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 > 第14章 乖乖在家等我
    第14章 乖乖在家等我

    宋辞孩子般把霍慕沉护住,吓到了所有人。

    警察眼神诧异看向宋辞。

    天空恰好打过闪电,惊雷在耳边轰隆隆打响,宋辞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就连瞳孔也变得如此浓郁,深不见底。

    霍慕沉见宋辞抱得如此紧,蹙起眉尖,环住她肩膀,抬眸冷冷扫过站在大雨里几人。

    “乖,我一会就回来。”

    他冷硬低沉的嗓音里掺杂了一丝柔软。

    警察听到霍慕沉的话,总算了松了口气。

    “麻烦霍少了。”警察继续道:“霍少,您上次让我们调查的出车祸的事情,头儿说有消息,如果两件事一起解决,会更好。”

    “好。我去送我太太进门休息,就和你们走。”霍慕沉眼底阴诡,声线冷厉的说道。

    他打横抱起宋辞,把她放到沙发里,又亲自给她倒一杯热水:“乖乖在家等我,相信我,我会没事,恩?”

    宋辞低头捧住热水,在霍慕沉转身的瞬间,一只手紧紧拽住了他的衣角:“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打雷下雨天,我一个人在家会害怕,你舍得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吗?”

    她只是想陪在霍慕沉身边,宋辞上辈子在监狱里待过整整三年,最后死在了里面,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里面多恐怖。

    霍慕沉沉默了,但也给了宋辞回答。

    她绕过霍慕沉,视线落到不远处的警察身上,可怜巴巴的看着人家,好似他们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

    “我老公不可能谋杀6怀可,一定是你们搞错了。”宋辞话锋一转,咬牙切齿,从沙发上跳下来:“警察叔叔,我要报警,6怀可意图对我不轨,他想谋杀我,那天开车出车祸本来就是我们是自卫!”

    警察眼角抽搐,这算倒打一耙不?

    宋辞现在恨不得把6怀可脑袋拧下来,用针把6怀可的嘴巴缝上,让他乱说,诬陷她老公!

    “别闹。”霍慕沉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把在地上乱跳的女人打横抱回沙发,吩咐管家:“给太太煮一碗姜汤,看住太太。”

    霍慕沉披上了风衣,头也不回,快速迈腿和警察开车离开了。

    幸好宋辞被管家和林妈联手拉住,否则就要跳下去跟着跑了出去,更何况外面还在下雨打雷。

    眼瞧见霍慕沉的车离开了,宋辞低垂着头,眼泪突然止住了。

    管家担心她是背过气了,慌乱拍着她后背:“太太,先生一定会没事,您不要担心。”

    “就是,太太喝了姜茶睡一觉,先生就会回来了。”林妈附和道,在她们眼里宋辞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宋辞五指慢慢收紧,她忽然抬头,擦干了眼泪,黑白分明的眼眸凝视着外面的大雨,心逐渐冷静下来。

    她不能慌乱。

    6怀可一定想趁机抹黑霍慕沉,她记得6怀可曾经用她的关系签下不少订单,都算在她头顶,用来污蔑霍慕沉的公司。

    宋辞想了想,趁着管家不主意,跑到车库里,胡乱开了一辆车就冲出了别墅,还丢了一句话:“别给慕沉打电话,他会担心我的。”

    她记不住那人的电话号码了,但记得他住的地方了,因为她来过,当初刺杀霍慕沉后,她被人拖着来这里跪了三天三夜道歉,所以记忆深入骨髓。

    但是宋辞知道,那人和霍慕沉的关系,一定可以出手救霍慕沉,就如当初一样。

    瓢泼大雨狠狠砸在车窗,闪电时不时刺入她瞳孔里,宋辞肩膀不断颤抖,十指抓紧方向盘,骨节泛白,一脚油门,一脚刹车的,一路飙车,硬生生把一小时的车程压缩成半小时。

    过往的车辆看宋辞开的幻影在马路上都快要起飞了,不由得赶紧避开。

    女司机,马路杀手,惹不得啊。

    更何况,他们是看到车牌号,就更加惹不得了。

    宋辞把车开到景园,挡风玻璃被雨水打到彻底模糊。

    她眯了眯眼睛,呆了那么一瞬间,一抹刺眼的光闪入她视线里,她惊叫了一声,随即就听到‘砰’地一声,然后就响了刺耳尖锐的鸣笛声。

    前翻盖处泛起浓烟,宋辞脑子恍惚了下,被撞下来的树枝穿过树枝直接划破她白皙的胳膊。

    “嘶~”

    她动了动,疼得倒抽一口气,好在霍慕沉的车都加过特殊安全保障,宋辞只是头晕眼花,没什么其他大事。

    她推开了车门,顶着大雨,跌跌撞撞跑到景园门口,按着门铃又大喊道:“江景行!霍慕沉出事了,我求求你去救救他!”

    男人站在二楼,满脸戏谑看着在大雨里浇着的宋辞,在宋辞开车进景园的地域,他就知道了。

    他低沉冷厉的开腔:“任何人不许给她开门,就让她在门口站着,我倒是想看看这个宋辞到底能站多久?”

    宋辞见景园二楼明明亮着灯光,等了十几分钟,就是没人给她开门,急得什么面子都不够,身份也不要了,仰头看着将近两米高的铁栅栏,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就爬了上去。

    江景行拧起眉头,目光冷沉的落在吃力爬门的宋辞,唇角抽搐。

    老三的老婆还有这能耐呢?

    爬墙爬得很自如嘛!

    宋辞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武艺’如此高强了,好像是听到霍慕沉会有危险,感觉内心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撑住她无所畏惧的朝前走。

    因为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天早就黑了,再加上宋辞白天体力被透支得差不多,她在翻过去铁门另一端时,双腿突然软了一下,一脚突然踩空,黑色的长裤被铁栏杆刮破了一长条口子,整个人直直从一米多高的地方狠狠摔了下来。

    好疼!

    疼得宋辞眼泪飚得更多,和雨水一起融入划入她的唇角。

    宋辞勉强扶住铁栏杆从地上爬起来,觉得身子骨都快散架,但她没有退缩,而是直接把高跟鞋脱了扔到门口,光着脚闯到了二楼亮光的办公室。

    砰!

    书房的门被推开,站在落地窗边的男人菲薄的唇角噙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手腕里还晃动着一杯妖冶如火的红酒,正似笑非笑看着她。

    “宋辞,你敢来找我?”

    【宋辞,你还敢来找我?你/他/妈的是个畜生吧,就算是畜生都比你有良心,老三对你多好,你居然窜通别的男人,想要杀了他,养了白眼狼都比你强!】

    【滚!老三就算醒了,我也绝对不允许你这个女人再来恶心他!】

    【……】

    曾经刺耳尖锐的的声音在耳边一次又一次徘徊,折磨着宋辞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