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八十五章 惠而不费
    ‘县园林管理所、县设计院、县城管大队、县……各办、各股室:

    经新昌县城市建设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由局党高官、局长吴赣东同志提名,决定:

    贾栋材同志任县城市建设局办公室副主任,免去其园林管理所副所长职务;

    王娓娓同志任县园林管理所副所长,免去其园林所人秘股股长职务。

    江义同志兼任县园林管理所人秘股股长职务。

    XX新昌县城市建设局委员会

    1994年6月12日’

    局里突如其来的人事任免,把所里的人震得七荤八素,再次痛失副所长职务的江义更是脸色雪白,恨不得把头低到裤裆里去。

    不过,接连被打压的江义如何没人注意,众人都在关心贾栋材的调职和王娓娓的意外升职。小贾所长接连被李县长亲口夸赞,居然明升暗降去局办当没鸟权的副主任?还有,一点风声都没听到,王娓娓就当副所长了?

    可看着黑塔样的贾栋材笑着站起来鼓掌,反应快的冯大龙马上明白了,这是给他老大解决房子问题,免得日后有人拿房子的事说不合规,局办副主任到下属单位占套房子,那才是理直气壮的咧。嘿嘿,局里主动解决房子问题,提拔不就在眼前?

    “啪啪啪”,添坐第一排最末的冯大龙蹦起来鼓掌,反应慢半拍的邱绍飞也连忙站起来鼓掌,院子里掌声热烈。

    待掌声稍停,笑容满面的杨副局长示意道:“小王,表个态”。

    粉面通红的王娓娓连忙和几位领导握手致谢,然后向职工们表态,感谢组织培养、领导关怀、同事抬爱……。重点是,激动的王副所长几次提到吴局长的关怀,表示一定不辜负吴局长的期望,努力配合张所长的工作等等,听得满面是笑的张健民脸上有点僵。

    操,园林所还真出人才!同样听出了忠心的杨副局长暗乐,等这位副所长同志表完态,拍了拍贾栋材的肩膀,笑道:“栋材,你去跟娓娓交接一下,我先跟健民说点事,等会跟我去局里报道。”

    “是”,正高兴的贾栋材跟同事们笑闹一番,把感激涕零的王娓娓叫到副所长办去交接。

    不容易啊,从扫大街的环卫女工,几年工夫成了事业编的国家干部、副所长,王娓娓除了感激把她从街上拉出来的黄局长,还感激这位年龄比她还小的贾领导,要不是他在吴局长面前力荐,怎么可能越过有文凭、有靠山的江义?

    “栋材,谢谢啊。周末我请你吃饭,感谢感谢你。”

    这是第二次说要感谢,听出话音的贾栋材笑了起来,玩笑道:“吃饭可以,别的就免了,你真当我说话不算数?”

    “那怎么行?”

    收了人家的礼,人情就淡了几分,以后还要仰仗人家关照女友的贾栋材,哪会干那亏本买卖?那么漂亮的女人,成天跟帮荤素不忌的大男人打交道,他要是能放心才有鬼。

    “娓娓姐,我们是朋友,那就莫来那一套。你看我问龙伢要指标时,连根毛都不给他。”

    旁边的冯大龙一听,更是得意洋洋,可王娓娓坚持道:“那不行,那不行,一码归一码。”

    “算了算了,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就帮我关照点黎冬。”

    王娓娓脸上顿时精彩,知道越描会越黑的贾栋材也不分辩,小声道:“娓娓姐,我在局里是过路鬼,马上要去县政府办过渡,估计九、十月份就会去石市搞基地。黎冬有江浙的路子,我在石市站稳了,会想办法帮她办调动。还有一点,张健民是当官的人,做事是靠不住的,所里的事你要心里有数。”

    不是那关系?

    对照平时两人没什么异常,黎冬本人又在场,加上贾栋材的前途大好,现实的王娓娓将信将疑,连忙道:“你的意思是?”

    还是脑壳木了些,贾栋材只好小声提点道:“技术,所里能吃烂花木这一块的,只有我跟她,大龙都只能算半个。趁着她还在所里,你也跟着多学学,只要你懂花期控制,日后张健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不过事情说好来,我那边启动了,我可以不调走大龙,黎冬是我必须要调过去的。如果张健民不同意,我又实在没办法打开销路,肯定会去请县长批条子。”

    王娓娓这才会意过来,不禁头皮发麻,她一个扫大街的女工,能得到黄局长的器重,除了有点关系外,更重要是她敬业。可让她拒绝贾栋材调人,她也没那个想法,如果人家帮了她大忙,还去拒绝人家,她王娓娓成什么了?

    “栋材,把她调回来管小苗圃,你觉得怎么样?”

    总算是聪明了一回,贾栋材佯装无所谓道:“随便你,我只是提醒你,赶紧跟着学,莫到时候她再一走,所里没人接得上脚。嘿嘿,黄局有句话是没说错的,我们这些没背景没路子的人,想出头就要靠真本事!”

    没学历、没后台又想坐稳位子的王娓娓眼前一亮,连忙道:“行,那就这么办。张健民那人我清楚,揽权是厉害了些,但也掂得清轻重。”

    帮女友换了个轻松点的岗位,贾栋材又把一些事交接完,出去跟邱绍飞他们笑闹。黄局长去年提拔的时候,局里对他毁誉参半,要不是上头要用他这个人,指不定就黄了。贾栋材可不想组织部来考察的时候,也被人暗中使绊子。

    还好,不要说老陈、老万那帮老油条,即使是江义都没再冷着张死人脸,想来是让他在设计图上署名的缘故。

    听着门外贾栋材他们的笑声,坐在所长办里跟杨副局长扯锯的张健民,却几次都想拍桌子发火。

    调走贾栋材没问题,他还巴不得,但提拔王娓娓呢?

    局里就那么信不过老子?

    好,提拔也就提拔了,管理费的事又算什么?

    以前黄新民当所长时谈好的事,到了我张健民手里,局里的人就说话当放屁了?

    顾忌着张健民马上要进班子,杨副局长没给他脸子看,反而委婉解释。

    要怪只怪黄新民太能折腾,居然把城郊林场的一正二副都送进了纪委。以吴局长他们的猜测,黄大仙是在落实县里的指示,想强行打压明年的苗木价格。象黄大仙那种人,只要能让上级领导满意、能升官,就没他不敢干的事。如果明年收购苗子的时候,价格真的大幅度降低,谁还愿意交那20%的管理费?

    可那是一年几万的管理费,张健民肉疼道:“杨局,你也要替我们想想!”

    见到处攀关系的张健民,居然不琢磨不提拔江义却提拔王娓娓背后的意味,还在纠结那几万块钱,杨副局长就觉得好笑。这样的人居然当了园林所所长,还马上要提纪检组长,真不晓得组织部的领导们眼睛得了什么病。

    “健民,你脑壳怎么不开化呢?我跟你说,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你可不是黄新民,上头有大领导看得重。”

    妈的,自己马上要进班子,局里怎么可能不给所里掺点沙子?力争无果的张健民终于认清了形势,不能再反对了,要不然提拔的事都会出问题。城建局不是小局小委,主要领导的意见会受到组织部的高度重视,他又没黄大仙的本事,如果主要领导不高兴,下头的人又嚼嚼蛆,指不定戴了一半的帽子就飞了。

    “好了,王娓娓还算老实人,没提拔江义就算对得住你。”

    印把子在人家手里,不愿也得愿,肉疼的张健民只好答应。

    “还有点事。”

    前途捏在人家手里,张健民也认命了,“你说。”

    杨副局长说的是贾栋材的事,调他去局办当副主任,明面上是替他解决职务推荐问题,其实是把他的房子问题解决掉。这一点,不用杨副局长解释,张健民也想得明白,组织上要提拔重用的干部,哪个领导也会送人情,而且把能送的一次性送完,彼此落个香火人情。

    “不出意外的话,他在县政府办过渡完了,会到石市任纪委副书记。局里的意思是,以后还要请他继续全权负责苗圃,城管大队那辆车归他带走,没意见吧?”

    这个不太合规矩,但人家点明了那辆车是城管大队的,本想把车留下当配车的张健民又能如何?

    “那就这么定了,我先走。”

    “我送送你”。

    两人出了办公室,把正在跟同事们笑闹的贾栋材叫上,三人说说笑笑地出了院子,坐杨副局长的车去局里报道。

    都是老熟人,贾栋材一到局里,迎面撞上的股长、干部们都祝贺他,大家笑闹成一片。到了局长办后,吴局长正在电话里向领导解释什么,转头看了一眼便作了手势,示意杨副局长先带贾栋材去转转。

    三人转完了局里大大小小的办公室,重新回到局长办寒暄完后,领人来的、送人来的托词告辞,留下主要领导跟贾栋材谈话。等办公室门关了,清瘦的吴局长递了支‘芙蓉王’过来,贾栋材连忙起身双手接过,又掏出打火机探身过去帮领导点上。

    就这一个行云如水的动作,吴局长很满意他的恭谨,笑眯眯道:“栋材,有数了吗?”

    贾栋材还以为是过来任职的事,连忙感激道:“谢谢局领导关心,该交接的我都交接好了。”

    领会错喽,又听到一点风声的吴局长扔了支烟过来,小声道:“栋材,晓得黄大仙在搞什么不?”

    知道一些,黄大仙是个不折腾就会死的人,现在正想把几个林场与林业局脱勾,彻底改制成企业。

    “晓得他还想搞什么不?”

    也知道一些,县里压着黄大仙降低苗木价格,贾栋材有些明悟了。别管城建局、园林所如何跟黄大仙有渊源,但以他那种做事风格,为了完成县领导的任务,难说会把他自己也参股了的苗圃当鸡杀。

    可这事吧,风声出来后,贾栋材也不敢再轻易答应。虽说两人关系不错,现在还经常被人家叫去喝个酒,但以他对黄大仙的了解,如果真要拿城建系统的苗圃当鸡杀给猴子们看,哪是他能劝得了的?

    贾栋材还真高看他自己,吴局长没指望他去跟黄大仙讨价还价,只求收购苗子的时候,莫为难大家就好。林业局一支独大了几十年,哪是书记、县长说要改革就能改得成的?

    仅是这样就好办了,贾栋材连忙小声道:“应该不会了吧,我前两天还跟他一起喝酒,说起过这事。”

    吴局长笑了笑,小声道:“嘿嘿,就他那种人,只要能把任务完成,什么事做不出来?好了,就这样吧,你平时坐不坐班我不管,但要多盯着点园林所。嘿嘿,不是我看不起张健民,实在是怕他把陵园的事办塌,还是你办事,我更放心。”

    “哎,我明天约他喝个酒,看能不能套出些话来”。

    “嗯,带上王娓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