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20章 法定妻子
    陆海空的前世,最不惧的就是深入敌人的老巢,最让他兴奋的就是直捣黄龙,剖腹挖心……

    敌人越强大,他就越兴奋。

    无论什么样的龙潭虎穴他都敢闯。

    狂剑陆乘风。

    狂剑二字就是这么来的。

    多少强敌占尽上风,都被他反败为胜。

    多少危局千钧一发,都被他化险为夷。

    呃……自以为是主角的人当然拥有不一样的风采。

    自从重生之后,陆海空已经不再相信所谓的主角不死定律,因此这一世他收敛了许多,甚至在许多时候,陆海空都会怀疑所谓的仙侠世界是不是他的南柯一梦。

    也许真相其实是自己仙侠看多了,出了车祸,在床上躺了三年,做了三年的爽梦也不一定。

    重活一世,陆海空原本只是准备安安分分,男扮女装当个网络主播,表演点才艺,讨点生活,再接盘一个带孩子的拖油瓶,就这样老老实实的过一辈子。

    岂料……那个原本离他远去的仙侠世界,居然一转身又出现了。

    枪支,幻术,法术……在一天之内接踵而至。

    原本陆海空还可以安安静静的做一个旁观者,偏偏他的女儿陆醒被这群家伙给拐走了。

    陆醒!

    乃父每天上下学都要亲自接的,现在没人可以接送了,你让乃父明天早上睡醒了干什么!?

    靠!都不睡觉了,跟你玩命!

    嗤啦一声。

    陆海空踩了刹车。

    黑色奔驰车驶入一个废弃的码头,车头180度,调转车头对准了追踪而来的陆海空。

    而陆海空的银色途锐越野也同样驶入了这个码头,停在黑色奔驰七八丈远处。

    废弃的码头没有灯光。

    两辆车的大灯互相照着对方。

    嘭!

    黑色奔驰的车门打开,四名长发西服男潇洒的开门而出……

    嘭!

    途锐越野车的车门打开。

    一名身穿美特斯邦威黑色运动服的男人,从越野车上一跃而下。

    他手持一柄银色手枪,在下车的一瞬间,便瞄准了一名长发西服男。

    砰!

    扣动了扳机。

    一枪命中额头。

    此处应有歌声: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砰砰砰……

    对面的长发西服男像割草一样倒下,风一样的运动服男子,在滔滔江水之岸,大杀四方。

    ……

    呼噜呼噜呼噜……

    陆海空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他闭着眼睛打起了呼噜。

    刚刚徐姓男子下车之前,便已经使用了打火机辅助施法,将跟随他们的那辆途途锐越野车的车主催眠了。

    徐姓男子一个如同快递员的扫码机,走到了途锐车的旁边,那“扫码机”上的灯光一阵闪烁……

    咔嚓一声。

    途锐车的车门打开了。

    徐姓男子用“扫码机”打开了封闭的途锐车车门……堪称盗车神器。

    嘭!

    车门打开,徐姓男子拎起陆海空的头发,终于看清了这个追了他们一天的人。

    卧槽……居然是这个小子。

    你抢了老杨的老婆就算了,居然还要追过来赶尽杀绝!?

    不错!

    够狠,够种,有性格,我老徐很欣赏……

    徐姓男子将途锐越野车的手刹点开,然后将档位拉到d档也就是前进挡。

    接着徐姓男子将陆海空踩住刹车的脚推到一旁,途锐越野车开始向前徐徐开动。

    啪!

    徐姓男子关上了越野车的车门。

    银色的途锐越野车向着前方缓缓行驶,而位于驾驶位上的陆海空还趴在方向盘上睡觉……

    在梦里,歌声依旧……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砰砰砰砰砰砰……

    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砰砰砰砰砰砰……

    陆海空手中的银色手枪化作了无限子弹,而长发西服男则从码头的黑暗之中成群结队的冲出来送死。

    ……

    在现实当中,陆海空呼呼大睡,他趴在银色途锐越野车里加速向着码头下冲去。

    码头之下,便是翻滚的长江水。

    疲劳驾驶,驶入江中,溺水而亡。

    一场完美的车祸。

    ……

    突然间。

    在这偏僻的废弃码头。

    又有一对汽车大灯照了过来。

    汽车的发动机产生了一阵爆鸣,这是油门踩到底的声音。

    嗤啦一声,长长的刹车声响。

    嘭!

    一辆突然杀出的黑色奔驰打横挡在了银色途锐驶入江边的道路上。

    两辆车发生了撞击。

    奔驰车的车门被撞得凹陷。

    滋滋滋滋……

    黑色奔驰的轮胎摩擦着地面……

    就在银色的途锐越野即将推着这辆黑色奔驰,一起落入江中之时。

    两辆车终于一并停住了……

    而这辆突然杀出的黑色奔驰就是“茱·VB666”。

    见此一幕。

    一脸惊愕的徐姓男子快步冲上前去,拉开了银色途锐的车门,将车的档位杆推到了p档,然后再扣动了途锐车的电子手刹,将这辆车彻底制动。

    嘭!

    黑色奔驰车茱·VB666的车门打开,驾驶位走出一名同样身穿西服的长发男子,拉开了后排车门……

    一名西服女子抱着一名熟睡的女孩下了车。

    徐姓男子露出一丝恭敬之色,弯腰行礼道:“何姐,好。”

    正在此时。

    江面一道巨大的探照灯照了过来,一艘神秘的船只缓缓的靠近了这一座废弃的码头。

    两辆黑色奔驰车直接开进了游轮的仓库。

    那一辆银色途锐越野车则留在了废弃的码头上,途锐车里空无一人。

    ……

    陆海空横扫千军的美梦依旧在继续……

    黑暗中大量的长发西服男冲到他的面前送死,陆海空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

    不过没有关系,都是一些扑街而已,杀了就是。

    整个码头都铺满了长发西服男的尸体……

    最后那名拐了他女儿的西服女子也出现了。

    陆海空带着无边的杀气走到她的面前,一脸冷酷的对她说道:“交出我的女儿,就给你一个痛快。”

    只听那西服女子一脸娇媚的说道:“你的女儿不见了,我帮你重新再生一个!”

    噗嗤!

    她撕掉了自己的上身西服。

    “妖女!我的女儿是不可取代的,呃……不过,念你诚意满满,那就先收一点利息吧!”

    接下来就是不可描述之事……

    江边的浪花拍打在岸上。

    发出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

    随着一阵痉挛,陆海空睁开了眼睛,他喘着粗气,汗流浃背,浑身赤裸,身上盖着一张绿色的军用薄棉被。

    而陆海空的床边坐着一名长发女子,她似乎也刚刚才睡醒,双手张开,慵懒的伸着懒腰……

    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背影,嗅着她身上女人的体香。

    “呼……”

    陆海空长舒了一口气,尼玛……还好是女人,如果自己做了一个春梦之后,一睁眼发现床边坐个赤裸男性,那是何等的卧槽……

    这是一个极度狭小闭塞的房间,整个房间里只有一个不大的单人床,一个铁质桌椅和一个衣柜,墙壁家具清一色都是铁皮所制……

    房间的右侧墙上开凿了一个圆形的窗户,透过圆形的窗户,陆海空看到了碧波万顷的海洋。

    毫无疑问,陆海空此时在一艘船上,并且这艘船已经驶入了海洋之中。

    海洋!?

    茱萸省地处华国内陆,从菖蒲市乘船沿着长江水道到沿海的宏康市是至少也要坐半个月的船,而出了宏康市的出海口才是海洋。

    自己莫非睡了足足半个月?

    靠窗的那一面铁皮墙上,并没有什么装饰,仅仅只是悬挂了一张全家福的照片,照片上是一男一女满脸喜悦的抱着一个刚满岁的婴儿。

    “海空,你睡醒了?”床边的女子毫不避讳自己,她就当着自己的面,穿内衣亵裤……

    由于房间过于狭小闭塞,这女人并没有转过头,她穿好了散落在床边的内衣之后,便起身打开了衣柜。

    这房间虽然狭小闭塞,但是设计极为精巧,衣柜的门一打开,衣柜门的背后便是一个全身落地镜。

    陆海空看着落地镜里倒影出的女人容貌,这女人不就是在飞雪峰游览区,拐走了自己女儿的西服女子么?

    只听陆海空脱口说道:“原来是你!”

    那女人站起身来并转过了身子,再次双臂交叉到胸前,一脸沉吟的看向陆海空。

    这是一种意味深长的审视目光,就和在飞雪峰风景区停车场相遇的那一次一模一样。

    陆海空看着这女人的容貌,再看了看照片里的女子的容貌,竟是一模一样,区别只是没穿衣服……

    而照片里的那个男人……尼玛,那不就是自己吗?

    陆海空顿时想明白了,只听他讪讪的开口说道:“老婆,你变漂亮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