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时代之财运亨通 > 第13章 砍价高手
    隋安在顺意花园外面,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老爸老妈出来,百无聊赖之下,在马路对面的河岸上随意地溜达起来。

    河对面,楼房林立,马路上车来车往,一派都市繁华景象,站在河这边,却是阡陌纵横、竹树相映、鸡鸣狗吠,完全是安宁静谧的乡土气息。

    隋安站在一棵大樟树下,回头看了一眼顺意花园,这小区的位置离河岸直线距离不到一百米,隔条两车道的马路,就可来到河边悠闲漫步。

    而眼前的梅龙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大弯,河水变得平缓,加上没什么污染,乍看起来,犹如一道绿色的丝绸横铺在地上。

    “这地方空气不错,也安静,老人家来住挺适合的!”,跟在隋安后面的文伟感叹道。

    “的确不错,旧城区都没什么地了,建房子都往这边来了!”,隋安点头应道。

    只是这顺意花园附近的居住商业气息都不浓,也没有什么娱乐场所、健身设施,所以售价也不贵。

    朝向河面的一栋楼房还从房顶上垂下一条红色长幅,上写:“房价最低888元起!”

    不过从售楼处前没什么车就知道,这里的销售不太好,像文伟的白色佳美汽车一停,已经让售楼处的销售喜出望外了,也许这会正可火力全开地向隋安爸妈推销呢。

    售楼处里面,的确如隋安想像的一样,楼盘开发商的老板梁汉祥正在亲自招待隋建国和刘忆芳。

    梁汉祥很符合世人对房地产开发商的印象,肥头大耳,小眼睛大肚子,声音洪亮,笑起来跟个惹人欢喜的佛爷一样。

    可别看他整天笑眯眯的,但内心里实在是着急上火,去年砸锅卖铁在河边拿了一块地,想趁房市好的时候捞一笔。

    可是等他把房子建好后,正好遇上房子大批量上市的时候,加上现在建业县的居民消费力还没提升,主要依靠在外打工的子弟们寄钱回来消费,在春节的销售旺季时又因为没拿到预售证,白白错过一次极佳出货的机会。

    一步慢,步步慢,搞得现在售楼处的销售人员每天拍苍蝇熬日子。

    最近其他在旧城区开发房地产的其他老板联手暗中挤兑,把他这个唯一建在河北边的小区当成了反面教材。

    其他小区的销售,整天说顺意花园交通不便利、配套不成熟,还天天与猪牛羊做邻居,闻着猪粪牛粪味能舒服吗?!还敢卖888!我这里不用888,666就有得交易!

    梁汉祥听到了这些言论,也无可奈何,毕竟别人说的事实啊。

    他对自己开发的花园式楼盘极有信心,还专门成立了物业公司负责售后的物业管理,价格也提到了800元以上,甚至比LC区的房价还贵上一些。

    不过这附近只有他这一家花园小区,孤零零的不成团,所以在农村还显得破旧的屋舍中显得突兀,自然无法在客户眼中形成一个良好的形象。

    这顺意花园卖了几个月,才卖出十分之一不到的房子,现在都快当现楼卖了,银行、税局、国土局都在催他缴这款那款的,愁得他头发都白了不少。

    梁汉祥今天亲自来售楼处督战,没想到一来,就遇上开小汽车的一家子,而且他看隋建国和刘忆芳精气神高扬,加上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也很不错,于是他亲自充当了销售顾问。

    他先是带着隋建国和刘忆芳看了四个户型的样板房,下来后,还带着他们在小区里转了一圈,卖力地介绍着小区的优势所在。

    刘忆芳偶尔问几句,对梁汉祥明里暗里的试探不置可否,这是在菜市场做生意练出来的本事,客户不砍价前,老板绝对不提前说出底价。

    回到售楼处后,梁汉祥让人上好茶摆水果加点心,他亲自招呼客人,“两位,你看是100方还是120方的更合适一些。”

    “你这100方是三房,120方也是三房,我们想要套四房的!”,砍价的话,就是刘忆芳的专长了,所以她当仁不让地做起了主谈判手。

    “现在的家庭都是一家三口,你们一间房,孩子一间房,再有一间做客房,够用了太多房间就浪费了!”,梁汉祥笑道。

    “我家亲戚多,客房多一间也没事!”

    “那120方的可以满足你的要求,我们这是N+1户型,入户花园有近8平方,可以改成一间书房!”

    “改成房间,行不行啊!”

    “没问题,有个住户就改了,等会我带你上去看一下!”

    “不用了,好像是可以改啊,你这房价有便宜吗?”

    “有!”,梁汉祥一听有戏,精神一振,“公积金贷款优惠最小,商业贷款的再优惠一些,一次性付款最优惠还赠送三年的物业管理费。”

    “哦……”,刘忆芳眨眨眼,问道:“能打五折吗?”

    “五……”,梁汉祥被噎住了,差点拍桌而起,五折卖房子,你当这里是菜市场呢。

    一旁边的隋建国听了,直抚额头,哪有买房子砍价砍一半的呢,这可不是菜市场买大白菜啊。

    梁汉祥的下巴都硬得咔咔作响了,“没有这么大的优惠,公积金贷款99折,商业贷款的98折,一次性付款95折还赠送三年的物业管理费。”

    “哎,你一次说完啊!”,刘忆芳埋怨道:“你都有打折的,你不说,我当然开价五折了。”

    “……”,梁汉祥心里满是泪,全是我的错,应该一次说完的,“真的是最低价了!”

    “呵呵!”,刘忆芳在小区转悠之后,就知道这楼盘卖得不好,不赶紧杀价那可太对不起她那砍价之王的称号了,“小区是不错,但环境不太好,又没幼儿园,没有超市,去哪都不方便,过河还得绕一大圈……”

    “我觉得七折,差不多了!”,刘忆芳淡定地比了个八字手势。

    梁汉祥只觉得额头的青筋狠狠地抽了一下,她这一刀砍得真准,他原本就决定,再等一个月,房子还是卖不动的话,就来个七折大甩卖了。

    “这个价可就亏大本了!”,梁汉祥悲声叫道:“大姐,你去看看,其他小区有这么大的花园啊,有泳池吗,有健身会所吗,有电梯吗,有物业管理吗,一套才卖888啊,不是88,不是8元啊!”

    “哎,别叫我大姐,你看起来比我老!”,刘忆芳可不服老,“七折五!”

    “……”,梁汉祥觉得心口的闷血快要压不住了,很快就要喷吐出来形成一个血色喷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