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兵主苍穹 > 第1章 黑云寨
    荒古世界,亘古存在,辽阔无边,具体有多大,连能徒手撕裂虚空,瞬息万里的无上强者都说不清。

    东荒之地。

    南灵王朝,有一边陲之城,为南云城,南云城外,有一片延绵不绝的山脉,为南云山脉。

    南云山脉,有山匪盗贼盘踞,山贼汇聚,组成山寨,呼啸山林,其中最为有名的十八个,号称南云十八寨。

    黑云寨。

    有一身穿黑衣,脚踏黑靴,有些消瘦,腰板异常笔直的青年,站在黑云寨的老巢黑云山最高处,望着天穹那一轮几个水缸大小的皎洁明月,微微愣神。

    黑衣青年,叫唐玄北,为黑云寨现任大寨主,在南云十八寨,算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物,要是在一些正式场合,其他寨的寨主见到他,得尊称他一声唐寨主。

    “寨主又在发愣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一身穿蓝衣,手握蓝色长剑的俊俏女子,从山下走了上来。

    蓝衣女子,叫蓝巾,跟蓝巾一起,还有一个身穿红色衣裙,整体模样不比蓝巾差,手握红色宝剑,腰间还别着一把短剑,双手袖子挽起,露出两条洁白玉臂的女子,她是蓝巾的好姐妹,叫红绫。

    “要么是在想老寨主跟夫人,要么就是在想南云城某个世家的大小姐,寨主,老实交代,是不是看上了哪个狐狸精了?”

    红菱大大咧咧的走到唐玄北面前,一脸审视,没大没小,丝毫没有一点唐玄北是黑云寨寨主的觉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你不懂。”唐玄北微微摇头,思绪飘飞,一双眼睛似乎能穿过银月,越过无尽星空,看到另外一个世界月圆之时,家家团圆的画面。

    “寨主,你讲得真好,就算是城里那些饱读诗书的世家公子都不一定能讲出这样的话。”蓝巾有所感触。

    “我们是山贼,讲究的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快意恩仇,什么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寨主这样文绉绉,说得我们都不像是是山盗了,而像是南云城内一些文弱的书生了。”

    红绫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她号称黑云女飞贼,认为衫山贼应该是有山贼应该有的样子。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人说我们是山贼没关系,但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定位放在山贼上,要不然这辈子都只能是一个山贼了。”唐玄北微笑摇头,将心中思绪收回,他现在虽然是山盗,而且还是山大王,但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山贼。

    “报...寨主,大事不好了。”

    一声着急的呼喊之声在山下响起,一个有些瘦弱,手持大砍刀的山贼跌跌撞撞的走了上来。

    “瘦猴,跟你说过多少次,遇事不要急,你这毛毛躁躁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一改。”红绫双手叉腰,轻声呵斥,过了一下领导的瘾。

    “我的姑奶奶,连云寨,还有红云寨跟赤云寨那几个寨的少寨主已经集结了上千人,正在往我们山寨来了,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就要到,其他寨也有出动的趋势,我黑云寨要大祸临头了啊。”

    瘦猴哭着个脸,三个跟黑云寨齐名的山寨联袂而来,后面还可能有其他山寨,这种仗阵,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当是想象都让人胆颤啊。

    “蓝巾,敲响黑云钟,通知大家,聚义堂议事。”唐玄北好像对此早就是有所意料,确切的说,其他山寨来袭,是他意料之中的事。

    当当

    不多时,就有一声声急促的钟声在黑云响起,钟声一共响了九声,那是由于唐玄北口中的黑云钟所发出,为蓝巾所敲响。

    黑云钟,是一个黑色铁钟,主要是用来召集黑云寨的山贼,不同数量钟声,代表着不同意义。

    九声钟声,代表着是有关乎黑云寨生死存亡的大事要发生,所有听到钟声的山贼,除了必要的巡山山贼,其他人全部得在第一时间赶往黑云寨聚义堂共商大事。

    半刻钟后。

    黑云寨诸多山城,齐聚一堂,其中有黑云山的师爷,二寨主,三寨主,诸多头目,黑云寨大半的山贼,加起来差不多是有一千人,唐玄北端坐在主位,蓝巾红菱两人抱剑站在其两旁。

    “连云寨等其他山寨这次是来势汹汹,我黑云寨该如何处之,大家都给说说,我们拿给主意。”唐玄北淡然开口。

    “寨主,没说的,必须打。”

    “连云寨那班孙子,以前我们老寨主在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敢对我们放一个,现在竟然敢自动来袭,反了天了他。”

    “必须好好教教连云三寨拿些崽子怎么做人。”

    有一些以前是跟着黑云寨前任寨主的山贼叫嚣,黑云寨做为南云十八寨排名前三的山寨,何时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打上门?

    “咳咳...”有一个留着八字胡子,手握一把用某种鸟羽做成的羽扇的老者,顷刻一声,那是黑云寨的王师爷,其修为虽然不行,但脑袋好使,可以为黑云寨出谋划策,在黑云寨有些威望。

    “师爷,有什么话请说。”唐玄北刚刚接位,对于王师爷一样在黑云寨是有一定威望的人,大多时候都是保持足够的尊重。

    “寨主,纵然我们黑云寨是有些底蕴,但要同时跟几大山寨激战,那还是有点悬,但想要化解此次危机,其实也不难,只要我们拉起吊桥,直接封寨,任其他寨来的人再多,也奈何不了我们。”

    王师爷手中羽扇轻遥,对于直接对战,他有些不赞同,要不然一不小心被打死了,那就不好了。

    “师爷,就算是我们能封山,又能封多久,一年,还是十年?”

    “以我们寨中储备的粮食,最多能坚持半年,要是那些小崽子在山下围困我们半年,到时不用打,我们自己都得把自己饿死。”

    “打又打不过,封山又不行,难不成我们是要弃山而逃,这要是传出去,那我们还如何在南云立足?”

    其他一些在黑云寨有些威望的头目提出异议,然后大家就是议论了起来,整个聚义堂顿时就是变得像菜市场一样。

    “好了,都说无利不起早,这次连云三寨联袂而来,无非是为了老寨主留下的宝物罢了,只要寨主将宝物拿出来,我们黑云寨主此次危机就算是解决了。”

    二寨主黄天霸沉喝一声,其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后天大圆满的层次,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先天,正是踏上修行之路。

    “老寨主留下的宝物而起,就算不将之交出去了,至少也得拿出来给我们看看。”三寨主眼睛闪烁。

    “就是啊,寨主。”

    “寨主,就算是要战,也得先让我们知道是为何而战,要不然兄弟们心里实在是没底气啊。”

    “寨主,还请先让我们看看宝物。”

    其他一些属于黄霸天跟三寨主管理的山贼早就是得到吩咐,纷纷出口逼迫,颇有点逼宫的意思。

    不过,一些山贼虽然是有点逼迫唐玄北的意思,但并不敢过分,至少在言语之上不敢有半点的不敬。

    “你们想干什么,老寨主留下的宝物,岂是你们能够惦记的?”有老寨主一脉的山贼不满出口。

    “诸位,别忘了我黑云寨的规矩。”蓝巾手握剑柄,威胁之意十足。

    “老寨主留下的宝物姑奶奶都没资格看,你们竟然想看,是不是觉得你们的资格比姑奶奶更大。”红绫目露煞意。

    红绫蓝巾这一出口,诸多山贼,顿时偃旗息鼓,不敢造次,就连黄天霸跟三寨主都是如此。

    要知道,唐玄北一直不显山不露水,修为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展现,甚至平时还花费大量的时间各种花费重金从南云城买来的古籍,黑云寨不少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文弱书生。

    不过,黑云寨的人可知道蓝巾跟红绫可都是有后天大圆满之境,联起手来,黑云寨没有一个人是她们的对手。

    也正是有蓝巾跟红绫两人在,唐玄北才这么容易就坐上黑云寨的头把交椅,要不然现在谁是黑云寨的大寨主,那还不一定呢。

    “宝物是我父母留下来的,无论说什么,都不能交出来,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黑云寨好欺负,大家想看宝物也行,但必须是先跟我一起击退来敌,到时我将宝物拿出来,大家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唐玄北眼中闪过冷意,大敌当前,有人竟敢觊觎他手中的宝物,真当他唐某人是好脾气了。

    “寨主,此话当真?”

    “自然。”

    “弟兄们,既然寨主都这样说,那我们就先跟寨主打退连云寨拿下小崽子再说。”黄天霸第一个出口附和,眼中深处闪过火热之意。

    “那好,我们就听寨主的。”

    “连云寨那些小崽子,老寨主跟夫人在的时候,连屁都不敢对我们放一个,现在真是皮痒痒了。”

    “听寨主的,先将人打退再说。”

    其他山贼见黄天霸,还有三寨主都没有意见,纷纷点头,神情高涨,出口叫嚣。

    “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大家必须出全力,等一下要是让我发现有谁敢出工不出力,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随我出发,准备迎敌。”

    唐玄北满意点头,大手一挥,带着众山贼走出了聚义厅,来到了黑云山的寨门口。

    黑云山,四面都是悬崖峭壁,常年有黑雾笼罩,只有一条吊桥连同外面,要是将吊桥收起,再在山崖四面布下一些机关,哪怕是先天境强者都是打不进黑云山。

    这也是王师爷先前说封山可以确保安全的原因,因为南云十八寨,明面上最强者就是先天境强者。

    很快,唐玄北就是命人放下了吊桥,带人走出了黑云寨,在距离黑云寨几百丈之外,一条通往黑云寨的必经山道上,严阵以待。

    ps:本书首发,收藏跟推荐票是衡量新书成绩比较重要的两个数据,拜托大家给个收藏,投几张票,求求大家,别再人药师凉了啊,瑟瑟发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