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八十八章 上下一日百战(三)
    转眼间,来调研的地委王书记来了,又打道回府了。

    两天的一夜调研,这位书记同志对新昌的情况非常满意,尤其是与几个死气沉沉的邻县相比。林业改革推进迅速、平稳,新建的花木基地发展前景喜人,再次证明他对罗志平同志的评价是正确的,这位同志既擅长把握大局又善于搞经济。

    虽未得到领导的明确表示,但从领导只字片语中得到启示的罗书记大喜过望。送走领导一行后,罗书记随即召开常委会,一来是贯彻落实领导的指示精神,二来是讨论人事调整。

    这一次,罗书记对关键时候施以援手的李县长投桃报李,政府这边的人事意见得到了县委的充分尊重。比如政府办常务副主任毛建军同志调任县委办党组书记,随时准备接余主任的班。刚当几个月乡长的杨鹏同志,被任命为县政府办党组书记,随时准备接高主任的班。再比如远在沪市的黎冬同志,被任命为驻沪办主任兼县政府办副主任,正式跨入科级干部序列。

    这样的人事安排,除了黎冬那个办公室副主任不作数外,等于是给未来的县长埋了颗定时炸弹。如果新县长积极配合县委工作,两办主任将充当主要领导之间的沟通桥梁,既维护了书记的权威,又维护了新县长的威信;不配合,就会象当年蒋副县长当办公室主任那样,新县长的政令连办公室都出不了。

    作为最大的功臣,林业局也获得了嘉奖,由县委向地委申报集体二等功;局办主任王春生同志被任命为局党委委员,林政股股长冯援朝同志被任命为副主任科员,城郊林场场办主任陈勇同志被任命为副场长……;森林公安分局政委游茂生同志改任分局长、林业局党委委员,副分局长林长青同志改任政委,副政委刘卫东同志改任副科级副局长。

    唯有劳苦功高的贾栋材同志,除了个还没批下来的集体二等功外,连根毛都没捞到。王书记在林业局调研时,他跟在一干县领导屁股后头凑数,主汇报的是罗书记,补充汇报的是李县长;王书记去基地参观时,主汇报的还是罗书记,补充汇报的还是李县长,他这城郊林场书记兼总经理连句话都说不上。

    知道规矩的贾栋材也知足,这种场合当然是主要领导汇报,哪有他们这些下属露脸的份。想当初,向方政委呈报黎老陵园设计方案时,也是当时的郭书记主汇报、王专员补充汇报,书记和县长都陪坐在旁边,而黄局长因为是可能的实际主持者,才捞了个陪坐的资格。

    “你倒是想得蛮开哈”。

    卢副县长的嘲讽,倒让陪领导聊天的贾栋材嘿然而乐,他估摸着这位领导同志曾经奢望过,奈何书记、县长压根就没考虑过杨副书记也在调研领导里。

    嘿嘿嘿,换成他贾栋材,也不可能让钟仪或陈勇,甚至是刘冬生直接向书记、县长汇报。如果他们三人胆敢越过他贾栋材,肯定一汇报回来就会被调整分工,把他们发落到场部去守办公室。

    “行了,不说这事了。投资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考虑过鬼,非但没有考虑,贾栋材还绕过卢副县长向高主任以聊天的方式汇报过,表示反对引入邻县资金,只接受本地人或江浙客商的投资。如果不是顾忌着卢副县长即将当常务,他会绕过高主任直接向老板表达不满,当初说好让他全权负责,现在又说话不算数了?

    “卢县,现在情况有变化了。”

    特意来基地一趟的卢副县长皱起了眉头,贾栋材连忙起身把办公室门给关了,坐回来小声道:“黎冬绕过我打电话向高主任汇报工作,啰里啰嗦了一大通,主要问两个事。如果她招商成功,县里能不能兑现奖励;如果兑现,办事处如何与办公室分成。”

    卢副县长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随即又迅速消逝,疑惑道:“她能找到投资商?”

    “呵呵,我估计是她姐夫的关系,她要是有那本事,何至于被扔到园林所几年都爬不出来?”

    推荐黎冬升任沪市办副主任的正是贾栋材,推荐、运作她转正的也是他,现在他用这种不屑的语气,很容易让卢副县长相信了,因为这小子实在是太年轻。卢副县长自认是少年老成,但在贾栋材这个年纪,还只会看领导眼色行事,根本不敢有任何忤逆的想法。

    “高彬怎么说?”

    贾栋材见卢副县长如此急切,那种莫名其妙的轻视感又涌上心头,突然怀疑建城那个运输协会,到底是不是这位县领导的手笔。连自己都能权衡出利弊的事,他能当到常委副县长还会不知问题严重?

    “说了两个意见。一是接受社会资本要利于发展,二是谁控股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公司是新昌的,要为新昌的经济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说到这里,敬畏之心消失殆尽的贾栋材瞟了眼窗外,压低声音道:“卢县,我明白你的意思,关键是江浙那边。他们掌握了销路,提出来入股公司,我们能不优先考虑他们?

    我先表个态哈,我个人无所谓,如果不让我当总经理,我马上回去当我的书记。说实话,上个月我还跟李县长汇报过,要是有可能的话,我想基地上了正轨后退出来,请两年假去读研。”

    懂行的走人,这公司还搞毛啊?

    卢副县长大急,小声训斥道:“你脑壳短路了!”

    仗着自己够年轻,跟这位领导的关系也还不错,贾栋材把上次给李县长的理由又搬了出来。

    “经我的手已经送出去三十几万,现在您和李县长能护着我,你们走了之后呢?说句不好听的,李县长当了书记也只能呆五年,莫非您还能在我们新昌当县长、书记?要是没人护着,我自己又不识趣的话,迟早去纪委报道。

    再说了,我已经是正科,莫非四五年之内还能当副县长不成?既然当不到,我还不如申请调岗,去哪个乡镇补齐履历来。”

    贾栋材话中一再出现的‘李县长’,终于让想赶在班子分工大调整之前低价收购公司股份的卢副县长意识到,这小子并不象表面上那么恭顺,这是在用李县长压自己。

    权衡片刻之后,卢副县长坦诚道:“栋材,不要多心,你要晓得一件事,公司不比机关单位,不可能出现外行领导内行的事。这几个月来,除了资金、账目方面的工作,我这董事长过问过什么吗?”

    暂时没有,但以后呢?

    吃过亏的贾栋材不会把宝押在领导的允诺上,以他跟黄大局长的关系,尚且时不时得敲打他一二,又何况是地位高他数级的卢副县长?

    “卢县,我明白您的意思,关键是黎冬那边能开出什么条件。如果双方条件相差不远,跟谁合作,根本不是我能决定的。”

    见贾栋材一再推诿,卢副县长脸上阴晴不定,最终还是没强压。不为别的,只为他在老领导面前夸了海口,哪怕拼着几年亏本,也要把离体快繁技术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