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七章 敲门砖(上)
    提拔前、报到时,黄局长和高主任都指点过贾栋材,等他正式调任石市后,乡里肯定会全力支持他的工作,但与各乡镇、林场的联系得他自己去跑,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李红雯身上。

    什么意思?

    一是县官不如现管,二是人脉即能力。

    琢磨明白了这两层,贾栋材将结交对象锁定在各乡镇分管林业的副职们身上,在人头熟的时满平引荐下,先在对方的地盘上接受酒精考验,等他们来县里开会或周末回城时再加深印象。

    三番五次下来,出手大方、为人豪爽的贾栋材顺利地融入了乡镇副职们的圈子,他和时满平的办公室也成了大家的候会室、休息室、茶室,每天都有来几个县里开会的副乡长、党委委员或副书记在里面瞎扯蛋。扯的那个蛋就是花木基地,贾栋材他俩不遗余力地向老哥、老叔们推销,每次都换来这帮副职们对小老弟的打趣、嘲笑。成天跟一帮‘副科病’厮混,随着对情况越来越熟悉,官场新人贾栋材也逐渐感到焦虑。

    做人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哪怕他相信贱人肯定会帮他,但若没有机会呢?想出人头地,最靠得住的还是自己奋斗,否则刘叔就不会说机缘。

    唉,普通干部、副乡长、党委委员、副书记、乡长、书记、局长……,如果听组织的话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做人,从普通干部升到副书记最少要18年,基本上没有可能干到正科级。用一位老大哥的酒话来说,别看他贾栋材高,二十四岁不到就成了县政府办的副科级,只要一步行差踏错,照样爬不到实职正科。比如,去石市当副书记,一任下来到哪个局委当副职?乡镇副职到城里当副局长、副主任,不能说组织上亏待了你,但接下来在各个局委里兜兜转转到退休呢?

    因此,贾栋材想不患‘副科病’,就一定要把花木基地办成、办好,起码要办得象模象样,让书记和县长都满意,成为县里新的亮点工作。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几年之后的乡镇换届时再进一步,争取赏识他的李县长还在任时搞个乡长当当,哪怕是最远最小的乡的乡长,一步跨入正科级领导干部序列。要不然等李县长离任了,谁能保证新来的书记、县长还会器重他?

    要想办好,就得拿到能足够的权力,否则神仙都难成事。一番绞尽脑汁后,贾栋材将与刘明亮父子再三商讨、修改后的实施方案,面呈到了高主任办公桌上。

    老板关注的工作,高主任很重视,特意把办公室门给关了,不让外人打扰,坐下来仔细看这份删减成二十几页的材料。

    坐在办公桌对面藤椅上的贾栋材略有紧张,他相信刘叔的判断,高主任没什么基层工作经验,应该看不出里面的门道,但从基层爬上来的李县长肯定能看出。只要有机会向李县长单独汇报,他才有可能从李红雯和孙乡长那抢到基地的财务权,然后再用财务监督权去说服各路神仙。

    可这一切的关键在李县长,一定要向李县长推销他的真实方案,才能把基地的财务权留在基地,而不是由李红雯和孙乡长争夺。

    良久,干瘦的高主任轻轻合上那方案,取下黑框眼镜,揉了揉发涨的眼睛,好好地思考了一阵。

    方案是不错,不但结合了林业改制带来的可能优势,还戴上了发展新兴产业、增加农民收入的高帽子,连如何解决启动资金的问题都较为妥当得解决了,很让人耳目一新,就是政治敏感性还不够,没有完全领会领导意图。

    沉吟片刻,高主任拿起桌上的烟盒,递了支‘大中华’过去,询问道:“栋材,如果按你这样操作,几久能形成规模?”

    “至少两年,高大人”,贾栋材连忙接过领导的烟,探过身去先帮领导点,然后继续道:“这种事不能冒进,否则会搞出大麻烦。”

    “有几麻烦?”

    经过深思熟虑的贾栋材完全明白领导的意思,却不想顺着领导的意思说,因为刘叔和黄局长给他的忠告犹在耳边,佯装苦笑道:“良田被毁,血本无归。”

    “田地不会跑,不过是恢复的时候多些手脚,关键还是资金回收的问题,对吗?”

    “嘿嘿,领导英明”。

    可要让高主任提出他的修改意见,他也觉得头皮发麻。按照这实施方案的估算,一亩地刨去道路、排水沟,能种60棵大型花木,即使按最低资金需求,也至少需要投入8万资金。若要上规模,坐在车里觉得气势宏大,任你再充分利用地势,那又需要几百亩还是上千亩?

    也就是说,想把这事办成,只能按这小子提出的引导社会资金进入,否则政府不可能兴建这么大规模的苗木基地,更不要提万一销售不畅的债务问题。

    可这行得通吗?那些生意人都猴精猴精,自己尚且觉得风险大,他们会轻易掏钱出来?

    见领导愁容不展,贾栋材狠抽几口烟,起身把办公室门给锁上,不禁让高主任疑云顿生。

    “高大人,其实是有办法的,但需要大领导们的帮助。”

    “说。”

    办法是黄局长给的灵感,贾栋材连刘冬生都没告诉,就是因为这太弄险。办法就是既然林郊林场都可以搞抵押贷款,那基地也能一边建设一边抵押,关键还是如何说服银行愿意放款。

    胆大包天!

    莫非银行的钱就不用还?

    不对,这小子沉稳得不象年轻人,不应该这样顾头不顾尾。城府颇深的高主任没有象对其他下属样斥责,反而鼓励道:“把你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出你口入我耳。”

    “哎,我想这么办,先成立一个有限公司,然后以公司的名义向银行贷款。等上了正轨,我们再把基地分拆成大小不等的小苗圃,鼓励社会资金以成本价购买小苗圃,我们帮他们联系销路的同时,也让他们自己去找销路。”

    见领导还一头雾水,贾栋材连忙解释道:“高大人,我跟一些小老板聊过,他们最担心的是财务问题。只要我们把财务选择性地向有意购买者公开,他们会不想博一博?现在街上的借款利息才一分,还要担心收不回来,若是能让他们看到赢利的可能,估计总有些人愿意拿钱出来博一博的。”

    反应已经没年轻人快的高主任思考了一阵,不禁后背都发寒。这小子还真敢想,这样的办法也敢用?什么鼓励社会资金,什么私人借贷,重点是前面的有限公司!

    用银行的钱来建基地,发展得好,成果是政府的;打不开市场,把公司破产了事,跟政府一点关系都没有。可话又说回来,银行又不是新昌的,搞出多少坏账跟政府有关系吗?

    顶多也就是扔只替死鬼出来,比如眼前这小子?等到风头过去了,再把这小子提起来就是,多少工作严重失误的干部不是先撤职查办,隔年把再另行安排?

    人才咧!

    难怪老板说年轻人有冲劲,这要是搞成了,还愁什么资金?

    就是风险太高了,高主任思忖片刻,知道这种功劳非但不能抢,连沾都得少沾,连忙小声道:“跟黄局长、李书记汇报了吗?”

    操,又是第二个张健民,贾栋材不禁暗暗庆幸没有和盘托出,佯装不满道:“高大人,我现在是你的兵。”

    懂规矩,高主任满意地点点头,确认道:“跟谁提起过吗?或者说,有谁可能会知道?”

    得让他不敢乱抢,贾栋材毫不犹豫把刘明亮父子给隐瞒了,而是把担个强蛮名声的黄大仙拎出来当幌子,“黄局,我跟他吃酒的时候,他想出来的,当时我还笑他胆大包天。这不是没法子嘛,大老板要做事,县里又掏不出钱,我也是没办法。”

    难怪,这种剑走偏锋的办法,也只有黄大仙才想得出。高主任又点了点头,小声道:“不要跟别人说了,如果领导问起来,就说这是你一点不成熟的想法,晓得不?”

    不是想抢功?贾栋材不禁暗生感激,连忙道:“我听领导的。”

    “嗯,等忙完了黎老归葬的事,老板可能会找你了解情况。老板的站位更高,看待问题也更全面,你要作好充分的准备,把各种问题考虑得更周全。”

    “是”,贾栋材连忙告辞,回到自己办公室等真正能拍板、能决定他前途的领导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