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15章 枪打鸳鸯
    长安面包车悄然开进了滑雪场,停到了青草依依的小路边。

    瘦高个,胖子还有两个黄毛,抄起了扳手,麻布袋就下了车,向着草地上的两名情侣走去。

    嗤啦一声。

    重重的刹车声在四人身后响起。

    一辆黑色奔驰停靠到了面包车的旁边。

    瘦高个,胖子还有两个黄毛,立刻伪装成了普通的游客……

    这里本来就人迹罕至,那一对狗男女正在如胶似漆,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的,等这辆奔驰车开走之后,再动手不迟。

    奔驰车内。

    两个长发西服男已经笑得前仰后伏。

    “哈哈哈……杨远信,那个就是你老婆吧?”

    “哈哈哈哈……我觉得你老婆现在过得很幸福,我建议你不要去打扰她的幸福生活。”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长发西服男笑完之后,露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怜悯之色。

    “哈哈哈……对对对,你看看你老婆的眼神……我敢肯定你老婆现在正处于热恋状态……”坐在驾驶座上的长发西服男明显要更加恶劣一些。

    “啧啧啧……你老婆都跟别人在舌吻了,你还趴着看个啥?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吧,就当没来过……”副驾驶座上的长发西服男长得有些像徐锦江,浓眉大眼,一脸沧桑,说话的时候,有一种过来人的感觉。

    此时的杨远信透过奔驰车窗,看见他的老婆王若琳和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男子热烈的吻在了一起。

    这两人旁若无人,就连七八丈远的那四名游客,他两人都视而不见。

    甚至王若琳情到深处,直接拉着陆海空的手,按上了自己的胸口。

    “不!……”杨远信目眦欲裂。双手扒着车窗,激动的浑身颤抖。

    “琳琳!……为什么!?”

    “这才一个月的时间,你怎么就跟别人好上了!”

    咚、咚、咚……

    杨远信用额头敲着车窗门,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车内的两名长发西服男见此一幕也不打算继续嘲弄了。

    只听那略带沧桑的长发西服男开口劝道:“老杨,算了吧,跟我们去了那边,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把枪给我!”杨远信陡然变得狰狞异常。

    “老杨啊,你拿枪干啥?”

    “你看不见吗?那家伙在玩我老婆,当然是去把那个奸夫干掉!”

    “我说老杨啊……你跟你老婆分开了才一个月,她就急不可耐的去找男人,你要杀也该杀你老婆,实话讲,那小子挺无辜啊……”

    “对对对……老徐说的对。”在奔驰车驾驶位的长发西服男应和说道。

    “徐大哥,帮个忙,求你把枪给我,反正我也回不去了。”杨远信一脸诚恳的看着张姓男子。

    这名坐在副驾驶座的徐姓男子,看着杨远信哀求的表情,露出了沉吟之色。

    这是一个男人的请求,如果不答应杨远信可能会发疯……

    “好,我答应你。”徐姓男子思索了片刻之后,果断说道。

    坐在驾驶位上的另一名长发西服男颇感意外,他立刻提醒道:“老徐,这里还有四个游客。”

    “这简单。”

    只见那名徐姓男子,掏出一张黄纸符录,并指如剑,口中念念有词。

    “喝!”

    黄纸一动不动。

    徐姓男子默默掏出了打火机。

    黄纸符箓,终于燃了起来。

    黄纸燃烧之时,一道黄色的符箓灵光出现,徐姓男子并指如剑,不惧已经燃烧到指尖的火焰,指向了蹲在车外的四名游客。

    “喝!”

    这四名游客中了这道黄色灵光之后,从原先蹲着望天的状态,诡异的站了起来,在原地开始打转……

    “好了,这四个家伙中了我的鬼打墙法术,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折腾,他们都只会在原地打圈,对外界根本没有感知。”

    说完这句话后,张姓男子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直接扔给了杨远信。

    摸着这柄沉重冰冷的手枪,感受着枪身上的金属质感……

    这帮黑社会究竟是不是会法术,目前还无法确定,不过枪肯定是真的。

    啪!

    黑色奔驰的后车门被猛然推开。

    杨远信提着一柄黑色手枪,迈步走向了滑雪场中央,一对如胶似漆,如火如荼,战况激烈的情侣。

    ……

    此时飞雪峰观景区并没有雪,空旷的滑雪场,不过是一大片绿草茵茵的巨大斜坡。

    杨远信提着一柄黑色的手枪,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腿上是黑色休闲西裤。

    外面的风很大,吹得他的衣衫猎猎作响。

    不过他却感觉不到寒冷,只有彻骨的哀伤。

    得益于去美国交流学习的机会,杨远信懂得使用枪支。

    咔嚓一声。

    手枪上膛,保险栓打开。

    杨远信继续向前,他必须要靠得足够近。

    手枪的后坐力都很大,未经长期训练根本不容易命中,抵住头颅射击是最稳妥的击杀方式。

    啪叽啪叽……

    嗯……啊……

    舌吻的声音肆无忌惮的传出。

    他的老婆王若琳眯着眼睛,呼吸急促……眼睫毛一颤一颤,简直是享受至极……

    “卧槽你妈呀!”仅仅还只剩下七八步的距离,杨远信便已经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他已经等不及要轰碎这家伙的脑袋。

    砰!

    漆黑的枪口,绽放出炽烈的火光。

    火药的炸响,惊醒了温存中的鸳鸯。

    如此近的距离……

    居然没有命中!?

    那个搞自己老婆的那个男人,转过了头来,一脸愕然的看向了自己,以及杨远信手中黑洞洞的枪口。

    “是你!?”

    这个奸夫!不就是那个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吃饭拉屎都要护工服侍,最后差点被自己切了零碎的陆海空。

    “卧槽!……这种你也看得上!?”杨远信声嘶力竭地对王若琳吼道。

    接着这个悲愤的男人双手持枪,黑洞洞的枪口再次瞄准了陆海空。

    砰!砰!砰!

    王远信朝着陆海空连开了三枪。

    陆海空左躲右闪,前扑后滚,以超乎想象的敏捷躲避着近距离的射击……

    三枪全都没中……

    尼玛……我的枪法真的这么差!?

    正当杨远信准备将手枪里的子弹一股脑全打空的时候。

    他的老婆王若琳竟然站了起来,用娇弱的身躯,挡住了黑洞洞的枪口。

    王若琳不知哪来的勇气,上前一步,双手握住了杨远信手中的漆黑手枪,转头对陆海空大喊:“海空!你快跑,你快跑呀!”

    为了躲避近距离的手枪子弹,陆海空已经在草地上连续翻滚了多次,全身上下都是碎碎的草沫。

    当王若琳勇敢的站起身来抱住了杨远信的手枪之后,陆海空的眼中满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快跑!海空你快跑,这个人是我的老公,他不会杀我的,你快跑啊!……”

    看着王若琳焦急无比的神色,陆海空也不矫情,他转身便跑,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最近的树林之中。

    杨远信原来是她的老公……

    一时间陆海空想通了很多事。

    见到陆海空这个奸夫,从草地上站起身来,后背面向自己奔跑,杨远信顿觉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刚刚这家伙在草地上滚来滚去,居然连躲了自己三枪,现在你直线奔跑,看你怎么躲!?

    “你让开!?”杨远信猛然推开自己的老婆,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陆海空的后背。

    砰!

    正在奔跑的陆海空趔趄了一下。

    杨远信的目中闪过一丝惊喜。

    尼玛……终于中了。

    正当杨远信准备冲上去补枪的时候,王若琳再次冲了过来,这一次她双手按住杨远信的手枪,直接将枪口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王若林因为恐惧闭上了眼睛,她的脸颊流出了泪水……

    她浑身战栗,可是她却死不松手。

    琳琳!

    目赤欲裂的杨远信也眼泪崩了。

    他接受不过来这个打击,我亲爱的琳琳……你不仅跟这个王八蛋好上了,现在为了救他,连命都不要了!?

    就这一耽误,陆海空已经逃入了树林,刚刚似乎只是他踩滑了,并没有真正中枪……

    而杨远信也抽回了手枪,神情呆滞。

    啪啪啪啪啪啪……

    那名长得像徐锦江的长发西服男,不知何时已经下了奔驰车,他一边走一边鼓掌。

    “老杨啊,现在你总该死心了吧。”徐姓男子声音醇厚,带着一股浓浓的沧桑感。

    大口喘气的杨远信,看着向他缓缓走来的徐姓男子,目中厉色一闪,举起手中的黑色手枪,朝着这名徐姓男子就是一枪。

    砰!

    火光迸发。

    徐姓男子屁事没有……

    杨远信惊疑之色一闪而过,他双手举着手枪用标准的射击动作,朝着徐姓男子砰砰砰砰……咔咔咔咔……

    直到把手枪子弹打空了,徐姓男子依旧满脸含笑,清风拂面。

    “老杨啊,我给你的是空包弹,只有火药,没弹头的……”徐姓男子,一脸嘲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