也真象主任说的那样,这是个光明正大的实诚人。左右看了下,李强凑过来小声笑道:“栋材,你帮苗圃立了大功,领导心里有数得很。这发票你签个经手人,不走苗圃的账,由局办报销,算是给你发点小奖金。”

    操,局里小气是小气了些,但也2000咧!

    穷人一个的贾栋材吞了吞口水,客气道:“这怎么好意思?局里给了我劳务费的。”

    “嘿嘿,劳务费是劳务费,这是给你的奖金,要是没你的路子,苗圃能省下那十万?

    栋材,你有几大的功劳,领导心里有数,只是有些事不好办,但绝对不会亏待有功之臣的。你也是当领导的人,没办法提拔手下,不照样给我们弄个BP机挎着?局领导也一样,你立了大功不奖,以后谁还会认真做事?”

    啧啧啧,局领导就是局领导,虽然小气了些但该赏就赏,不跟黄大仙样抠抠缩缩,还成天耍花招。可这字嘛,贾栋材还是不敢乱签,因为他怀里还揣着颗雷。

    “强哥,你这么说,我就不好意思了。有件事,我没跟你打招呼的,上次那BP机的事,不是黄局长安排的,而是我自作主张。”

    李强的脸色马上不好看,他当时虽然贪了点不该贪的东西,但现在再来提这事,莫非还想让他私人出钱不成?两千多块钱的BP机,他一个月才三百多块钱,哪掏得出来?

    那哪能?

    如果黄大仙不哄骗贾栋材,贾栋材又没办法将他拖下水,那只BP机肯定要逼着这小子破财,但现在不是情况不同了嘛。

    “强哥,莫误会,我不是那意思。我当时是这么想的,这帮老油条没点好处,不会想做事的,所里又揽了这些破事,不给点甜头怎么行?”

    李强的脸上好看了些,只要不让他退赔,这事就好商量。

    “那现在怎么办?以你的面子,黄局不至于为难你吧?”

    “那倒不至于,一开始我就没想让所里出钱。”

    脸色刚好些的李强顿时又变色,莫非这家伙还想在苗圃里开支不成?

    贾栋材见状,不禁打趣道:“又来了,又来了。你比我还大一岁,就这么沉不住气?”

    “所以你是领导,我就小萝卜头一个!贾所,莫吓我,我是从乡下爬出来的,又不跟你样有本事,犯不起错误。”

    是,是,你是从乡下爬出来的,老子就是大城市的?你没本事,老子还没个好母舅呢。

    有点不高兴了的贾栋材暗骂两句,浮起个笑脸道:“先听我说完,行不?”

    “你说”。

    “我们说到哪了?”

    “钱不在所里出。”

    “不是这一句,后面你怎么说的?”

    李强不爽道:“我是乡下伢子,犯不起错误!”

    “对对,就是这一句,你也是乡下伢子,晓得换工是怎么回事吗?”

    这不扯蛋吗?李强反问道:“莫非你还想跟老表样?”

    对喽,贾栋材一拍大腿,睁着眼睛瞎扯道:“就是变相换工,你莫看我们请了十几个工人,等到苗子移栽、取苗时,这点人哪够用?

    邱绍飞他们这帮人都是老油条,没点好处,他们会去帮忙?帮一天两天还好说,帮个把两个月呢?反正迟早要给的东西,还不如早些给,到时候他们不愿去,我还有个讲法。”

    哄鬼啊!

    可李强也不是傻子,贾栋材已经摆明了钱不从所里出,那能从哪开始?如果他说不能从苗圃里出,那他就要退赔两千多块钱。总不能跑到张主任那去,说他李强没本事,一不小心上了贾栋材的当,请领导给他报销那两千多吧?

    操!

    这哪是什么实诚人,分明是扮猪吃老虎的奸人!

    搞不好,谢会计上次说给自己公务烟,也是这奸人想拖自己下水!我说呢,园林所是黄局长当所长,会把老子一个局办的小萝卜头当回事?

    见李强脸上阴晴不定,贾栋材便知手里的雷不会炸了。把他换成对方,最多当时会拒绝那个BP机,但绝不可能舍得私人退赔两千多。然而,这是张主任的心腹,也是局领导们信任的人,进县政府办的机会已经错失,后悔莫及的贾栋材绝不想交恶这位在局领导们面前能说上话的李强。

    “强哥,想什么呢?”

    压着火的李强瞪着贾栋材,狠声道:“我认栽!”

    跟黄大仙那样的人斗心眼,即使成长很快,贾栋材也还太嫩。即使比头脑活络的刘明亮,贾栋材都还稍有不如,但对付李强这样小心翼翼又压制不了贪念的庸才,他太有把握。

    “栽个屁!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人,正经事不做,成天就是勾心斗角!”

    “得理不饶人是吧?”

    ‘嚓’的一声,贾栋材自顾自点烟,小声骂道:“你脑壳进了水?把你换成我,手里没钱,又要做事,你能怎么办?我同学有路子,我有把握给苗圃省大钱,搞些小钱犒劳下弟兄们,这也过分?

    李强,不是我装大,做人不是你这样做的。不亏公家是底线,但也不能亏了弟兄们,要不然谁帮你做事?再说,我要是想搞鬼,用得着这么麻烦不?喊我同学以饶州农资公司的名义进货,再以市价卖给苗圃,两个人分都至少四五万!

    操,还认栽?老子让老谢给你公务烟都不要,还以为老子要害你?老子的帽子和待遇是自己争来的,最看不得不公平的事,才想你也莫白忙一场。”

    骂完,贾栋材仿佛还不解气似的,呸了一声,“木脑壳!”

    学会了演戏的贾栋材连珠炮式的责骂,理直气壮地把李强给骂愣了。要这么说,自己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旁的事可以撒谎,但省城那一趟是做不了假。换成自己是这家伙,也不可能看着四五万的好处不动心,还老老实实地把好处给了公家。

    瞎扯都能把人骂服,其实后悔省城那一趟没趁机发财的贾栋材很有成就感,趁热打铁道:“想明白了吧?领导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他们之间的事,我们这些小萝卜头瞎起什么哄?你押中了还好说,要是黄局长哪天当了一把手呢?莫以为你母舅是*****、县领导了不起,当真惹火了当权的领导,搞死你是分分钏的事!”

    是啊,服帖了的李强悚然一惊,虽说自己很尊重黄局长,但一样是局里派来的眼线。万一哪天黄局长当了一把手,还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这不是不可能的,而是极有可能。市容市貌的改善和两个大院的美化,都成了县里的亮点工作,得到了地委领导的肯定,哪个县领导都不可能想换人来管。如果林局长调离了,他不当一把手谁当?要是不让他当一把手,以他那种狗脾气,哪个局长压得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