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25章 云嶂山
    陆海空不具灵根,他只能通过掠夺这一条路,来获得那虚无缥缈的长生逍遥。

    “抢!”

    这听起来非常嚣张跋扈又狠毒,实则却是无奈的选择。

    能够好好当农民种田,旱涝保收,谁又愿意落草为寇?

    还踏马不是活不下去了,都是被逼的。

    没有灵根不是什么好事,等于无法修炼任何修仙功法,要知道就算是地球上的海盗,也会在搞好抢劫这个主业之余,跑跑运输什么的。

    而陆海空根本就没有跑运输的资格,他只能一抢到底。

    什么闭关修炼,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的……

    修炼全靠抢,抢得到修为就进步,抢不到就寿元耗尽而亡,抢不赢就直接被打死。

    最让人头疼的是,陆海空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没有丝毫法力的普通人,妄图去打劫修仙者或者妖兽的内丹走所谓的外丹大道,就如同一个饭都吃不饱的农夫,妄图赤手空拳去打劫一艘军舰,就算是军舰丝毫不做抵抗,农夫也没本事上船……

    要知道即便是月华阴魔功这种顶级魔功,在练气期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采集月华之力修炼阴灵气,根本就没有掠夺他人内丹的法门。

    实力弱小者根本没有掠夺的资格,只能被掠夺……

    好在陆海空就是狂剑陆乘风。

    他有着惊人的见识,还有前世遗留的手段。

    那一件得至鬼灵门的宝物,只要运用得当,应该可以让自己获得第一份可以使用的法力,甚至还可能获得神通。

    第一份法力的获得,弥足珍贵,就如同创业者的第一桶金,呃……不对,对于自己而言应该是干的第一票无本买卖。

    碧波之上,月华之下,陆海空双眼微眯,前世他将鬼灵门灭门之后,做出的种种布置在他脑海中一一拂过……

    ……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

    游轮有惊无险的抵达了西州的海岸港口。

    在两天前,陆海空知道轮船的目的地是西州的时候,他颇为失望,要知道陆海空前世的活动范围,主要商州和青州,最活跃的地方便是两州交界之地的云嶂山,他的一切布置和手段都在哪里,在西州他可没有留下任何布置。

    要从西州边陲赶往云嶂山,路途极为遥远,以凡人之躯,就算路上没有任何危险,也要走上半年有余……

    ……

    船舶停靠的临时码头位于海岸线的一处山谷,山谷云遮雾掩,看起来仙气盎然。

    所有人更换古装依次下船,长发西服男全都变成了身着古装的翩翩佳公子,短发西服男全都改装成了店小二。

    在仙侠世界只有这种跑堂的杂役,才会戴帽子,戴了帽子才会遮住自己的一头短发。

    四五十人的队伍,成长蛇阵型在迷雾中缓缓前行……

    在这长蛇队列当中,陆海空透过层层的雾气仿佛看到了前方停在空地上有一个东西,体型有点大,看起来有些像……

    当前面的人依次开始登机的时候,陆海空终于确定了,这踏马还真是一艘飞机。

    C919,国产大飞机。

    道君!

    你个有空间门的挂逼,连这玩意也被你搞到进来了。

    惊奇的不止陆海空一个人,当所有的杂役依次登机之后,便有人开口询问。

    “仙侠世界没有GPS,你们开个大飞机怎么导航?”

    “这么大的雾,你们怎么起飞?”

    “我觉得还是走路坐船比较保险,要不坐飞行法器也行……”

    “道君为什么不开发高铁!?”

    面对三十几名戴帽子杂役的吵吵嚷嚷,机舱里出现了一名身穿青色罗裙的空姐,此人正是云隐宗的大师姐何月雯。

    “诸位无需惊慌,现在的天气非常好,跑道也非常干净,完全可以升空……”

    “雾气只是我们云隐宗的法术效果,你们也知道我们云隐宗与普通的修仙门派大不相同,时时刻刻都要遮掩,这个位置虽然极度偏僻,莫说是修仙门派,就是飞禽走兽都少的可怜……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必要的遮掩还是要有的……”

    “另外我们将使用惯性导航,我们所处的位置是西州边陲从这里升空之后,我们乘坐的c919将会以每小时800公里的速度飞行三个小时,抵达云隐宗的真正山门,云隐宗的山门有水电站,有雷达,只要我们飞行的方向正确,就不会偏离航向……”

    随着大师姐何月雯的解说,围绕着飞机外的云雾迅速褪去,地面之上是一条长长的土跑道……

    c919发动了,助跑了,起飞了……

    飞机虽然飞起来了,但是众人的眼神之中依旧有着挥之不去的惊恐,这毕竟这是开飞机又不是开拖拉机。

    此时突然有人发问:“飞机这么大,噪声这么响,会不会惊动修仙者。”

    大师姐何月雯微微一笑:“这个你们大可放心,我们的飞行高度将会是一万三千米,即使是元婴期修士,也不可能在这个高度飞行,另外抵达山门之后,山门还有两名筑基中期的长老接应。”

    片刻之后。

    国产大飞机便飞到了一万三千米的高度,透过机舱的圆形窗户,可以看到一片绵绵密密的云海……

    这时众人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眯着眼睛睡着了。

    何月雯大师姐见众人的情绪稳定,便重新回到了前排的座位上和自己的老公陆海空坐到了一起。

    说起来在游轮上三天,何月雯白天辅助金执事施展云隐秘术遮掩整艘游轮,晚上修炼月华阴魔功,根本就没有时间陪自己这个老公。

    不过,这其实才是修仙者的正常生活,内丹修炼者恨不得分分秒秒都投入在聚集灵气的过程当中,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早日进阶,筑基,结丹,元婴……最终长生逍遥……

    夫妻俩难得有这样一个,聊天儿的机会,陆海空便随意的寻找话题说道:“我们是飞往哪个方向飞?”

    何月雯报以微笑的回答道:“东北方向。”

    说完之后,何月雯拉住了陆海空的手,用这个动作示意让他不要紧张。

    陆海空眯着眼睛开始算了起来,三个小时800公里,那就是2400公里……

    以自己前世筑基后期的修为,要跨越一州之地,必须要飞上一整天……

    而自己御剑飞行的速度似乎与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的速度相差无几,应该在12400公里,刚好跨越两州之地。

    西州的东北方向就是青州,青州的东北方向就是商州。

    国产大飞机跨越两州之地,那不刚好就是两界交界之地。

    莫非是……云嶂山一带。

    陆海空微眯的眼睛猛然一睁。

    不会这么巧吧!?

    “月雯……云隐宗的山门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呃……我是说那个地方有危险吗?”陆海空斟酌着问道。

    “海空,你不用担心,我们的山门所在之地,有不少的凡人城镇,生活补给极为方便……”

    “那个地方叫做云嶂山……”

    “云嶂山当中没有大型灵脉,因此没有大型宗门,很少出现金丹修士……”

    “不过云嶂山里,中小灵脉却是分布极多,曾经有非常多的修仙家族和中小门派在云嶂山中……他们相互之间,关系错综复杂……”

    “可是后来云嶂山里的一家小门派凌霄剑阁出了一名天才剑修,也不知道那名剑修到底哪根筋搭错了,只要撞见了筑基期修士,二话不说,提剑就杀……”

    “那名狂剑修在云嶂山一带肆虐了近五六十年时间……直接导致了云嶂山几乎所有的修仙家族整族搬迁,修仙门派关的关,走的走,一片凋零……”

    “好在那名剑修没有对凡人出手,云嶂山一带的凡人城镇反而更加兴盛了……”

    “两年多前,那名可怕的剑修终于作死成功……”

    “现在云嶂山一带,已经是颇为安全,我们云隐宗就在处于势力真空的云嶂山里,寻找到了一处颇为优秀的灵脉,并在那里建立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