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天绝山庄 > 第四章 少主
    “先带回去再说吧,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彩袍老婆婆点了点头,一把抓起柳依依放在身前,一鞭子抽在马身上,胯下黑马长鸣一声飞奔出去。

    柳依依并未像朱笑笑那般挣扎,因为她知道自己挣扎不掉,况且看起来这两个老婆婆似乎对她们并无恶意,索性什么也不说,蜷缩起身子任由彩绸老婆婆带着她一路驰骋。

    朱笑笑虽然身子不能动,嘴上却是不停的骂着,什么难听骂什么,虽然那些话在黄剑看来都不算歹毒,可对她来说却已经是能够说出的最难听的话了。

    也许是嫌她太吵,黄剑终于忍无可忍直接点了她的哑穴。

    又穿过一片密林,四人便来到一条官道,走在前面的彩绸老婆婆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把这娃娃也带上,少主应该也在前面不远,我已经听到有追兵杀过来了。”

    黄剑微微点头,一把接过被彩袍老婆婆送过来的柳依依,前面坐着朱笑笑,只好将她放在了身后。

    “抓紧了,掉下去我可不能保证你还能活着。”

    柳依依一个激灵,赶忙双手牢牢的抓住黄剑。

    身后果然传来一阵凌乱的马蹄声,还有一个尖锐的男人的声音。

    “放下你们手中二人,皇上仁慈兴许能饶了你二人性命。”

    柳依依别过头想去看,可她只看到彩绸婆婆突然拔剑朝那群人冲了过去,身下的马应声而动,转眼间视线便模糊了起来,她身子一晃险些跌落马下,惊慌中抓着黄剑的手更加紧了。

    身后传来一阵兵器相击的金属声,随后是许多男人的惨叫,以及长剑划破夜空的破空之声。

    沿着官道一路狂奔,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黄剑终于让马停了下来,对着空无一人的官道吹了一声口哨。

    瞬时就有数十个少女簇拥着一个白袍少年从树林中走出,那少年眉清目秀神采奕奕,一头长发自然向后梳着,眼神之中带着一股子坚毅和明亮,眉宇间一股浩然英气,让人第一眼看见就不禁有一种心驰神往的感觉。

    “黄剑前辈,辛苦了,不知羽化剑前辈为何没跟您一同前来?”

    男子声音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人听了如同夏日般热烈的呼唤,似乎足以融化整个冬天的冰凉,又犹如暴风袭来,让人不能呼吸。

    只是这一句话,不禁让朱笑笑和柳依依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可他只是看着黄剑,仿佛身边所有的人和黄剑前后的两个女孩儿根本都不存在一般。

    “她去挡追兵了,应该是东厂的人追来了,放心吧,那些人不是她的对手。”

    男子微微点头,一挥手,又有几人牵着数匹精壮的宝马从林中走出。

    “这是父亲从草原买来的汗血宝马,黄剑前辈换马吧,我们去天绝山庄见祖父。”

    黄剑微微点头,示意柳依依下马,可柳依依只是上下张望,却似乎不知道怎么才能从马背上下去。

    白衣男子看着她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他身边的两个女子立马走了过去,把柳依依从马背上扶了下来。

    黄剑随即抱起朱笑笑,脚在马镫上轻轻一踩,两人瞬间飞起,再平稳的落在地上。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众人循声望去,来人正是那个彩绸婆婆,从白衣男子的话语中可以知道此人叫做羽化剑。

    羽化剑飞马在白衣男子身前停下,她翻身下马抱拳对白衣男子说到。

    “少主,都解决了,我们走吧!”

    白衣男子也对羽化剑拱了拱手。

    “两位前辈先走吧,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我还想再玩玩呢!”

    两位婆婆相视一眼,都露出一丝苦笑,却也没说什么。

    她们哪里能够丢下眼前的男子自己走,万一他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回到天绝山庄老大不生气才怪。

    “少主,来的时候老庄主千叮咛万嘱咐,接到人马上就要赶回天绝山庄,可不能耽误了,万一要是您出了什么问题,您让我们该如何向老庄主交代。”

    啪!

    那男子转身猛地一巴掌抽在说话的女子脸上,眼中是满腔的怒火和不屑。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不就是一群锦衣卫和东厂的太监么,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被打的女子一脸委屈,她不敢再对男子说什么,只好把目光转向黄剑和羽化剑。

    “喂,你这人,怎么能随便动手打人呢?”

    说话的是黄剑身边的朱笑笑,此刻她的穴道已经完全被黄剑解开。

    白衣男子转过身看着朱笑笑,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孩儿,看得朱笑笑有些不自在,不自觉的往黄剑身后缩了缩。

    “你就是建文帝的女儿?真不知道祖父为何会让我们来救你,要是依我看,倒不如给朱棣一刀杀了来的痛快,反正你父母都已经没了,留在这世上也没什么意思。”

    “你……”

    朱笑笑想要驳斥,可看白衣男子的气势,她终于还是忍住了,只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大滴大滴掉落了下来。

    “喂,你够了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到底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柳依依看不下去,从黄剑身边站了出来,一双坚定的眼睛死死盯着白袍男子。

    白袍男子愣了愣,随即把目光转向她,同样山下打量一番,才不紧不慢的回答。

    “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祖父只是让我们来救她,你又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如此跟我说话。”

    “谁要你救,不稀罕,况且救我们的也是两位婆婆,和你有什么关系?”

    柳依依毫不示弱,她同样瞪着白衣男子,一副我不怕你的模样。

    白衣男子有些火大,说实话不是他不想出手,只是几次想要主动请缨都被黄剑和羽化剑阻止了,他知道那是她们担心他受伤,而担心他受伤的原因,自然是怕回到天绝山庄祖父会生气。

    天绝山庄建立几十年来,一直都是祖父说了算的,整个山庄没有人敢不听他的话,包括眼前的两位前辈。

    虽然五年前父亲继承了天绝山庄庄主的位置,可是大事小事都是祖父做主,父亲只是个名义上的庄主而已,无论什么事情都还得听祖父的意思,甚至这二十四剑在天绝山庄的地位,都要比他那个庄主高出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