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天绝山庄 > 第一章 灭门
    大明建文元年七月,燕王朱棣为了谋求皇位悍然发动了震惊全国的靖难之变,由此,大明王朝建立以来长达三年的内战拉开帷幕。

    建文四年六月十三,燕军攻破大明都城应天,建文帝失踪,皇权落入朱棣手中。

    掌握权力的朱棣开始四处诛杀建文帝曾经的拥戴者,一时间不计其数的朝廷高官被灭门屠杀,而最为悲惨的,当属被灭十族的方孝孺。

    是时,身为方孝孺好友的户部侍郎柳城绪府中更是闹翻了天。

    当家中众人得知新君下令诛杀方孝孺十族之时,整个府中便开始人心惶惶,而这天一大早,东厂和锦衣卫更是开始全城搜捕方孝孺的朋友及门生。

    “老爷,我看我们还是快逃吧,刚才锦衣卫的人已经把兵部的黄大人一家全部给抓走了,我看以您和方大人的关系,只怕皇上也肯定不会放过您的。”

    跪在柳城绪面前的,乃是柳府管家柳二黑,跟着柳城绪已有数十年,虽然家中其他人全都乱了套,可他却还是不肯舍弃自己这么多年的主子。

    “你走吧,不用管我,你和他们一起走,走得越远越好,该来的总会来的,逃,又能逃到哪儿去?”

    柳城绪的五个儿女,有四个已经带着柳府之中的金银珠宝逃走,他们离开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去看一眼一直站在院子当中的柳城绪,唯独长子柳青山和他的妻女留了下来。

    “你也走,带着你的妻女,和他们一起,能走多远走多远,走了就别再回来,”

    柳青山扑通一声跪倒在柳城绪面前,朗声说道。

    “不,儿子不走,父亲,我知道这是我柳家的劫难,无论走与不走都是在劫难逃,虽然很快便要死了,可是能和父亲死在一起,青山此生足矣。”

    柳城绪不禁老泪纵横,所有人都走了,他没想到柳青山却是留了下来,成了他众多子女中唯一愿意与他一同赴死之人。

    他仰天长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待到笑够了,父子二人深深相拥,身体不住的颤抖,相互间的泪水把对方的衣服也打湿了。

    可就在这时,柳青山的妻子却带着女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那母女二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步步的朝着柳城绪父子走了过来。

    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妻子,又看了看一脸麻木的女儿,柳青山更加难过,嘴角不住的颤抖,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孩儿,那瘦小的身影,她才只有十二岁,却要面临死亡,他有些于心不忍,却也无可奈何。

    柳城绪的目光,也落到了自己孙女儿的身上,他向那小小的身躯伸出了枯槁的大手,却被她一把推开。

    “都是你,交什么朋友不好,非要成了他方孝孺的朋友,白白害死了一家子的人。”

    小女孩儿突然开口,柳城绪颤抖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府门外已经传来一阵人们的惨叫之声,还有混乱的马蹄声,很明显,那是锦衣卫的人杀过来了,而刚才逃出柳府的人,想必此刻也没人能够活着离开。

    突然间,柳城绪一把抱起自己的孙女,大步朝院墙处一个巨大的酒缸冲了过去,他一把扯下酒缸的盖子,里面装的居然不是酒,而是一个正瑟瑟发抖的小孩儿。

    看那人的打扮,一身脏兮兮的华服,脸上涂抹了许多黑灰,一时间竟也看不出是男是女。

    “公主,这是老夫的孙女儿柳依依,老夫现在就把她交给你了,让她和你一起藏身在这酒缸之中,若是你们能够侥幸逃过一劫,就去找一个偏远的地方好好活下去,永远不要再回到京城里来。”

    说罢,柳城绪一把将孙女塞入酒缸之中,那酒缸虽大,可同时装进两个人,就算是小孩儿,也显得十分拥挤,甚至那先进入酒缸之中的公主,此刻竟都丝毫无法动弹。

    “我不要,我不要和她在一起……”

    柳依依猛地用力从酒缸之中钻了出来,可是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刚刚爷爷叫她什么?公主?难道他是皇帝的女儿?可是皇帝的女儿怎么会藏在这酒缸之中?

    “依依,听话,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前千万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知道了吗?”

    柳城绪抱着柳依依的肩膀摇晃了两下,她才终于点了点头,身体却还在不住发抖。

    终于,柳城绪再次将柳依依塞入酒缸,再把酒缸的盖子重新盖上,这才大步离开来到儿子和儿媳跟前,他这才发现自己的管家柳二黑居然也还没走。

    “爹,您……”

    “闭嘴,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

    “是!”

    柳青山低下了头,再也没发一言,其妻和管家柳二黑也一语未发,直到有人破门而入。

    来的果然是锦衣卫,带队的正是锦衣卫副都统凌放。

    “柳大人,请吧!”

    凌放对柳城绪的态度,显得极恭敬,他微皱着眉头,似乎也是一脸的惆怅,却又好像期待着什么。

    出门的时候,凌放终于注意到柳城绪冲着院内院墙的位置给他使了个眼色,凌放自是心领神会,他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出门之后在大门上贴上封条便押着柳城绪四人直接奔赴刑场。

    刑场之上,是方孝孺极其宗室朋友亲人以及门生。

    在看到柳城绪的那一刻,已经满脸死灰的方孝孺突然把目光投向了柳城绪,看到他微微点头才又闭上了眼睛。

    “斩!”

    随着监斩官的一声令下,八百七十三人全部被抽去背上背着的罪状,手起刀落,一时间血流成河,鲜血染红了整条街道,就连天边的云彩似乎也都被这人间的鲜血染成了红色。

    入夜,凌放一身黑衣轻巧自如的翻墙进入柳家府中,他来到院墙角落的酒缸旁,一把扯开酒缸上的盖子,却看见酒缸之中乃是两张惊惧的脸孔。

    “不是说只有一人嘛?”

    凌放自言自语,却还是把那二人都从酒缸之中拉了出来。

    仔细看了看,他看到了其中一个女孩儿身上穿着的服装,那是皇亲国戚所特有的,看来自己要找的就是此人了。

    那另一个又是谁?凌放有些迷糊,于是他便问到。

    “你是谁?”

    “我叫柳依依,是户部侍郎柳城绪的孙女!”

    柳城绪的孙女?凌放目光有些惊疑,却也没说什么,他一手一个抓着两个女孩儿脚尖轻轻一点,便翻身从围墙处出了柳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