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94章 祭炼莫本卿
    莫本卿双眼一眯,猛然转身。

    在神识感应中,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壮汉,竟然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这壮汉的气息有些奇怪,非常不稳,强时达到了金丹期,弱时仅仅只有筑基初期。

    莫本卿身上的幽冥法力,含而不发,身上的法力护盾,悄然成形。

    若情况稍有不对,莫本卿便会爆发出筑基中期的全部实力。

    “陆大哥!”莫本卿本能的大喊一声,神情紧张万分。

    然则坐在床头的陆海空,依旧一动不动。

    “你不用害怕。”一道轻柔的女声,传入了莫本卿的耳中。

    可在莫本卿的神识当中,根本就没有这个女人。

    莫本卿修炼到筑基中期,何曾遇到过这样诡异的事……

    她身上法力狂涌,一道幽冥刃法术就要环斩而出。

    正在此时。

    一股金丹期的神识压下,让莫本卿的法力不由一滞。

    信手拈来的一阶法术幽冥刃,竟然溃散了。

    接着玉露观的白掌门,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莫本卿的面前,朝着她的脸吐出了一口魅惑妖气。

    莫本卿旋即白眼一翻,就如同一名凡人女子一般,直接晕了过去,丝毫没有筑基中期修士的风采。

    “这女子为了拥有魅惑他人的能力,竟然用我狐妖一族的魅惑妖气侵染了自己的神魂,可以说今生今世都不可能与我狐妖为敌,就算我是二阶狐妖,她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白素心掩嘴娇笑说道。

    与此同时。

    端坐在床头的陆海空,微微睁开了眼睛,一脸平静的看向了白素心。

    至始至终,他的神魂从未离体。

    “多谢,白掌门了。”陆海空平静的开口说道。

    “大长老客气了。”白素心行礼之后便飘然离开。

    陆海空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张达。

    屠夫张达会意瓮声瓮气的对陆海空说道:“白掌门确实已经离开了。”

    “那便开始吧。”随着陆海空一声令下。

    陆海空背后的屏风里,走出了七名道姑,她们将屏风打开。

    屏风之后的洗澡水已经烧热了,陆海空褪去衣衫,直接躺入了澡盆之中。

    房间中,阴风大作。

    陆海空灵魂出窍,在半空之中缓缓汲取着因灵气形成幽冥法力。

    苏小小第一个上前去给陆海空吹出一口生气;

    董小宛排第二,柳如是排第三。

    刚刚帮助陆海空换完气的苏小小,眉头微皱……

    随后董小宛也发现了奇怪之处。

    不过她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做了一番交流。

    七名道姑的异状自然是被陆海空看在眼里。

    房间中一个虚幻透明的人影渐渐成型。

    只听鬼修陆海空开口说道:“怎么了?”

    苏小小对着鬼修陆海空作揖说道:“回禀大长老,您的身躯似乎……似乎还有呼吸。”

    陆海空略做检查,发现自己的肉身果然还有自主呼吸,根本就不需要七名道姑,轮流给躯体吹出生气。

    原来如此……

    这就是拥有了诡代命冢的好处。

    以前自己在魂体状态肉身是活的,可一旦汲取阴灵气化为鬼修,那么幽冥法力的腐蚀效果就会通过神魂与肉身的神秘联系,让自己的肉身瞬间死亡,必须要有活人吹出生气,才能让自己的肉身保持不死的状态。

    而如今这一层神秘的天道联系已经变成了神魂与诡代命冢。

    即是说陆海空的神魂即使吸取阴灵气拥有了幽冥法力,幽冥法力那种死亡寂静的腐蚀效果只会作用于诡代命冢之上,而不会直接作用于自己的肉身。

    这样自己的肉身就不需要时时刻刻被七名道姑轮流呵护了。

    虽然陆海空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但是肉身,神魂,命冢三者之间的神秘天道联系,自己依旧是一知半解,就连诡代命冢也不过是机缘巧合下炼制而成的。

    只见鬼修陆海空沉吟片刻说道:“不可大意,继续吹气!”

    “是的,大长老。”苏小小再次作揖说道。

    七名道姑,再一次轮流对着陆海空依旧有着呼吸的肉身吹着生气,悉心呵护着他的肉身……

    而鬼修陆海空则化作一道青烟钻入了自己的诡代命冢幽魂针。

    这细小的幽魂针在半空中一个盘旋,便飞到了莫本卿的后脑勺处。

    细小的针尖微微一个颤抖,仿佛是在找扎针的穴位。

    嗖!

    幽魂针直接刺入了莫本卿的后脑,扎进了她的颅骨缝隙。

    魂针入后脑,针尖指灵台。

    陆海空的诡代命冢已经扎入了莫本卿的大脑之中,他的神魂随时可以通过自己的诡代命冢进入莫本卿的识海之中。

    这就是陆海空选择将下品鬼道法器幽魂钗炼制成诡代命冢的原因。

    莫本卿的脑后冒出了一股青烟,这股青烟在半空之中重新化成了鬼修陆海空半透明的身影。

    接下来便是第二步……

    在鬼修陆海空的授意下,苏小小和董小宛褪去了莫本卿的衣裳,露出了她羊脂白玉般的肌肤。

    接着道姑柳如是往海空褪去的衣衫里摸出了七个小玉瓶。

    这七个小玉瓶中所盛放的是陆海空特制之物。

    他用珍贵无比的元阳玉露和自己的指尖血,按照1:10的比例配制而成,姑且就叫元阳真血。

    柳如是将这七瓶元阳真血的瓶盖一一打开,将其整整齐齐的码放成一条。

    接下来鬼修陆海空一指莫本卿,这女子便如同一件人形法器,一般缓缓的浮向半空,并在半空之中不断旋转。

    接下来,在陆海空幽冥法力的催动之下,七瓶元阳真血同时喷射而出,将莫本卿全身上下淋了个遍。

    这时鬼修陆海空身上的幽冥法力几乎是燃烧了起来。

    在幽冥法力的疯狂催动之下,淋在莫本卿身上的元阳真血迅速向着莫本卿皮肤内渗透进去……

    就在元阳真血喷出的一刹那。

    张达的眼瞳中,不自觉的生出了一股嗜血之意,不过却在倾刻间,被一道恐怖的森冷剑已绞杀干净,让他再次恢复了清明。

    随着鬼修陆海空全面催动幽冥法力,元阳真血完全渗入了莫本卿如同凝脂白玉的肌肤当中。

    张达体内的嗜血本能也彻底消散……

    扑通一声。

    悬浮在半空中的莫本卿直接摔落在地。

    她是筑基期修士,从一丈不到的高度摔下来,根本不会受到一丝伤害。

    原本在半空中的鬼修陆海空,此时已经耗尽了幽冥法力,重新化作了一道幽魂。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

    鬼修陆海空燃烧般催动幽冥法力,竟在顷刻之间便耗尽了所有法力,使得悬浮在半空中的莫本卿失去了法力的支撑,直接坠落在地。

    片刻之后。

    陆海空的魂体重新吸取了足够的阴灵气,恢复了一身的幽冥法力。

    “苏小小,董小宛把这个女人扔进木桶当中。”鬼修状态的路海空吩咐道。

    扑通一声。

    莫本卿也进入了温热的木桶当中,木桶中温热的洗澡水,不仅可以让陆海空的肉身保持血液流畅,同样也可以加快莫本卿体内的血液运行,提升祭炼效果。

    接下来鬼修陆海空化作一道青烟,没入了莫本卿后脑勺当中。

    插在莫本卿后脑勺上的幽魂针开始缓缓释放出幽冥法力,这些幽冥法力都被注入到了莫本卿体内的元阳真血当中。

    良久之后。

    房间内阴风大作。

    陆海空的魂体再一次耗尽了所有幽冥法力,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接着他继续汲取阴灵气,生成幽冥法力,然后又钻进自己的诡代命冢幽魂针当中,将幽冥法力注入到已经渗透进莫本卿经络中的元阳真血中,如此反复……

    直到所有充满陆海空法力的元阳真血都被莫本卿诡异的体质吸收干净。

    这仅仅只耗费了三个时辰的时间。

    之前准备的七瓶元阳真血已经全部被莫本卿吸收干净,祭炼不得不停止。

    苏小小和董小宛两位道姑,给昏迷的莫本卿姑娘穿上了一件宽松的睡袍。

    接着兰姿姑娘从练功房外进入,她伸出双手揽住了昏迷的莫本卿,把这个昏迷的美貌女子抱在了怀中。

    接着兰姿姑娘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她脚下生根,手臂越长越长,两只手臂都融合到了一起,她的身躯也越来越粗壮。

    片刻之后。

    兰姿姑娘化作了一棵半个房屋大小的巨大槐树。

    莫本卿完全融入到了槐树的树干当中,只留下一个头在外面,呼吸的空气,而槐树的顶盖也捅穿了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