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八十章 翻脸与妥协
    清幽的院子依旧被巨樟、古藤笼罩,所长办的小平房里粉刷一新,墙上还涂了乳胶漆,新大班台、新大班椅、仿红木沙发,再加上一个新的玻璃茶水柜,县园林所所长办也算是鸟枪换炮。

    眼睛里全是血丝的贾栋材熬了一夜,终于把两份材料写好,把材料往亲自帮他沏茶的领导面前一放,一屁股坐在办公桌的新高脚转椅上,打着哈欠道:“张所,写是写完了,还得你老人家润润色。啊,啊”

    “辛苦辛苦,吃根烟吃杯茶,我看看。”

    “哦”,贾栋材接过烟,就着领导的花哨防风打火机点着,坐在那打着哈欠等他给意见。这两份材料刘明亮都看了,还帮着改了一遍,但还是要领导把关撒。

    嗯,文笔不错,数据翔实、逻辑严密,还紧扣当前的政治形势,就这写作能力放到两办去当笔杆子都够了。张健民仔细看了一遍,边看边赞叹人不可貌相,没想到小贾一副猛张飞的身板,内里还这么文秀,不愧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十几分钟后,很满意的张健民放下材料,又递了根烟给打瞌睡的贾栋材,商量道:“栋材,森林公园的方案我没意见,苗木业的规划这样不行。”

    “啊,什么?领导?”

    “你呀,你是园林所的副所长,就要站在我们所的立场上。说句不好听的话,局里有的就是钱,我们用得到一分?”

    一提钱,正犯困的贾栋材倒想起件事,连忙从外套兜里掏出个厚信封,探过身去拉开领导的抽屉扔进去,小声笑道:“张所,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回来这几天忙昏了头,不记得了。”

    手里夹着烟卷的张健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客气道:“栋材,这样不好吧?”

    老子不来进这贡才不好咧,贾栋材小声笑道:“嘿嘿嘿,我们赚了钱,领导这一份总不能少撒”。

    嗯,看那厚度,没有五千也有三千吧?

    收惯了礼、也送惯了礼的张健民,马上想起了老婆说的闲话,不禁心里一惊。搞不好援朝他老婆没吹牛皮,龙伢子真的赚了三四万。

    脑子里急速盘算一阵,张健民不禁心生贪念,浮起个笑脸道:“栋材,既然你们赚了大钱,就不能让公家吃亏,明年给所里交三万吧。”

    贾栋材顿时不高兴,闷声道:“张所?”

    “呵呵,你不提这事,我都想跟你聊聊。我姨妹子在银行上班,你们赚了几多,我心里还会没数?”

    不可能!冬冬除了把冯大龙的钱带回来了,其余的都存在她在杭城的账上!

    冯大龙!

    肯定是冯大龙!

    肯定是那混账东西嘴巴又没关住风,在家里吹了牛皮,结果让张健民听到了风声!

    贾栋材顿时被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把冯大龙提过来扇几巴掌,再三交待他管住嘴巴,还他妈的嘴巴不关风?

    见贾栋材气得脖子上都冒青筋,张健民更有十足把握,深山含笑的苗子远比想象的更赚钱。还真没看出来,这家伙看起来是个耿直人,内里心机深得很。要不是龙伢子嘴巴不关风,谁晓得他们不声不气就赚了十几万?

    可张健民也看走了眼,贾栋材为了待遇,敢跟黄新民那种强蛮人吵吵闹闹,又会是什么善斋公?

    被张健民这么一逼,性子暴烈的贾栋材当即翻脸,沉声威胁道:“张健民,你莫诈我,信不信我能让你这所长当不稳?”

    混账!

    张健民也被气得七窍生烟,可刚想发火又强行忍住了。且不说桌上这两份材料和苗圃事关重大,即使没有这些,如果这混账东西真要造反,本就心怀不满的邱绍飞、江义、老谢,还有冯大龙那萝卜头都他妈的会倒过去。

    有副所长挑头,加上三个股长、一个会计响应,光靠一个唯唯喏喏的王娓娓,他张健民这所长还当得稳?

    “呵呵,哈哈哈”,强自压着火的张健民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贾栋材莫名其妙。

    “栋材,你好歹也是当副所长的人,就这么沉不住气?”

    操,老子又不是蠢牯,一来所里就削老子的权,取苗的时候还跑去盯着,生怕少了你那一份。操,要不是老子不怕你,你会好声好气跟老子讲?

    有恃无恐的贾栋材也把身体往后一靠,懒得跟这只‘八爪鱼’扯蛋,直截了当道:“张所,开条件吧。黄局长我都敢硬顶,凭的就是老子有本事。”

    混账东西!

    可强笑的张健民已经冷静下来了,不得不承认是他张健民离不开这混账东西,而不是这混账东西离不开他张健民。

    “算了算了,不开玩笑了,你这伢子就是开不起玩笑的人。我还是以前那句话,我们搞工作是为了生活更好,要是不能生活得更好,这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有了这个一听就假的哈哈,贾栋材也稍稍冷静下来,两人要真翻了脸,他也沾不到什么便宜。远的不说,苗子的事一漏出去,所里这帮老油条还不得眼睛冒火?

    “你说。”

    见这混账东西冷静了,张健民也索性不绕圈子,他看准了贾栋材不想见财化水,大家就有得谈。

    “栋材,我老张有那么不讲究不?你记得礼敬我这领导,我会为难你?好了,这事打住,我们谈正事。苗木业规划要改,不能把我们园林所排除在外,而且要突出我们的重要性。”

    这没问题,本来就是主要领导去汇报,只要你不怕县领导看你出丑,你想怎么汇报都行。

    “我没意见,这材料本来就是要你把关的。”

    “我来亲自指挥建设。”

    主要领导想指挥,莫非副手还能争不成?可贾栋材也不是善茬,讨价还价道:“我来所里盯着?”

    五六十万经手,谁不想沾些油腥?张健民在功劳和利益之间稍一犹豫,同意道:“你不盯着,我也不放心,还有件事。”

    只要大家都有好处,贾栋材也很痛快,“你说”。

    这事就不太好明说了,张健民只想把小日子过滋润些,但有机会往上爬,谁不想再往上爬?可想在县领导的功劳簿上记一笔,没有贾栋材的配合根本做不到,因为李县长已经知道这些方案是贾栋材的手笔,与他张健民没多少关系。

    “栋材,不出意外的话,后山改造完之后,你就要高升了,而且十有八九是去石市乡搞苗木基地。”

    贾栋材心里一动,刘明亮也是这么分析的,而且说千万不要上黄大仙的当,跑到城郊林场当场长。

    “呵呵,张所承你吉言。反正方案我都草拟完了,润色、修改、把关都是你领导的事。”

    刚才还被气得七窍生烟的张健民心里一喜,又觉得眼前这混账东西虽然混账了些,但还是很上道的。

    “呵呵,既然老弟这样说,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我想在这设计方案上加个名字,你看?”

    无耻!

    知道署名权对设计师来意味着什么吗?

    贾栋材差点一个没忍住,幸好理智让他高抬的手落下时,变成了轻抚桌面。可这一理智的举动,反而在官油子张健民面前露了怯。

    “栋材,我晓得这让你为难,可你也多想想,你是要走官路的人,这些东西对你有什么用?”

    他妈的无耻,贾栋材嘲讽道:“对我没用,莫非对你张所长又有用?”

    哼,林局去人大养老,不就是没压住黄大仙?莫看这混账东西没黄大仙高调,内里呢?黄大仙好歹还光明磊落,什么事都硬桥硬马,这混账东西是外豪内奸!

    真他妈的无耻,就为了不让自己比成渣,连这样的假功劳都要、都抢。可是,等张健民拉开抽屉,把那个厚信封放在桌上,贾栋材终于让步了。人家这不是要还他,而是提醒他种源的事,相比几十万块的利益,贾栋材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呵呵,随便你,只要莫把我跟江义的名字划掉就行。张所,我以后可能不走技术职称的路,江义是难说的。”

    这不就行了?张健民脸上冰雪消融,笑骂道:“怎么可能,我老张有那么不会做人不?”

    会个屁!认输了的贾栋材暗呸,提议道:“还是签个协议吧,你我都放心。”

    “你信不过我?”

    “呵呵,我信不过所里的人,不想走后有人搞鬼。”

    未必没有毁约之念的张健民脸上一阵阴晴,见贾栋材没有继续让步的可能,打了个哈哈道:“只限今年的。”

    “行”,说完,贾栋材也懒得再跟这种恶心的官油子扯蛋,拉开办公室门往外走,径直去人秘股打冯大龙的Call机。等这混账东西紧赶慢赶跑来时,贾栋材的协议已经拟好了、签好了字,黑着脸道:“去喊张健民签字、盖章,再交给黎冬保管。”

    一听这话,心虚的冯大龙脸都吓白了,急忙道歉:“材哥,我错了,对不住你。”

    道歉有什么用?为了这混账东西的一时之快,老子连第一署名权都没了,可黑着脸的贾栋材并没有发火。起草协议的这几十分钟里,他也想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黄大仙会对手下冷漠。那不是天生的,而是到了一定的高度就必须冷漠,否则会把自己活活气死累死,所以才有‘善不为官’的说法。

    因此,贾栋材脸上好看了些,训斥道:“在我面前,无非是骂你两句,要是独挡一面了还管不住嘴,迟早让别人踩死!”

    “是”,提心吊胆了几天的冯大龙终于松了口气,连忙拿着两份手写的协议书去找张健民签字盖章。他发誓,以后工作上的事,再不跟老娘扯半句,私秘点的事,连老爹都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