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 > 第93章 因为男孩好揍!
    第93章 因为男孩好揍!

    这天上午,霍慕沉担心宋辞在医院不能够静养,带她去检查身体后,让楚淮北办理好处理出院。

    在中午就回到了霍园。

    当霍慕沉抱住宋辞躺到柔软床垫里,宋辞顺势倒在柔软的kingsize里,手指被他拽在掌心里。

    炙热的呼吸就喷洒在红唇边,宋辞紧张得闭上眼睛。

    霍慕沉见她黑睫颤抖得厉害,握住她指尖捏了捏。

    开嗓,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滚出来:“霍太太,你该睁开眼睛了。”

    她双手被扶到男人宽厚的肩膀。

    宋辞怯生生的道:“我能不能不睁了?”

    她总算是知道履行什么诺言了。

    “言而无信可不是一个好习惯,我家小辞向来说到做到。”霍慕沉弯唇夸了下她。

    宋辞睁大眼睛,眼睛瞪得半点不眨,就盯着近在咫尺的五官。

    “其他男人有我好看吗?”

    “没。”宋辞点头时格外诚恳,十个测谎机来了,都不会出问题。

    “那霍太太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仔仔细细看。”霍慕沉声音很沉又很慵懒,听得耳朵简直快怀孕了。

    宋辞脸‘唰’的爆红了!

    她秉承着‘厚脸皮’,瞪大眼睛,顺着男人眉眼到男人凸起的喉结,最后……

    脸顿时黑了。

    “霍慕沉,你又套路我!你衣服还穿着,那你还让我看!”

    “现在脱也不晚!”霍慕沉唇角浅勾。

    “老公~”

    宋辞勾着音叫霍慕沉的声音,把软糯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听起来极为动听。

    霍慕沉身体一热:“霍太太,现在撒娇叫我,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不如留点力气,等你腿伤好后,再像现在叫我,恩?”

    “……”

    这话题没办法继续。

    可霍慕沉兴致却来了。

    他薄唇贴住她耳侧:“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宋辞一听,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

    “男孩。”

    她又反问:“你呢?”

    “我和小辞心有灵犀,也想要个男孩。”

    霍慕沉回答干脆利落。

    “为什么?”

    因为男孩好揍!

    霍慕沉默默存下这个答案,他身体向前,轻轻咬了下宋辞的耳垂。

    “很奇怪?”

    宋辞耳蜗一痒,仰头就看到男人凸起滚动的喉咙,娇嗔的问道:“我看好多爸爸都想要个女儿。”

    “我已经有了。”霍慕沉道,将她无意识撩拨的手指拽下来,攥在掌心里握着。

    柔柔软软的心轻轻捏了些,这种感觉很真实,像是整颗心都被填满了般。

    宋辞又挪进一点,让身体贴近他。

    “在哪里啊?”她俏皮眨眼。

    “就是你啊,有一个女儿就够了。”霍慕沉低头吻着她眉心,手指环绕在她背后,轻轻拍着他肩膀。

    宋辞轻笑,依偎得更紧。

    她在他怀里,枕着他熟悉的气息,困意也涌了上来。

    ……

    楼下却突然传来嘈杂声,直接将宋辞困意的神经扯断!

    她睡觉本来就不踏实安稳,虽然霍慕沉的气息让宋辞安稳不少,但要是有像楼下那种的声音,整个人条件反射的从霍慕沉怀中弹坐起来,脑袋也当机了几秒,懵懵懂懂。

    “你们不能进来,我家先生和太太在休息!”

    “你们要是有什么事就明天再说!”

    “你们再不出去,我就通知叫保镖进来!”

    “麻烦您通融通融,我们今天一定要见到霍少。”男人嗓门很大,却带着一丝讨好。

    宋辞被吵醒就皱着眉头,脑仁疼。

    霍慕沉搂住她脊背,修长温热的手指揉着她太阳穴,语气里却藏满肃杀:“乖,我去把他们拍走,你接着睡觉。”

    宋辞懵懂的眼神还不清醒,鹿眸无辜的眨巴两下,眉心蹙起:“是谁?”

    正在这时,管家上来敲门,无奈的打扰他们道:“先生,楼下来人说是要给太太赔罪,他们还带了人。”

    宋辞闻言,眉心蹙得更深。

    霍慕沉看了她也睡不着,揉了揉她凌乱的发丝,声音尽量放温和,在照顾宋辞的起床气。

    “起床去看看?”

    宋辞点头,病怏怏的任由霍慕沉穿好衣服,越来越不满。

    她强忍住满脑怒气,直到见到楼下站在正中央的赵家父子,右眉挑起。

    霍慕沉扶住宋辞走得很慢,慢慢掀起眼睑。

    他眼底浮起肃杀,居高临下俯瞰楼底下一众黑压压的人,如同高高在上蝼蚁。

    从二楼下来,赵厉的父亲赵万恒一眼就瞧见那对夫妻。

    尽管男人扶住女人,做着低人一等的动作,但一举手一投足还是震慑出冷压压的戾气。

    赵万恒见霍慕沉走到面前,一转头就狠狠拍了下赵厉:“混账,还不向霍太太赔罪!”

    赵厉一见霍慕沉,腿肚子就吓得站不住。

    他脊背冷飕飕的,差点跪下来,总觉得霍慕沉随时随地会捏断他的脖子。

    “霍太太,那件事情我也是被人误导的,真没想害你。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赵厉不动声色把脏水一泼,低头道。

    赵万恒也弯腰赔笑:“霍少,您看我家这个混账玩意儿不懂事,惊扰了霍太太,但念在他也是被人蒙骗的,您也惩罚他了,就放过赵家吧。”

    霍慕沉长臂搂住宋辞细腰,坐在沙发里,双腿交叠,看着赵家父子,还有……他们身后的黑衣保镖。

    他勾唇:“赵总,就是用这种道歉方式?”

    挑挑眉,霍慕沉冷幽幽的目光扫过他身后:“带一群保镖,闯入霍园,惊扰我和我太太休息,不知道还以为赵总要上门算账呢?”

    赵万恒把叱得脸色青白交加。

    但一想到赵家要破产的危险,就咬牙低头:“是我们的错,霍少您别气,我现在就叫他们滚出去!”

    赵万恒转头,指着门口:“滚!都出去,别污了霍少和霍太太的眼睛!”

    保镖闻言,全都被撵出去。

    只剩下孤立无援的赵家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