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 > 第16章 揍死你,让你污蔑我老公
    第16章 揍死你,让你污蔑我老公

    “不!”6怀可见霍慕沉要走,眼底被恐惧惊悚盖满:“霍少,我错了!我是被人怂恿的……”

    后面的话还没求完,就被铁门声夹断。

    江景行见他脚步匆匆朝某处走真是无奈,怪不得刚才还准备慢慢玩死人的霍慕沉,一瞬间直接把人逼到绝境。

    想来霍慕沉非常确信,6怀可出车祸并不是偶然的,而就是冲着宋辞来的!

    江景行收回视线,随后把热水杯朝6怀可砸去:“别叫了!6怀可,在华城就该知道规矩,有人不能得罪,还想起诉霍家?”

    “你不知道你能出车祸是你的刹车闸被人剪断了?”

    “你想死,有的是办法玩死你!”

    江景行睐了眼旁边的警察,斜勾唇:“把人收监,等人来保释再说。”

    6怀可颓丧的跌回轮椅里,有些茫然听霍慕沉律师团说着什么,却什么都听不见。

    江景行懒得理会,转身跨出门就见到霍慕沉和宋辞大眼瞪大眼,一副‘相顾无言,竟无语凝噎’的凄惨场景,唇角再次抽搐。

    宋辞正一只脚光光踩地上,拖鞋距离她几步远,走得太快,被甩丢了。

    她就仰头和霍慕沉对视,踯躅在原地。

    她貌似没有乖乖听话,在家等他回家,他会不会觉得她这是不相信他?

    宋辞终于明白努力去靠近一个人,猜测他心思的痛苦和甜蜜,心里愈发心疼霍慕沉。

    “又想哭?”

    从头顶落下冷冽的气息。

    她完全没绷住,抬手摸了摸霍慕沉的脸,又在他上本身四处乱摸着,心急得让外人看得咂舌。

    霍慕沉捉住她作乱的小手,低声低眸:“想要?回家再给你好不好,这么多人看,不太好意思。”

    话虽这么说,可周围没人敢看。

    宋辞摸到霍慕沉没受伤,才觉得压抑在心头的那股子自我厌弃感减轻了些。

    霍慕沉握住宋辞肩膀却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尤其是透过风衣传到掌心的寒意刺骨,他低头就看见宋辞的脚趾如贝壳般白皙,蜷缩在地板上,眸色一沉,伸手用力把人扯到怀里,直接扯掉她的风衣,摸到后背湿漉漉一片,冷沉眸子瞬间点起怒火,隐忍的青筋几乎要跳破额头。

    “宋辞!”

    整个走廊回荡着他的怒吼。

    “你去淋雨了是不是!”

    宋辞:“……”

    她抖了下肩膀,瑟瑟点头。

    她要是说,不光淋雨,还飙车,撞车,爬门……会不会一个月不用下床?

    “宋辞,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霍慕沉双臂传过她腋下,把人拎起来,牙根一咬:“好好好,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觉得你身体好得差不多,够折腾来了是不是!”

    宋辞就站在霍慕沉面前挨训,一言不发如同做错事的孩子,那模样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霍慕沉吼了一通,见人冷得发颤,怒气顿时消减一大半。

    “淮北,去开车。”

    宋辞被霍慕沉打横抱走,小脑袋昏沉搁在他肩膀,有气无力的问:“慕沉,6怀可那个杂种是不是没把你怎么样?”

    “你觉得他能把我怎么样?”霍慕沉气笑了,眉眼里露出几不可见的宠溺。

    “那他怎么样!”

    “怎么,你担心他?”霍慕沉语气冷幽幽,拉开车门把人抱到后座,“你想让他怎么样?”

    宋辞神色恹恹,连打几个喷嚏,窝在他肩窝里,闷哼着道:“当然是揍死他,让他污蔑我老公!”

    “呵呵……”

    男人轻笑,随即抬头:“淮北,把暖气开到最大,专心开车,不许回头。”

    楚淮北一怔,立马感觉后背有两道凌迟目光在脖颈处徘徊。

    只要他回头,脖子和脑袋会分家吧。

    他暗暗想。

    霍慕沉感觉到宋辞身体越来越冷,皱着眉头把她套装扯了下来,冷眸恰好扫到白皙的胳膊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血虽然止住了,但可以看得出来伤口还是很深。

    他心底被刺了下,强忍住没开口自责,伸手有些粗鲁的扯下她的裤子,忍住怒气,尽量放平和情绪,平静去问:“宋辞,你最好给我编造出一个你手臂伤口和裤子为什么会破的借口!”

    “而且,最好是不会让我弄死你的借口!”

    他露出森白的牙齿,如荒原猛兽。

    车内被淡色灯光笼罩,男人英朗冷俊的面庞覆上一层阴霾,看得宋辞憋住委屈,只能鼓足‘勇气’,勇上断头台。

    “我……去找江……”宋辞说话磕磕绊绊,“去找他救你,然后不小心撞……撞车了。”

    她小心翼翼掀眸观察男人神色,连忙又道:“但是车子性能很好,我人没什么事,就划了下胳膊。”

    “呵……那我还是要感谢我平时买的车性能好,才让你随意撞车都没事了!”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宋辞语塞。

    “腿呢?”

    “腿……”宋辞并不想说江景行坏话,自动屏蔽,只说能说的,“我要说,爬门摔下去了,你会不会生气?”

    听到嗓音如蚊蝇,霍慕沉饶是再面无表情,嘴边的肌肉也忍不住抽了抽。

    他把自己的西装用力套在她头顶,又做了个深呼吸:“你还敢爬墙?”

    “啊……爬了。”

    霍慕沉见她闷在自己怀里不敢抬头,用力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忍住要掐死她的冲动,把她两条腿拽过来,用手摸了把脚底,凉得打颤,咬牙切齿的从喉咙里挤着字:“宋辞,有你什么不敢做的?为什么去找江景行?”

    “我太担心你出事了,我看到外面的媒体都在等拍我们的新闻,他肯定是蓄谋已久,我不想你因为我丢脸。”宋辞诚恳道,鼻子好像有点不通气。

    霍慕沉也知道吓坏她了,伸出长臂抱住人收拢在怀里,直回霍园。

    虽然将近深夜十二点,但霍园,依旧灯火通明。

    管家见先生抱太太回来,心底松了口气。

    “去准备姜汤,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让他们半小时内必须到霍园!”

    “是。”

    管家连忙去做事,再转头,霍慕沉抱着瑟瑟发抖的宋辞上了楼直接进了浴室,把温度开到最大,就一言不发的调试好热水,把她整个人脱干净放到热水里,然后转身就朝浴室外走。

    “三分钟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霍慕沉身上散发着从容清冷的气场,一切都看似从容不迫,可宋辞知道他在生气,而且在刻意忍耐。

    他全程冷脸,甚至多余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在他转身要离开,宋辞微微心悸了下。

    “你生我气了,是不是?”

    “没有,你别多想。”霍慕沉难得平淡的说。

    宋辞见他挺拔的背影在颤,故意撒娇,嗓音却略带沙哑:“你在生我气,霍慕沉,你就是这样,你隐忍生气不和我说,那你想怎么发脾气,借酒消愁吗?你不知道你的胃不好吗?”

    “……”

    男人沉默。

    宋辞不想把两人误会拖延到明天去解释,她爱霍慕沉。

    “我的手受伤了,你别走,帮我来洗澡,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