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26章 世界那么大
    什么叫见修士就杀!?

    尼玛……本道人只杀魔修的好不好?

    陆海空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想不到正是因为自己的赫赫威名,才让云隐宗这一家高度注重隐匿的门派,将山门选址在云嶂山中……

    这真是……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冥冥之中,自有因果。

    “月雯……那名狂剑修所在的宗门,凌霄剑阁现在如何了?”陆海空目光一闪的问道。

    何月雯不疑有他,便娓娓说道:“那名狂剑修陨落之后,确实有不少的势力都想要覆灭凌霄剑阁,尤其是抢夺狂剑修的遗宝和功法……”

    “然而那看起来明明是修仙大宗天阙阁下属势力的凌霄剑阁,却在狂剑修陨落之后,全宗上下一起投奔了血炼宗……”

    “如今凌霄剑阁已经改名为了血剑阁,狂剑修的师傅莫凌霄正在血炼宗的帮助下,冲击金丹境界……而狂剑修的道侣莫天香也与血炼宗的一名真传弟子重新结成了道侣……”

    “咦……老公,你嘴巴张这么大干什么?我都还没有说出真正令人感觉惊讶的事。”何月雯看着陆海空的表情,面带一丝疑惑。

    足足过了四五秒,陆海空才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只听他询问道:“那……那真正让人惊讶的事是什么?”

    只见何月雯压低声音说道:“狂剑修就是被血炼宗的结丹高手击杀的。”

    “那凌霄剑阁应该和血炼宗有血海深仇才对。”一脸阴沉的陆海空冷静分析道。

    “哼!他们一家只有三个筑基期修士的小门派,凭什么和有元婴期修士坐镇的血炼宗结怨!?”

    “狂剑修陨落之后,凌霄剑阁的莫凌霄第一时间带着全宗上下,赴商州血炼宗赔罪,诚意十足的交出了狂剑修自创的极煞剑经以及狂剑修遗留下的一身白骨……”

    “据说狂剑修遗留下的白骨有冲天煞气,完全可以用来炼制法宝……”

    “凌霄剑阁一系列的举动,让血炼宗的元婴老祖十分满意许……如今血剑阁已经成为了血炼宗的下属门派,目前是云嶂山一带最强大的修仙势力”

    陆海空就一脸懵逼的听着何月雯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何月雯的手机响了。

    一身古装的何月雯掏出手机,不是来电了,而是闹钟响了,她将手机的闹钟关掉。

    这名云隐宗的大师姐,再一次站起身来对所有人说道:“诸位同门,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就会抵达云隐宗……云隐宗的山门所在,地势崎岖,无法修建跑道,因此诸位同门,你们需要跳伞下去……”

    随着何月雯的吩咐,几名云隐宗的老弟子开始将降落伞逐个分发给所有同门,并且教授他们如何穿戴使用……

    当这艘国产大飞机开始降低飞行高度的时候,两名云隐宗的老弟子逐一认真的检查每一个人是否将降落伞正确穿戴……

    这时机长室的门打开,筑基修士金执事一手一个抱着两名熟睡的男孩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听金执事开口说道:“老夫可以驾驭法器飞行,就先走一步,你们只管往下跳,不要怕!李长老和张长老已经驾驭法器在半空等候,届时如果有人打不开降落伞,或者出了其他状况,两名长老自会出手相救。”

    说完以后,一名老弟子直接拉开了后排的机舱门,金执事抱着两个孩子一跃而下,让一群新弟子看得眼皮直跳。

    “杨师弟,你的女儿我抱下去,绝对不会有危险。”古装徐锦江一拍杨远信的肩膀说道。

    “那就多谢徐师哥了。”

    ……

    陆海空也排着队顺着人群跳了下去,虽然他是第一次跳伞,但也有惊无险,顺利的打开了降落伞,飘飘荡荡的坠入了山间。

    半空之中,两道遁光飞舞盘旋,这两人便应该是云隐宗的李长老和张长老。

    有这两人在半空中以备不测,所有人都放心大胆的跳了下去,就当是蹦极……

    五分钟不到。

    四五十多降落伞便在半空展开,国产大飞机结束低空盘旋,向着西南方向飞了回去。

    陆海空挂在降落伞上,低头向下看去,大飞机盘旋的中心是一个如同宝石般的湖泊,湖泊的直径约有两三公里,湖泊被群山所环抱,湖泊内烟霞升腾,自然弥漫出一股云遮雾绕的烟气。

    湖泊的一侧有一个巨大的瀑布,瀑布的落差极高,坠入下方河流之中,激起的浪花映射出一道七色的彩虹。

    何月雯曾说过云隐宗的山门之内有水电站,陆海空仔细看去,这瀑布之上被一大片的浮木所遮掩,想必浮木之下便是云隐宗建设的水电站。

    约莫五分钟过去了。

    不少弟子都掉入了湖泊之中。

    不过湖泊里有几艘快船,会在第一时间将这些弟子捞出来。

    在即将坠落到地面的时候,陆海空看清了,在紧靠湖泊的群山之中,设立了密密麻麻的洞府,在群山之外,更是有一层环形的诡异浓雾……

    想必浓雾之内,便是云隐宗的山门,云隐宗的洞府都紧贴着这个如宝石般的湖泊开凿建设,每个洞府,都是依山伴水,景色宜人至极。

    随着一阵风吹过。

    陆海空并没有落入湖中,他被吹到了山门之外,最终被林间高大的树木挂住伞面,吊在半空之中,动弹不得……

    约莫十分钟左右。

    一名炼气期弟子驭器而来,炼气期弟子法力有限,驭器飞行高度往往不能超过三丈,不过这用来救像吊在半空中的陆海空已经足够了。

    ……

    一个时辰之后。

    云隐宗,大师姐何月雯的洞府外,陆海空的智能手机正插在金牛插线板里充电。

    何月雯指着这手机说道:“云隐宗山门附近都建了5G信号站,你可以用手机连接WiFi,没有上网密码……”

    “我帮你在手机上下载了一个云隐宗修炼一体化平台的APP,从这个APP上可以下载汉化版的基础五行功法,还可以进行社交聊天,加入聊天群,可惜你没有灵根,根本无法修仙,这确实是一个遗憾……”

    “云隐宗山门的隐匿大阵与修仙坊市的隐匿大阵一模一样,其作用都只是为了不让凡人误闯,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你可以自己走出山门,但是想要回来的话,就必须要宗门弟子帮助……”

    “因此你独自外出,就一定要带上手机,否则你将无法重新回到宗门,而山门之外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还是十分危险的……”

    “我突破筑基期的瓶颈,可能需要一年时间,我建议你就在我的洞府外搭一个草棚,每天到宗门的食堂去混饭吃,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能混过去,到时候我会带你回到地球,去看望女儿和婆婆……”

    “仙侠世界和地球的时间流速不一样,在仙侠世界一年的时间,在地球上仅仅只过去了两周时间而已,因此你不用担心错过女儿成长……”

    道侣何月雯交代完了一切之后便封闭了洞府,将陆海空一个人留在了洞府之外。

    身穿杂役服饰的陆海空,将一把银色手枪和近百发子弹塞入了杂役服饰的衣兜里,想了想,他又把充满电的手机也放进了裤兜里。

    最后陆海空捡起一根尖锐石子,在何月雯闭关之外的地面上,工工整整地书写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