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铳灵 > 二、光与印记
    邓灵均又观察起了小刀,念头一转,赤色光芒回到身体中隐匿不见。他看着被磕破了层皮的木桌,眼珠子转动,从厨房拿出案板,再次让赤色光芒转移到小刀上,他握着小刀对着案板就是一下。

    不出意外,案板上出现三条赤色斜杠的光芒,微微闪烁着。

    不等二十秒过去,又是一下。

    接着,咄咄咄咄不断敲击着,第七次落下时,案板被戳出来一个洞。

    邓灵均呆了呆。

    他用的是差不多大的力度,而且敲的位置也不一致,怎么就把案板戳破了呢?

    会不会是用太久,案板老旧了?他这么想。

    找了找,被他找出来一个垫花盆的砖头。这总不会破了吧?

    还是那把削水果的小刀,轻轻地敲击在砖头上,三条斜杠的印记再现,他力度更小了,但速度加快了。

    第二十下,砖头表面被敲出来一堆碎末,第三十一下,砰的一声,砖头没事,小刀断了。

    赤色光芒从小刀上消失,重新回到身上。

    邓灵均怔住,该不会是小刀也用太久了吧?

    然后,他拿起做料理用的钢质菜刀。

    半分钟后。

    砖头从中间被击成了几块碎片。

    看着卷刃的菜刀,邓灵均心底震撼不已。

    他终于弄明白赤色光芒的作用了。

    只要加持在兵器上,接触碰撞的物品,就会出现三条斜杠的赤芒印记,这个印记会一直闪烁,如果在二十秒内不再次用兵器触碰该物品,那么印记就会在二十秒后消失。

    可如果在二十秒内再次触碰,印记消失的时间会刷新重置,重新获得二十秒的延续,同时第二次触碰同一个物品,物品遭受的力量大概是第一次的一倍。

    第三次是第一次的二倍。

    第四次是第一次的三倍。

    以此类推,力量不断叠加,不断刷新重置印记消失的时间。

    直到所触碰物品被破坏,或者兵器破坏。

    如果转移碰撞的物品目标,那么印记也会被转移到新目标上,一切重新开始。

    邓灵均觉得还有东西没有被发掘出来,想了想,用手也试了几下,反作用力弹的双手直哆嗦,连忙将赤色光芒转移到菜刀上,不敢用手再试。

    奇怪的是,当赤色光芒转移到菜刀时,邓灵均身体所承受的反作用力,只有自己发出去的力。菜刀因为力量叠加反作用回来的力,则全部由菜刀本身承受。

    想到刚才双手互换着拍打砖块,光芒只在右手,左手拍打时,叠加之力依旧生效。这证明了不需要亮起赤芒的部位触碰物品,只要赤芒在自己身上,用脚也能触发赤芒与印记的叠加之力。

    为了证实这点,他用脚尝试了下,结论是,推测是正确的。

    兴许是太过无聊寂寞,邓灵均竟有些乐在其中,他在这里找到了乐趣,于是不断试验起来。

    用手指,换着手指,再换成脚趾,甚至……还用上了鸡儿。

    邓灵均捂着裆部,脸色痛成了酱色,没想到第四下反作用力居然那么大,失算了,差点就太监了。

    等到疼痛缓解,他脱下裤子反复观察,确定无碍后,眼睛的余光瞥见了菜刀和崩断成两截的小刀。

    “加持在外物的话,说不定也行。”左手握着小刀柄端断刃,右手握着卷刃的菜刀。

    邓灵均找了块还算完整的砖片,轻轻敲击起来,赤芒是加持在断刀上的,他先用断刀敲了下砖片,然后右手菜刀敲下。

    “咦?”

    邓灵均一怔,感觉反馈回来的力,没变化,他不确定,左手断刀再次敲下,还是没有感觉到反作用力。

    菜刀接着落下,没感觉。

    “换手可以叠加,换刀具就不行了吗?”邓灵均放开菜刀挠着脸颊。

    蓦地一拍额头,他忘了兵器是自己承受反作用力的,他感受不到。

    印记闪烁着消失,邓灵均拿起菜刀,继续尝试,这回他学聪明了,其实不用特别去感受,只要计算印记消失的时间就行了。

    用断刀敲击,然后换成菜刀,断刀则不再触碰物品。

    二十秒后,印记消失,换了刀具确实无法继承叠加之力。

    邓灵均盘膝坐着,低头沉思着。

    当他抬起头时,他捡起另一片断刀,那是刀尖的一端,得捏着刀面,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己。

    左手刀柄断刀,右手刀尖断刀。

    试验再次开始,还是那块砖片。

    这回换成右手刀尖断刀先敲下去,赤芒还是在左手刀柄断刀上,当刀尖断刀触碰到砖片时,斜杠印记出现了。

    邓灵均眼睛一亮,知道成了一半,看着钟等了十秒,左手刀柄断刀也落了下去,然后停下,等待着。

    二十秒后,印记依旧闪烁,第三十秒才消失。

    印记存在的时间,被刷新重置了。

    邓灵均露出笑容。

    为了得到更准确的信息,他继续尝试,半分钟后,砖片碎裂。

    然后又找了一些筷子试了试。

    二十分钟后,邓灵均结束了试验。

    开始总结。

    “不同的刀具,无法产生叠加之力。同样的两根筷子,也无法产生叠加之力。只有同一件物品断成两半,二者之间才能互相继承叠加之力。我的身体,就是同一个物品,无论是手指还是脚趾,都是同一个身体,所以生效了。而两根筷子,两把刀具,无法生效。断刀可以,扳断的同一根筷子也可以。敲打时,如果下一次用出的力超过第一次太多,或太少,叠加之力也不会触发……嗯,精确度以后再测试,现在大概是知道了。”

    神秘的赤芒,神奇的印记。

    思无邪大概摸透了赤色力量的作用与限制,感觉好像很厉害,又觉得好像没有太大作用。

    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四下打量了下,开始收拾一团糟的屋子。

    碎石丢了,报废的筷子丢了,小刀也丢了。刚拿起扫把和铲子,敲门声响起。

    邓灵均一怔,谁会找他?

    走到门前,他没开门,而是问道:“谁呀?”

    “你爸!”

    邓灵均:“……”

    记忆中熟悉的声音,现在在邓灵均耳朵听来却如此的陌生,是这个身体的爸爸,不是他邓灵均的爸爸,但……他现在就是这个身体的拥有者,所以,还真是他爸爸。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起。

    邓灵均只能打开门。

    “呃……爸,你……你好!”

    邓灵均爸爸奇怪地看了儿子一眼,想到已经分开几年,有这个反应也不奇怪,心里叹息一声,表面依旧严肃,拉开门,一个穿着西服,装扮得体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爸,这位是……”

    “他是爸爸公司的同事,坐下说吧。”

    邓灵均爸爸带着西装男子走进客厅,邓灵均连忙拿出热水杯子,给两人倒了水。

    他最不喜欢招待客人了,什么都不知道,多尴尬啊。

    “你平时自己在家都不搞卫生吗?”邓灵均爸爸看到了客厅里的碎石粉末。

    邓灵均没法回应,拿起扫把铲子,将垃圾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