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三十八章 水落石出(上)
    与破旧的办公大楼不同,县政府宾馆外表普通内里却装修得非常豪华。宽敞的大厅、雪白的石膏吊顶、金色构件的水晶吊灯,墙壁上镶着瓷质本地风景画,地上铺着厚厚的红色地毯,实木的棕色前台里再站着两位穿小西装的齐整妹子,两妹子后面的墙壁上挂着显示各个时区的石英钟,很有点大城市星级宾馆的感觉。

    这座新昌最好的宾馆几乎不对外营业,只接待县里的上级来客,宾馆经理是副科级干部,在这上班的服务员也是有正式行政工勤编制的工人。待这些服务员年纪大了,都会安排到各个事业单位上去,园林所的钟阿姨以前就是这的服务员。贾栋材听邱绍飞那老油条说过,某某某还有那个谁谁,以前就在县政府宾馆里当服务员,然后怎么怎么被转编、提拔,说得有鼻子有眼。

    县政府办的人秘股股长时满平经常来这安排客人用餐,安排好了通常还会等在大厅门品,待客人来后再领着去包间,但今天他安排好后趴在前台跟两妹子聊着天。可路过的赵经理一听园林所的副所长来吃饭,连忙停住脚步打听究竟,着实让他心里一惊。

    “赵经理,你认识贾栋材?”

    身姿窈窕、面容艳丽的赵经理娇笑道:“嘻嘻,我们想改造一下周边环境。时股长,你们政府办的面子大,帮我们说说情?”

    黄大局长也就是在城建系统威风凛凛,来政府办公干却是夹起尾巴的,但没见识过他威风的时股长也不是好糊弄的,玩笑道:“赵经理,你耍我是吧?你家陈大局长一句话,谁敢不给面子?”

    呵呵,一代不如一代,连县官不如现管都不晓。正为这事发愁的赵经理暗暗摇头,换成黄新民他们那一批老秘书,哪会如此轻佻?

    “时股长,我们可不比你们办公室,没虎皮可以披哦。”

    说完,娇笑的赵经理扭着纤腰走了,时满平偷瞄了几眼她丰隆的圆臀,暗羡老夫少妻的陈某人好艳福。

    没一会,一阵引擎轰鸣声由远而近,时满平一听便知是贾栋材的皮卡车,来这吃饭的都是坐轿车,这种引擎声只有烧柴油的破皮卡才发得出。

    果然,轰鸣声停了没两分钟,风姿绰约的李红雯挽着一个极漂亮的小妹子、领着象黑猩猩样的时栋材出现在大厅门口,半趴在前台的时满平连忙直起身来,笑道:”李主任,安排在新庄厅。“

    在省城见过点世面又心智成熟,贾栋材走在软绵绵的地毯上暗暗惊叹,却从容得象是走在自己家里,还嘻笑着向时满平打听卫生间在哪。这是他以前被同学教坏的一个恶习,没钱在高档场所消费就一定要去上个厕所,美其名曰‘到此一游’。

    ”直走,左转“。

    时满平回答得利落,贾栋材也走得干脆,但李红雯非常不满,等到了包间后拉着脸道:”时满平,晓得什么叫礼数吗?“

    正开饮料的时满平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连忙解释道:”李主任,我跟栋材是朋友,成天在一起打球的。“

    平时都好脾气的李红雯瞪了他一眼,娇斥道:”人熟礼不粗!“

    ”我马上去“。

    脸上发烫的时满平连忙放下饮料,急步出了富丽堂皇的包间,去了卫生间门口等那黑小子。突然发威的李红雯显露出几分官威,也把一路上跟她有说有笑的胡娟吓了一跳,顿觉很拘束,更不敢开口求老师帮自己调动工作。胡娟不敢求人,刚训斥完手下的李红雯也不提,只是笑着帮她倒饮料。

    世上没那么多巧合,刚才在花圃里时,贾栋材都觉得这妹子太夸张,又何况是李红雯这样的人?可调动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尤其是从乡下往城里调。

    可事情又有那么巧,等去留念的贾栋材进来刚坐下,时满平忙着给客人倒啤酒、饮料时,包间的房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赵经理。

    一位是正科,另一位是副科,但副科级的赵经理妻凭夫贵,正科级的李红雯连忙给贾栋材介绍,这位赵经理是林业局陈局长的夫人。

    唉,是个人都比自己官大,知道对方老公权势的贾栋材连忙起身问好,紧挨着他坐的胡娟也连忙起身问好。有求于人的赵经理也不摆架子,伸出纤纤素手与两人握了一下,夸奖道:“哟,贾所长,你女朋友真漂亮!”

    胡娟脸上立即腾起两朵红云,想让李红雯接过这烫手山芋的贾栋材却不想被人误会。新昌太小了,如果让人误会了,以后他贾栋材还要不要找对象?

    “误会,误会,她是我嫂嫂的妹妹,也是李主任的学生,我们正好遇上了。”

    “格格格,什么误会?亲上加亲不更好?红雯,你瞧瞧,这可是真正的男才女貌!”

    “嗯,我觉得也是”。

    这位美女经理跟李红雯笑闹几句后,娇笑道:”贾所长,你看我这前后院太杂乱,书记和县长批评了我们几次。刚才钱县长见了我,又跟我说起这事,你是我姐妹的学生,可要帮我这个忙。“

    对上李红雯这样的县政府办正科级领导,有心巴结一二的贾栋材会有顾忌。但这位美女经理乱扯钱老板的虎皮,而且是局里刚拿捏了一番的陈局长的夫人,为了待遇敢跟黄大局长软磨硬泡的贾栋材会就范?

    所以,别人能做初一,他就敢做十五的贾栋材当即屁股往下一坐,冷声道:“赵经理,您别唬我,我就小萝卜头一个,钱老板的虎威还轮不到我来领教。”

    豪华包间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谁也没想到贾栋材说翻脸就翻脸,连一点面子都不给领导夫人留。幸好李红雯反应快,仗着今天刚确立的师生名义,伸手敲了贾栋材的后脑勺一下,斥责道:“怎么说话的?这么大的人了,还一副狗脾气?”

    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了,为了两三年后有挤进政府办的机会,毫无背景的贾栋材哪敢得罪好不容易攀附来的关系?

    “嘿嘿嘿,赵经理莫生气,我这人性子不好,连黄大仙都硬顶的。”

    当着陌生人的面都敢叫黄新民的外号,可见这年轻人如何刚烈,八面玲珑的赵经理也连忙就坡下驴。她也是没办法,书记大人说过两次,让她们宾馆整治整治环境。老公因为苗木的事跟城建局闹得很僵,她只好勉为其难来找这年轻人帮帮忙忙。

    等等,林业局的手续不是批了吗?

    脑壳转得快的贾栋材还是经验不足,只是觉得这其中有问题,却不好问怎么短短天把工夫就会跟城建局闹僵,但经验丰富的李红雯立即想起李县长说过要林业局苗木价格虚高的事,不禁心里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