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时代之财运亨通 > 第11章 老实交待
    等隋安从酒醉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他躺在床上,双眼茫然地看着透出一层光晕的窗帘,使劲地想着,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断片?!过了好一会后,他才终于明白以前从文伟口中说出的喝醉后断片的两他字是怎么回事,喝醉了,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隋安脑袋沉重,勉强起身后,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开了门,发现邻居们看过来的眼神都透出一股古怪。

    “妈!”

    老妈刘忆芳在灶台前准备着午饭,隋安打了声招呼。

    “嗯!”,刘忆芳递过来牙刷口杯毛巾,说道:“先洗洗,等会就吃饭了。”

    “哦!”,隋安蹲在地下,左右张望,总觉得今天大院里的气氛怪怪的。

    洗漱完之后,精神稍稍振奋一些的隋安,一推门,却看见老爸坐在沙发上,正眯着眼看报纸。

    “爸……”,今天是怎么回事,爸妈没出门摆摊,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

    隋安问道:“今天没出摊啊?”

    隋建国瞥了一眼门外忙碌的刘忆芳,轻声说道:“今天有事,休息一天。”

    隋安拉过小板凳,摆好碗筷,准备开饭,“什么事啊?”

    “好事!”,刘忆芳端着两盘菜进来了,不过板着脸,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什么好事啊?”,隋安心里一沉,感觉今天要挨男女混合双训了,以前小时候是男女混合双打,上了中学后,父母就是改动嘴不动手了。

    “什么好事?!”,刘忆芳微瞪双眼,怒道:“昨天喝什么酒,喝酒就喝酒,喝醉了撒酒疯,还把人家的包间给砸了,啊,胆子长肥了啊,敢打砸抢了啊!”

    “……”,隋安额头冷汗涔涔,断片了啊,完全不记得昨天做过什么事了。

    “没那么严重!”,隋建国轻声劝道:“小孩子瞎闹而已,安子没动手,光睡觉来着。”

    “什么瞎闹!”,刘忆芳严肃地道:“喝酒就是不对,砸东西也不对!慈父多败儿,你看看,是不是?”

    “慈母多败儿吧……”,隋建国嘀咕了一句,但在刘忆芳凶猛的眼神之下当场败退,再不作声。

    接下来的半小时,隋安接受着刘忆芳一波接一波的猛烈轰炸,被炸得两眼再度失神。

    在被训斥的过程中,隋安终于陆陆续续地拼凑起昨天断片的一些事情。

    昨天中午的庆功宴,他、文伟、黄杰都喝醉了,黄杰突溜到桌子底下呼呼大睡。

    而文伟则拿着一瓶白酒要灌他,两人推来挡去的时候,白酒瓶飞了出去,将包间里的电视屏幕给砸碎了。

    文伟拍出一万现金赔钱了事,然后与他一起,想将黄杰搀扶回家。

    半路上,三个醉醺醺的家伙在大马路上走着走着,就齐齐脱了上衣,奔放地唱着歌,边唱边走。

    黄杰还抱着一棵大树猛亲,嘴里念叨着某个女同学的名字,文伟和隋安拖他都拖不走。

    最后,遇到一个熟人,打电话把三人的爸妈都叫来了,各自抬回了家。

    本来是三个半大小子撒酒疯丢脸的事,但在今天上午高考成绩公布后,又变成了高兴的事。

    隋安的高考成绩656分,已经超出一本线二十多分,报个好大学不成问题;

    而文伟的成绩是589分,黄杰是543分,都上了二本线,而且两人的成绩都比模拟考的成绩高了四五十分。

    尤其是黄杰家里,黄杰的妈妈特地跟刘忆芳通了个电话,显摆了一下,当然也有感激黄杰跟隋安一起,长进了不少。

    隋安抹了一把冷汗,难怪今天能轻松过关,要不是高考成绩好,就冲昨天喝醉的后,刘忆芳今天早就拿起扫把抽他抽个痛快了。

    “呵呵,妈,下次再也不敢了!”,隋安老实认错。

    “嗯,还有下次,打断你的腿!”,刘忆芳脸色和缓下来,嘴上说得凶狠,但就隋安一个儿子,从小到大,还真没有狠打过他。

    “好了,说得这么久,饭菜都凉了!”,隋建国盛了一碗汤递给刘忆芳,眼神示意隋安赶紧动手吃饭。

    “妈,你吃饱了,再训!”,隋安立即盛了满满一碗米饭,放在老妈刘忆芳面前。

    “嗯,下次不准喝酒?还有,昨天吃饭是谁给的钱,你记得还回去,你成绩好,应该是你请客的……”

    听着老妈的唠叨,隋安连连点头,他想起一事,“妈,我钱包没掉吧,昨天饭桌上还有张新的银行卡呢。”

    他的第一桶金,要是因为喝醉了而掉了,那真是不知道找谁哭去。

    “都收拾好了,放在你钱包里!”,刘忆芳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又开多一张银行卡的。”

    “……”,隋安思考了一会,觉得说出来为好,“跟文伟合伙做了一次小生意,赚了点钱。”

    “哦……”,刘忆芳不以为意,以前寒暑假时,隋安跟文伟、黄杰三个也会批发点货物来贩卖,像春节时就会进一些对联、年货什么的。

    刘忆芳问道:“赚了多少?够吃饭的饭钱吗?”

    “11万!”,隋安想都没想,就本能地说了了来。

    “咳咳……”,刘忆芳嘴里的一口汤差点喷出来,勉强压制下去后,呛咳了好一阵子,“多少?!”

    “……”,隋安看到老爸隋建国张大了嘴,就知道这次赚到的钱吓到爸妈了,但说出的话,跟泼出的水,收不回来了,“1……11万。”

    隋建国脸色严肃起来,放下饭碗,“怎么回事?这钱怎么来的?”

    “嗯……”,隋安挠挠头,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不过,隋安打了个马虎眼,说是文伟发现了生姜涨价的商机,于是拉上隋安和黄杰一起干。

    隋安就说跟文伟借了两万做本钱,买进卖出滚了两个月后,就赚了这么多,当然,最后他强调文伟赚得更多,黄杰没借钱就赚得少。

    “你真是胆子肥啊!”,刘忆芳一拍饭桌,吼道:“借钱做生意,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还借两万,亏了怎么办?”

    “这不是没亏嘛!”,隋安一缩脖子,低声嘀咕道。

    隋建国则是无语抬头望天花板,自己累死累活做了几十年,好像还不如儿子两个月赚得多,这对他的信心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亏了怎么办?啊……”,刘忆芳眼一瞪,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口头轰炸。

    “妈,妈,喝口汤!”,隋安赶紧打断刘忆芳,“妈,咱家有钱了,买套房子吧!”

    一讲到房子,立即成功地转移了刘忆芳的注意力,在大院里的两间平房住了快二十年,不少老邻居都搬走了,老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唠叨一下换房子。

    不过隋建国说存的钱给儿子读大学,万一儿子成绩好,要去国外留学呢,这才让老妈熄了换房子的心思。

    不过隋安高考成绩出来后,爸妈的心放了一半,而且隋安也说了不去国外留学,还赚了十几万,这时候换房子是水到渠成的事。

    “对,对,我看城北的顺意小区就不错,还有城东的大发城……”,老妈满脸红光地滔滔不绝地说起房子来。

    隋安和隋建国两父子则无奈地对视了一眼,齐齐埋头扒饭。