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七十八章 姜是老的辣
    为了能回福利待遇更好的局里退休,没路子的老谢求过黄局长,也去求过吴局长,结果都被婉拒了。

    所以,老谢办妥了人事关系后,马上去城郊林场帮忙。作为几十年的老会计,她光凭冯大龙平时的一些闲聊,就知道贾栋材光靠初出茅庐的钟仪,几乎办不下来贷款。

    果不其然,老谢将账目稍作整理,便知道了原因所在。

    “栋材,我们这样是贷不到款的。”

    山林可能有问题,地皮也贷不到?

    表情诧异的谢会计迟疑了一会,小声道:“谁在帮你们跑贷款?那个钟仪?”

    “对啊?”

    疑惑的贾栋材连忙起身,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了,回来小声道:“谢阿姨,怎么了?”

    “这账有问题。”

    贾栋材吓了一跳,连忙拿过账本仔细检查,作为主持过园林所工作的前副所长,他不会做账但会看账。可看了半天,他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谢阿姨,这账很干净啊?”

    “对,可能就是太干净了,你平时的应酬在局里开支对吧?”

    贾栋材松了口气,理所当然道:“我还是局里的副书记撒。”

    所以才有问题,谢会计反问道:“刘冬生从来不管事的,对吧?”

    “他想混,那就混呗。”

    人老成精的谢会计明白了,难怪这账有问题,刘冬生也不作声。

    “谢阿姨,有话就直说,到底是什么问题。”

    “你莫看两边账目是分开来了,但隶属关系还是没有界定清楚。

    这么说吧,我们现在欠的103.22万元,其实是花木基地欠的。也就是说,负债的是城郊林场、石市乡政府、以及大大小小的76位股东,而不是单单城郊林场。”

    这意思贾栋材听得明白,连忙解释道:“工商局的王主任建议我们,先不要成立公司,省得缴纳各种税费。”

    “那我们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现在财务状况紧张,我们追加投资,就可以将乡政府和其他股东的股份摊薄。”

    这一次,贾栋材是彻底明白了,老谢没有领会到自己的真实意图。她想的是如何将城郊林场的利益最大化,而自己想的是兼顾个人、集体、政府的利益,在无法兼顾时,优先保障个人利益。

    “谢阿姨,集体不能损害私人利益,要不然我以后怎么做人?”

    唉,这小子的胆子比以前还更大了。可贾栋材帮她把人事关系调回了局办,这事就容不得她坐视不管,要不然等内行人道破玄机,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想了一阵,谢会计把账本合上,小声道:“栋材,你给我交个实底,你想各方占股多少?要不然,财务上操作不了。”

    也就是两人共过两年的事,他当过她的上司,彼此都了解,换成钟仪贸然这么问,贾栋材都会不高兴。原因很简单,笔杆子、刀把子不能有思想,机关单位的会计也不能有思想。

    想了想,贾栋材起身出去,从钟仪那把个人股东名册拿过来,小声道:“5221,社会资本占5成,国资委、城郊林场各2成,石市乡政府1成,你觉得合适吗?”

    谢会计翻看了一下名册,不禁吓了一大跳。名册上从县长到部门、乡镇主官不下二十,这小子是想把县里的重要领导一锅端咧。

    这哪是什么社会资本,明明是官僚资本!

    既然是这样,就更要尽快成立公司,将基地从城郊林场里切割出来。

    “至于吗?”

    “栋材,抵押山林贷款不太可能。银行不是傻子,我们场里的山林都在封山育林的范围内,二十年内都不可能砍伐,这就是一笔死的资源。我估计钟仪一直跑不下来贷款,主要就是这个原因。”

    说到这,谢会计又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道:“我能看出问题,银行里的人肯定也能看出来,但他们就是不说。栋材,钟仪她爹的权力可能没你想象中的大,这一点你心里要有数。”

    那妹子一直没跑下来,贾栋材心里早有预感,但他仍然不死心,讨教道:“老板出面呢?”

    “也不太可能,我清楚银行内部的运作,现在不比以前,只有县里求着他们,没哪个银行领导会再卖这面子。

    栋材,我们县里从银行贷款,都是以财政收入作抵押的。如果银行同意地皮也可以抵押,以后政府也按这例子来,他们答应还是不答应?”

    是啊,老谢能看出来,领导们也能看出来,估计他们是想让老子去银行闯一条路出来,万一成了呢?当局者迷的贾栋材没怨领导,他作为下属,这一点觉悟还是有的。

    “那怎么办?”

    谢会计又想了一阵,迟疑道:“这就要看你的决心有多大。”

    “直说。”

    “人不霸道不得人敬。”

    这办法贾栋材早想过,而且私下支使王娓娓卡农行的脖子,可那不管用。他也想过给建行捣乱,但人家明年就要收缩回地区,不会再新增大额贷款。

    老谢又想了想,小声道:“栋材,我们场部有多大?包括后面的菜园、池塘应该有一百亩吗?”

    何止,七八年前这里是郊区,城郊林场又要承担育苗的任务,所以从场部办公楼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占地面积足有一百一十几亩。

    “栋材,你是当领导的,不要操心房子的事,但你晓得我们这些职工不?

    农行也一样,他们的职工宿舍都是八0年前后建的,而且面积小、结构过时。既然我们场里有地皮,那就送他们亩把两亩,现在的事都是相互卖面子,我们给了他们面子,他们就要卖我们面子。

    还有,不能光靠领导的资金,我们还要引进真正的社会资金。我仔细算过,如果去掉工资、公关费之类的,花木售卖有14.8%的纯利。

    栋材,这不是开店,将近15%的净利已经不低了。只要我们允许社会资金进入,又能保证财务干净,很多人会愿意投资的。”

    有道理,姜还是老的辣,可场里拿什么抵押?除了山林、地皮外,贾栋材总不能拿职工的宿舍去抵押吧?

    “苗圃,我算过了,剔掉私人的投资外,林业局有120万苗木。现在你是副书记,跟黄局长关系又这么好,他还不会通融通融?”

    通融个鬼,莫看黄局长大方,涉及到这么大的数目,咦。贾栋材立即想起老板那天的话,黄大局长明年就要升,还会想着给后面的人留钱?以前在园林所时,黄局长就在账上给张健民留了三千,莫非离开林业局,又会给继任者留蛮多钱?

    “要的,就这样办!”

    “还有件事。”

    “什么事?”

    作为会计,老谢没少跟银行打交道,也没少给那帮人陪笑脸,如何不知现在的银行牛皮得很。要是贾栋材就这么去,搞不好连管事的人都见不到。

    这倒是个麻烦事,不要说老谢只是个会计,就是贾栋材这正科级,碰到隔壁的老钟还能扯个蛋,换成他们王行长,连打个哈哈都高高在上。以前贾栋材当对口副主任时,几次陪卢县去银行协调林业规费结算的事,连贵为常委的卢县长跟他们说话都客客气气的。

    “把钟仪叫过来,让她陪我去趟建行。”

    “栋材?建行停止放款了。”

    身材高大的贾栋材挺了挺腰杆,冷笑道:“老虎要发威的。”

    老谢会意地笑起来,仿佛又看到了以前的副所长,这才是熟悉的贾栋材同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