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七十八章 为自己织一件嫁衣 (上)
    阴雨绵绵,呆坐在办公室里的张健民,心情也和这鬼天气一样。

    原以为园林所受到县里重视,公园又修缮完了,调过来当所长是个轻松又出成绩的位子,没想到还没半年就遇上大麻烦了。花百来万给本地出去的老将军建个陵园,并不是什么大事,隔壁县为这种事还削了半个山头呢,可鬼知道当时黄大仙心里怎么想的,居然给领导汇报说顶多五十万就修得起来。

    张健民找设计院的人看过,那帮人看完贾栋材的设计后一个劲地说好,还说110万的成本很合算,除了修建陵园外还可以顺带改造公园的后山。如果不按方案来,建出来陵园会显得太突兀,反而成了个四不象。

    说的都在理,可110万的造价,得50万修出来,这事谁干得了?

    上次在县里开会,张健民刚说没办法,新来的卢常委副县长马上扔过来一句:‘黄新民说顶多50万,你张健民该不是嫌8万的财政预算太少了吧?’

    黄新民是谁?那是个手头上只有5万,就敢整修公园的蛮人,可县领导就认可黄新民,只要是他说干得成,那就肯定干得成,干不成的要么没本事,要么就是想从中捞钱。

    操!

    暗骂了一声,心情不好的张健民见贾栋材还没来,阴着脸叫了声:“王娓娓,王娓娓,打电话给栋材,怎么还没来上班?”

    隔壁的王娓娓答应了一声,连忙打贾栋材BP机,小声留言:张发火。对面的谢阿姨见状直笑,小声道:“昨夜你也不劝一劝?”

    “老领导敬酒,他要吃,我敢劝?”

    “呵呵”,两人低笑起来。

    这人啊,就是要有对比,以前黄局长在这兼所长时,大家虽然服气但嫌他太严厉,还尽给所里揽些吃力不讨好的活。现在换了个所长,严厉倒是不严厉了,还整天笑眯眯的,但总是让大家觉得心里憋得慌。

    没多久,昨夜被黄局长灌了场乔迁酒的贾栋材来了,小跑进所长办歉意道:“领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昨夜让黄大仙他们灌醉了。”

    刚才还发火的张健民精神一振,急忙道:“我晓得,问了黄局长不?”

    身上没有什么酒气了的贾栋材转身,一脚把门给踹上,小声道:“领导,他是黄大仙,有个屁的办法。晓得他怎么说的不,管他妈的先动手搞,县里总不能看到搞了一半不给钱吧?”

    操,早知道就这办法,黄大仙用这办法没问题,我张健民也用得了?黄大仙用这办法,最多是挨两句批,我张健民要是敢用这办法,搞不好纪委要来找老子谈话了!

    “那想到什么办法没有?”

    当然想到了,贾栋材琢磨了五六天,又在杭城跑了一趟,已经有把握控制在五十万左右,但他哪会轻易说出来?

    “领导,我想了几天,也就能节省十来万,大头还是在建筑上。哦,对了,江义来了不?他有些想法,我安排他去搞了。”

    “江义,江义,过来一下”,手下得力就是好啊,张健民不禁大喜,连忙把江义叫进来。

    可冷着张脸的江义一进来,张嘴便是没弄好,昨夜黄局长补请老同事吃搬屋酒,他喝醉了没时间弄。

    不愧是江义,猜到这混蛋不会轻易出手的贾栋材暗乐。上次李县来视察时,这混蛋端个茶盘都能站半个钟头,要是这样的机会都抓不住,那他老爹的副局长就白当了。

    看着江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张健民当然晓得这混蛋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去县领导面前混个脸熟。眼睛余光再看贾栋材,这黑大个倒是板着脸瞪着江义,但不用猜也知道,如果现场会不带他去露脸,搞不好最多就是省十万,其它的想法他会永远烂在肚子里。

    操,老子好说话,这帮混蛋就把老子当善斋公?

    可气得脖子粗的张健民愣是发不出火来,江义他爹是局里的二把手,贾栋材是他的副手,而且说交权就交权,还说了有办法省十万,他能轻易训斥?突然间,张健民有点佩服黄新民了,人家就是敢霸道,不管你是谁只要事情没办好,他就敢破口大骂,不服就往死里整。

    刚想顺水推舟把这事应付过去,谁料隔壁的老谢又跑来添乱,县政府办的时股长打电话来了。没大事,就是通知所里,李县长后天要到后山上开现场会的计划不变,让张所长马上组织人清理出条小路。

    谢阿姨通知完,冷着脸的江义古怪地看向张健民,又看看站在那不作声的贾栋材,所长办里顿时气氛怪异。前几天张健民还说明天县领导会来开现场会,结果县政府办通知的是原定后天的现场会计划不变,其中意味还用说?

    不这就是想压制副手吗?免得象林局长样被黄局抢尽风头,结果副手高升林业局局长,一把手反倒调任闲职。

    然而,等谢阿姨没事人样出去后,默不作声的贾栋材吱声了,打圆场道:“领导,要不我们马上组织人清理一下后山?”

    “对对,你马上去安排一下。”

    后山早就清理好了,但有这个说辞,尴尬的张健民顺坡下驴,瞪了冷脸的江义一眼,示意贾栋材去摆平这刺头。其实也就是瞪一眼,别说江义和贾栋材,就连隔壁的谢会计她们都知道,只要江副局长还坐那位子上,张健民根本不敢拿他怎么样。现在,贾栋材终于体验到了副职的另一个好处,那就是不管一把手高兴不高兴,除了调整分工外,基本上拿副职没辙。

    两人出了所长办,一前一后进了隔壁的副所长办,贾栋材把瞎忙的冯大龙轰走,主动扔了根‘芙蓉王’给江义,没按领导指示教育他,反而冲他竖了下大拇指。一屁股坐下的江义见状,也冲这位他不得不服的副所长同志露出个笑脸,小声道:“栋材,让我做事没问题,但不能让我白干吧?”

    废话,贾栋材从黎冬给他买的黑色真皮公文包里拿出手稿,扔给江义道:“去设计院晒图,署我和你的名字。把这方案结合你自己的方案,弄个方案出来给他交差。”

    “栋材?”

    “他是主要领导,汇报工作是他的事,莫非你还想越俎代庖不成?开现场会的时候,你跟我站一起,去吧。”

    “好的,我马上去办”。

    江义仍然看贾栋材不顺眼,但又不得不服这位处事公正,还有机会就给下面人谋福利的所领导。如今贾栋材把话点在了明处,捞个露脸机会的江义连忙照办,拿着手稿快步走了,看得隔壁所长办的张健民更是气得想把茶杯给摔了。主要领导的话当成耳边风,副所长却支使得动,还服服帖帖的,让他这一把手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