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6章 英雄之后
    “姑娘啊,你找我们家海空什么事?”

    “海空,你还不请人家姑娘上桌吃饺子。”

    陆海空的母亲陈友君显得格外的热情。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刚从病床上睡醒,就钓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这姑娘看起来老有气质,老漂亮,老有钱了……

    相反陆海空却极为木纳,他压根儿就没有理会这个女人,而是自顾自的吃着饺子。

    “海空!你干嘛把人家姑娘晾到一边!嘿嘿……姑娘啊,我们家海空他不懂事,你多担待担待……”在陈友君的眼里,这就是送上门来的儿媳妇啊。

    “伯母请不要客气,这次我来找陆先生,是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他,我希望……陆先生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我的朋友……”王瑞敏说话极为诚恳,姿态很低,挑不出一点毛病。

    “敢问仙子的朋友是?”陆海空放下筷子,用普通话缓缓说道。

    听到这故作姿态的男人叫自己仙子,王瑞敏泛起了一阵恶心,不过她依旧一脸谦卑的说道:“陆先生,我的朋友是都梁区医院的杨远信医生。”

    “哼!”转过身来的陆海空,居高临下,气势凌人的坐在塑料板凳上,斜眼看着王瑞敏律师,身上似乎有一股气势。

    看着自己儿子如此作态,陈友君的心咯噔了一下,糟糕……儿子又要犯病了。

    “陆先生,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王瑞敏一边放低姿态恳求,一边打开自己的女式皮包将十摞红票子放到了陆海空家里唯一的饭桌上。

    “若是陆先生肯高抬贵手,放过我朋友杨先生,这点钱不成敬意……”

    陆海空气定神闲地看了一眼堆在桌上的红票子,再看向了王瑞敏,目光中露出一丝失落的神情。

    自己神通尽失,法力全无,就算是想要灭杀那个姓杨的竖子,也是无能为力……

    既然自己根本报不了这个仇,那么放下这段仇怨,换一点红票子改善家人的生活,也未尝不可。

    可是……想要求本道人饶命……

    嘿嘿……那诚意可不能低了。

    本道人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狂剑陆乘风,那可是很贵的。

    一念及此。

    陆海空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开始端架子了……

    只见陆海空端起了桌上的饺子水,如同饮用仙家玉露一般,轻啄了一口,然后细细回味,慢慢品尝……

    陆海空就这样悠悠然的凉了这个女人小半刻钟,仿佛这个女人不存在一般。

    等了良久。

    陆海空也没有搭理王瑞敏,王瑞敏只能主动开口询问道:“陆先生是答应了?”

    “哼!”陆海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一顾。

    “不知陆先生想要多少?”

    陆海空并不作答,依旧品尝着已经冰凉了的饺子水。

    母亲陈友君,女儿陆醒都像好奇宝宝一样的看着陆海空和王瑞敏……

    王瑞敏深吸一口气,决定直接掀开底价。

    她竖起一根手指说道:“只要陆先生肯高抬贵手,一百万!”

    感觉已经压出了这个女人的底价,于是陆海空微微一笑,淡淡开口说道:“既然仙子如此有诚意,那这一恩怨就此揭过……日后杨姓修士,呃……不对,是姓杨的只要不惹本道人,见了本道人就绕着走,本道人便不会对他出手,放他一条活路……”

    “那……那翻供呢?”

    “什么番功?炼体功法吗?”陆海空一脸的懵逼。

    王瑞敏只感觉自己身子一阵颤栗,这纯粹是气的。

    这王八羔子把自己凉了小半刻钟,一个劲儿的插科打诨,装傻充愣,目的就是既想要钱又不想翻供放过自己的妹夫。

    王瑞敏银牙咬碎,想要破口大骂,可想到自己的妹妹,她又不得不压下了这口火气,憋得满脸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姑娘啊,你把钱拿走吧。”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老妇人陈友君说话了。

    “我们家爱国在世的时候,就常说如果有人往家里送钱,千万不能收,那是行贿受贿……这钱!我们家是绝对不会收的。”

    “可陆先生并不是公职人员。”王瑞敏以她的法律常识开口反驳。

    “可他的父亲是!”

    “他的父亲是一名人民警察。”陈友君女士的语言很轻但却透出一股发自内心的自豪。

    王瑞敏猛然想到了陆海空的家庭资料。

    陆海空的父亲陆爱国,三十年前,因公牺牲,人民英雄。

    王瑞敏律师向着陈友君女士,深施一礼,她将桌上的10万块钱放回了自己的女士包,羞愤离去。

    坐在塑料板凳上的陆海空喃喃自语:“这妖女怎么拿着钱走了?莫非她看出了本道人的虚实,神通法力尽丧,根本就不需要花钱买命吗?”

    ……

    王瑞敏抠着自己的脑袋,神情沮丧至极……

    半晌之后。

    王瑞敏律师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卡宴车里,慢慢的补妆。

    刚刚王瑞敏哭了,一半是被装傻充愣的陆海空给气哭的,另一半则是被陆海空的父母感动的……

    人民英雄,英雄之后。

    确实令人敬佩。

    不过这件事情涉及到了自己的妹妹,王瑞敏暗自下定决心,不择手段也要给自己的妹夫脱罪。

    现在王瑞敏要去安慰自己的妹妹王若琳,她必须做出一幅旗开得胜,胸有成竹的模样,绝对不能让妹妹看到自己有受挫的痕迹,更别说泪水了……

    这就是律师,她必须要会装,就像化妆一样。

    片刻之后。

    一个妩媚动人,胸有成竹,从容自信的女律师出现在了化妆镜里。

    ……

    第二日清晨。

    一辆红色的卡宴车开到了龙湖幼儿园外。

    身穿白色貂皮大衣的王若琳,牵着自己的女儿杨采洁,进入了幼儿园。

    经过了王瑞敏一夜的安慰,王若琳已经神色如常,她就像往常一样,送自己的女儿去幼儿园。

    “麻麻,你看那是我的同学,汪子涵。”

    “子涵妈妈好。”

    “采洁妈妈好。”

    “麻麻,你看那是我的同学,龚欣茹。”

    “欣茹妈妈好。”

    “采洁妈妈好。”

    “麻麻,你看那是我的好朋友,陆醒。”

    “醒醒爸爸好。”王若琳非常热情的给所有家长打招呼。

    第一天来送孩子的陆海空,只能一脸干笑,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好在他的女儿陆醒连忙提醒道:“粑粑,那是我的好朋友杨采洁。”

    “哦……采洁妈妈好。”陆海空连忙打招呼。

    然后一帮家长带着小孩子,进入幼儿园,排队做入园检查。

    片刻之后。

    王若琳挎着女士包打开了红色卡宴的门,坐到了副驾驶座。

    “姐姐,你在看什么?”王若琳一进卡宴便看到自己姐姐目不转睛的在看着一个骑着电瓶车离开的男人。

    “琳琳,你认识那个男人吗?”坐在驾驶位上的王瑞敏律师,开口询问道。

    “好……好像是女儿班上同学的父亲,陆醒爸爸。”王若琳刚刚带着孩子进幼儿园,就和这个男人打过一次招呼,不过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普通,王若琳根本没记住。

    王瑞敏律师一脸凝重的转过头对着自己的妹妹王若琳说道:“他就是陆海空。”

    “是他!?”王若琳掩住了自己的小嘴,显得十分惊讶。

    不过随后王若琳又舒了一口气,略有些放松的说道:“既然他已经收了姐姐的钱,那么想必他应该会向警方提供,有利于我们家远信的证词,让我们家远信平安无事。”

    “妹妹……”

    “怎么了姐姐?”

    看着姐姐王瑞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王若琳顿觉不妙。

    “妹妹……其实我骗你的,昨天晚上我去陆海空家,拿出10万并承诺事成之后给100万,可他们没有同意。”

    “是嫌少吗?姐姐……我还可以凑点钱。”

    “不不不……他们不是嫌少。”

    “那是什么?”

    “英雄之后,不会为钱所动。”王瑞敏面带一丝敬佩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